“程序员35岁被退休”,是贩卖焦虑还是残酷现实?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程序员35岁被退休”,是贩卖焦虑还是残酷现实?

有人被时代推着往前走,而有人却迎着时代浪潮主动拥抱新一轮技术革命。

近年来,互联网行业的技术优势和行业规模,决定其成为国内人才吸纳力最为强劲的行业之一。凭借着行业红利,处于互联网最核心职能的程序员一直备受关注。

高薪,是外界对这群精英人士的第一印象。

平均月薪近2万,领跑全行业;坐拥公司期权一朝实现财富自由;亦或另立门户自主创业,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从这个角度来看,程序员无疑是最令人羡慕的职业之一。

但与此同时,高度内卷、996、秃顶、被内部优化……这些词也已经成为程序员群体的专属标签。由此衍生出来的“程序员35岁退休”、“转行送外卖”等话题更是频频引爆舆论。

难道年龄就是程序员的“阿克琉斯之踵”?大龄必然惨遭淘汰?年龄30+的程序员出路在哪?

前瞻网访谈栏目《前瞻视界》有幸邀请到了爱拍联合创始人以及高端技术领导者组织TGO鲲鹏会(广州)负责人邹光先先生,就当下一些与技术人员相关的热点话题进行探讨。

从网易游戏研发工程师到爱拍联合创始人

2004年,邹光先从电子科技大学硕士毕业,之后加入广州网易研发游戏。

当时正值《传奇》、《魔兽世界》、《劲舞团》等大批优秀的客户端网络游戏先后在国内问世,国内的客户端网络游戏行业迎来了空前的繁荣。

网易也于2001年大举开拓在线游戏,并推出了《大话西游》,成为国内率先成功运营的国产网络游戏。

邹光先加入网易后,先后参与了《大唐》及《大话西游3》这两个完整游戏产品的研发,并与国际开发者合著经典游戏开发著作《Game Programming Gems 7》。其中,《大话西游3》可以说是网易一部承前启后的游戏作品,对网易意义非凡。

或许正是这种深入一线的技术研发,让邹光先拥有了对行业的敏感度。

在网易研发游戏的3年时光里,邹光先成为了网易论坛的常客。久而久之,他发现有很多游戏玩家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会写一些文字来抒发自己的感受。后来,有一些玩家甚至会将游戏画面截屏,做成类似连环画的形式,然后再配上一些文字,以此留念。

邹光先和他的团队从中捕捉到了新的商机。他们发现用户其实是有一种分享的欲望,但是文字和图片的表达形式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对于一些玩家来说无法生动形象地传递他们想要分享的内容。所以邹光先和他的团队敏锐察觉到游戏录屏或许是解决他们这种诉求的一个非常好的载体。

于是,他们很快研发了一款软件,通过这款软件用户能把玩游戏过程录屏下来,之后可以在后期配音、配文字,类似于拍摄微电影。不曾想,软件一经推出后便好评如潮,下载量迅猛增长,而这期间并未花任何广告费做宣传。

录屏软件满足了用户分享的欲望,但随之产生的呈数量级增长的游戏视频又该如何处理?

实际上,它们蕴含着更大的商业价值,因为需要一个平台去传播这些视频。鉴于此,国内首家原创游戏视频网站–“爱拍”应运而生。用户可以将他们拍好的视频一键上传到爱拍,让更多的人看到,从而产生更大的成就感。

邹光先作为联合创始人则见证了爱拍从0到1、从1再到N的辉煌历史。而伴随着爱拍的成长,邹光先也完成了角色的成功转型,从一名技术人员成长为一名资深的CTO。

程序员35岁就退休?

“这是外界对这个群体的一种误解,一种刻板印象。”科班出身的邹光先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

邹光先表示,这本质上是在贩卖焦虑。这种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女性超过多少岁就嫁不出去,以及男性30岁之前一定要有多少存款等等。

如果一个程序员选择在35岁或之前退休,他或许是赚到了足够的钱,实现了财务自由;或许是他所掌握的技能无法适应时代的发展,存在被淘汰的风险。但只要一个人他足够自律,拥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在科技行业,年龄不会是问题。技术根本上是为了支撑和促进业务发展,一个人所拥有的技能适合业务发展,那么就不会缺乏工作机会。

科技和技术进步也不必然导致一个人原来所掌握的技能就失效。当一个人对原有技术有着深刻的理解时,面对新技术,更容易掌握另一个技术体系。在诸多技术经验和业务经验的沉淀下,更能在新的领域发挥出优势。

不过,邹光先也提到,技术领域和其他行业还是存在一些差别。在技术这个领域,财富效应让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竞相涌入,新概念、新术语、新技术层出不穷,更新迭代很快。所以一个人如果一直在追新技术,的确会非常辛苦,可能到35岁就被精力拖了后腿。随着年龄的增长,互联网目前盛行的996工作模式对大龄程序员来说,就成为了一件比较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转型,就成为了很多程序员的必经之路。

关于转型,邹光先认为程序员有多条路径可以选择。例如,在专业道路上走得更远;或者升级为技术管理者;又或者依托丰富的行业经验尝试创业和投资等等。

无论哪一种选择,邹光先的建议是:首先,要拥有学习能力。技术人员一方面要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同时也要注重培养自己的软技能,包括对业务的理解能力、沟通能力、协调能力和组织能力,在这些能力的加持下,并辅佐以自己自己丰富的经验和见解,必将凸显出自身的优势;

其次,要对业务或者行业的发展保持敏感。如果一个技术人员对业务发展有很清晰地认识,那么他就能从中发现新的商机,更好的击中消费者的痛点;

最后,人是具有社会属性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网中的一份子,因此不应该把自己完全局限在一个专业领域内,应该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去拥抱和接纳世界,绘制自己的社交网,人际关系也是重要的资产和资源。

程序员们正被AI盯上,但淘汰并非必然

不仅要和“后浪”们斗智斗勇,程序员们似乎还面临来自人工智能(AI)的冲击。

随着AI的发展,未来一定会有越多越多的岗位被取代,这点毋庸置疑。但头顶“高技术”光环的程序员们似乎是最不可能被取代的那群人。

然而,最近的一份报道称,还有10年,人类可能不需要再一行行写代码了。软件开发者可能会被大批淘汰。

难道程序员们即便逃过了“年龄关”,最终也无法逃脱“AI关”?

邹光先表示:“科技的进步必然导致生产效率低、生产成本高的那一部分被替代。”

同样,这个逻辑放在程序员身上也适用。

那些技术含量低、重复度高的工作,大概率是会被替代的。与之相对,具有创造性的的工作,则很难被取代。

此外,如果工作跟业务场景结合比较深,需要与人进行沟通和交流,要被机器替代也不容易。就目前发展而言,像创造力、同理心、合作或者批判性思维这样的东西机器并不擅长。

值得注意的是,当一些职位被替代的时候,也一定会创造出一些新的职位。比如AI协助者、维护者、产品优化人员等等。

总而言之,邹光先认为技术的发展不是必然导致一些人失业,但它必然导致一些岗位消失,但同时也会创造出新的岗位。

TGO击中技术人员转型痛点

实际上,无论是转型的迫切需求,还是AI可能带来的冲击,亦或是当下复杂多变的环境带来的焦虑,技术人员们正呼唤一个可以排忧解难以及相互交流、学习和借鉴的平台。

而正是基于这种现实的需求,高端技术管理者社区TGO鲲鹏会从诞生之初便吸引了诸多技术管理大咖的关注。

邹光先用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进行阐释。他说,技术管理者最开始可能只是一个技术小白或者行业新手,但他慢慢地成长就会变得越来越厉害。这就好比武侠小说里面,当一个人成为高手的时候,实际上是很寂寞的,他渴望与更多水平更高的人交流切磋。

技术管理者也同样如此。首先,通过与他人交流与切磋,提升专业技能;其次,通过交流去寻找解决业务上困境的方法,缓解心理上的寂寞、工作上的压力。找到志同道合、相互理解的人,让他们在技术的道路上拥有更持久的动力。正所谓“独行者速,众行者远”。

作为一个高端技术管理者社区,TGO的使命就是汇聚有技术背景的CEO、CTO、技术 VP等技术领导者,建立一个可以互相成就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面大家能够互相学习,建立友谊,通过更多的交流和分享来互相成就。

10月31日,TGO举办了GTLC全球技术领导力峰会 · 广州站。鉴于当下企业生存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这一届峰会的主题聚焦效能增长。当天,有10位重量级的、经验丰富的讲师在现场做了分享,以期帮助企业顺利度过外部危机。

渴望学习、乐于成长、互相成就、守护信任,这是TGO的价值观。在这种价值观的凝聚下,TGO的队伍越来越壮大,目前,其成员累计已超过1200名,遍布于初创公司、独角兽以及互联网巨头,未来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杰出科技领导者加入。

一个弄潮的年轻人,最幸运的,莫过于赶上了一波大潮。当下,大数据、AI、区块链以及量子科技正在引领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技术人员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年龄只是一个数字,突破职业天花板才是技术人员破局的关键,这不仅需要跳出某个专业领域,拥抱更开放的世界,有时还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

加油,程序员!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程序员35岁被退休”,是贩卖焦虑还是残酷现实?

杰拉德·巴特勒主演灾难动作片《末日逃生》定档11月20日国内上映

上一篇

群马大学教授人工合成新冠病毒成功 迈出对抗病毒重要一步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程序员35岁被退休”,是贩卖焦虑还是残酷现实?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