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的不是动物,而是生命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虐待的不是动物,而是生命

我们对待其他生命的态度

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态度

01

若干年前我第一次由于我的原因转介一个长程躁郁症来访者的原因是她在咨询过程中和我详细的描述她虐待一只猫的过程。

这位女来访者从小总是被爸爸各种严格的惩罚:吃饭掉米粒会被暴打,见人不打招呼会被罚跪,学习自己穿衣服系鞋带三遍学不会会被打嘴巴,在幼儿园、学校老师批评了、或者作业考试成绩不理想更是会被打的三天不能下地。

女来访者的妈妈在生活中是消失的,并不是这个人不存在,而是妈妈的情感不存在。

在来访者的生活中,妈妈仿佛是一个活动的符号,她每天都在家里,但却和女儿没有任何交流,甚至看到女儿被爸爸暴打,她也是默默的回自己房间,或者走出家门。

女来访者从小就是在冷热暴力的环境中成长,甚至可以说是 被虐待长大的。

另外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位男性来访者,他的咨询曾经一度也陷入很艰难停滞的阶段,也是因为他虐待动物。而这位男来访者遭遇的成长中的创伤是一种因爱而产生的 ” 爱暴力 “。

他爸爸是一位有很高声望的知识权威,妈妈是一位学校领导,两个人中年得子,对这个儿子自然是非常疼爱且寄予厚望。

于是这位男来访者就在物质极大丰富,但生活世界、精神世界都被父母强势控制,不允许男来访者有自己的思想的环境中长大。

父母的理由很简单,孩子的思想是幼稚的,一定会犯错,而我们有这么好的成绩和人生经验,而且我们如此爱儿子,所以,我们给他的都是最好的,他只需要接受,不需要走弯路。

这种爱的暴力体现在父母只把孩子当成自己的作品,而没有看见孩子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没有看见就是一种拒绝和否认。

成长中如果从没被看见,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很隐蔽的暴力。尤其当这样的忽视伴随着物质上的过度满足,那孩子就会对自己产生 ” 我既是无比重要的;我又是毫无价值的 ” 分裂认识。

02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弱小的那一部分,在成长过程中,这部分的弱小如果是被允许存在的,那么这部分弱小不仅不会成为我们的软肋,反而会因为接纳而逐渐的成长为有力量的资源部分。

如果它是不被接纳的,那么我们就会因为羞耻存在于自己身上的这部分弱小,而努力的躲避、掩盖、否认,那就进入了因为弱小的这部分而自卑的状态。

如果这部分弱小不仅不被接纳,我们还因为弱小而频繁遭受严厉残暴的惩罚,因为弱小而被抛弃、嫌弃,那我们内心就会对于 ” 柔弱 “” 弱小 ” 产生愤怒、仇恨、厌恶的心理。

在现实青少年、成人的生活中,人们对于 ” 自我 ” 是一个什么样的允许状态,我们对待这个世界其他人、其他生命就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在我的咨询过程中,这些虐待小动物的和虐待妇女儿童的人并无两般,只是他们把弱小投射给的对象不同。

也会与很多朋友愤怒的说,他们不能接受自己内心的脆弱,那为什么不打自己?

一个内心对自己的弱小无比恐惧的人,他是不允许让自己觉得自己是弱小的、脆弱的、无能的,这样的人只会把弱小投射给身边其他拥有这样特质的生命,并在他人的弱小呈现时加以打击,甚至是暴力虐待。

所以会去对其他生命有如此变态残暴的行为的人内心深处是非常悲伤、恐惧的,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是有很多的痛苦过往。但这不是可以触犯法律、践踏其他生命的理由。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们的伦理要求对来访者的隐私保密,但如果来访者有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动机、行为,有涉及法律方面的行为出现时,保密原则失效。只不过遗憾的是现在虐待他人会被法律追责,甚至入刑,但对于虐待非人类的其他生命,目前还没有立法。

对于这类心理极度扭曲的人来说,对生命实施暴力只是因为他能够从这个行为当中获得心理满足,获得扭曲虚无的力量感和掌控感,但这种感觉的持续性很短。

所以,他势必会进入下一次虐待其他生命的行为当中,当这个维度的虐待对象的力量感已经不能满足施暴者对于力量感、控制感的满足,那么他就会把对象升级,比如从小动物到儿童,再到女性、老人等等。

犯错误受到惩罚,而不只是道德的口诛笔伐,只有这样才能让错误因为代价而减少,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有犯错行为的人在相对小一些的错误带来的法律惩戒当中更有机会改正调整自己,不让自己更加的万劫不复。

小动物,尤其是小猫小狗,他们在情感上和人非常亲近,甚至有很多情感都是拟人性的,所以小动物是人们内心最柔软部分的一种外化象征。

很多心理治疗都会通过小动物和人内心弱小柔软、信任、忠诚、善良这部分的相似而开展。但悲伤的是,这些疗癒着人们的纯洁生命却也因为人们的恐惧、愤怒产生的残暴而被摧残。

保护动物立法是非常关键的,它是把对生命的尊重,对犯罪者的拯救都更加扩大化。我自私的说,就算不为可爱的动物们着想,只为人类还有善良底线的捍卫、为了生而为人的尊严着想,保护动物立法是对人性最大的认可和尊重。

我爱这个世界,也爱构成这个世界所有美好的一切,我通过心理咨询试图陪伴每一位来访者找回他丢失的美好,但心理咨询面对仇恨生命、仇恨美好的心理扭曲的患者是无力的,这只能通过法律来保护。

愿小动物在和我们共处的环境中能够遇到人类的善良,希望所有的生命都会觉得:人间值得。

文:柏燕谊责任编辑:殷水

如何应对都市焦虑与压力

上一篇

基因决定IQ、IQ决定学业和工作,我们为何还那么拼?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虐待的不是动物,而是生命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