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袍之所以是黄的,主要还是因为皇帝太任性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龙袍之所以是黄的,主要还是因为皇帝太任性

编者荐语:

这篇文章来源于果壳旗下公众号 ” 物种日历 “,这里既有萌点奇怪的冷知识,也有丰富 ” 走心 ” 的自然科普。每天一物种,带你看世界。

以下文章来源于物种日历 ,作者沙漠豪猪

公元 960 年春天,后周朝廷收到边关来报,说北汉与契丹联手,南下进犯,这时,一代英主柴荣刚刚病逝不久,登基不过半年的小皇帝柴宗训只有八岁,对于军国大事自然是一窍不通,范质和王溥这两位先帝托孤重臣合计了一下,决定推举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率军迎敌。

赵匡胤画像 | wikimedia

这赵匡胤可不是一般人,容貌雄伟、气度不凡、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又是先帝柴荣的老战友,率领着皇帝的禁卫军,是统兵的最佳人选。当然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赵匡胤出征后,大军驻扎在陈桥驿,军士们给赵匡胤披上黄袍,” 强行拥护 ” 他回到汴梁做皇帝,这便是” 黄袍加身 “的典故。至于入侵的北汉和契丹军,《宋史》里反正是没下文了,这消息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传给朝廷的。

《步辇图》 | wikimedia

在过去的一些连环画和影视剧里,都把这一幕中的 ” 黄袍 ” 描绘成明黄色的龙袍,这实际上是错误的,从《步辇图》等古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皇帝穿的实际上是一种圆领的赭黄袍,染赭黄色时会用到的染料之一,便是黄栌(Cotinus coggygria)。

黄栌的花序形如烟霞,红色蓬松的部分不是花,而是不育花的花梗 | Alexander Dunkel / wikimedia

香山的那个红叶

黄栌这种小树,在我国各地都很常见,只不过从分类学的角度来看,我国分布的都是黄栌的变种,它的原变种只生长在欧洲东部。

香山红叶 | 帝都良人 / 图虫创意

在黄栌的几个变种里,最出名的可能要属红叶了,对,就是北京香山红叶的那个 ” 红叶 “,秋季遇到降温后,它的叶片会变成鲜红色,而毛黄栌、粉背黄栌等其它几个变种的叶片都只会变成黄色。近年来,国内很多地方都种植了黄栌的红叶和紫叶品种,它们不需要等到秋天,叶片也会呈现出红色或紫色。

黄栌的紫叶品种 | Jerzy Opio a / wikimedia

染龙袍的染料

黄栌可以当做染料的部分,是它那黄色的心材,随便找根枝条锯开来,就能看得真真切切。在《天工开物》中,记载了好几种黄栌染色法,如果直接煮水薄染,得到的就是象牙色;如煮水后配上麻稿灰等媒染剂,可以得到金黄色;加靛蓝、杨梅皮能染出黑色;如果和红花一起染,就能得到大红色。

黄栌黄色的心材 | 沙漠豪猪

而最要紧的赭黄色,描述是微妙的 ” 制未详 ” 三个字,不过,它很可能也是配合其它染料一起染出来的,有一个证据是,现在日本天皇在即位仪式等正式场合穿的黄栌染御袍,复刻的正是隋唐皇帝的赭黄袍颜色,用到的染料是黄色的黄栌和红色的苏木。

日本天皇的黄栌染御袍 | la.us.emb-japan.go.jp

苏木的心材也可用于染色 | Nilesh P.Nirmal / 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2015)

赭黄这个颜色,在古代有时也会被写作 ” 柘黄 “,比如杜甫在《戏作花卿歌》这首诗里,就写到了一句 “绵州副使著柘黄”,这是在说绵州的段子璋要谋朝篡位,穿上皇帝的黄袍。唐代的《封氏见闻录》提到 ” 赭黄,黄色之多赤者,或谓之柘(zh è)木染 “,也就是说,古时那种半黄不红的赭黄色,还有可能是用柘木染出来的。

柘(Maclura tricuspidata),桑科柘属的植物,京西潭柘寺因这种植物而得名 | SKas / wikimedia

柘木虽然和黄栌并非近亲,但都有着黄色的心材,只不过《天工开物》里略微写到了黄栌染色的具体手法,而关于柘木染色的细节,在现存的各古籍中都只字未提。

不太值钱的黄色

其实,我国古代的天然黄色染料种类非常多,除了黄栌、柘木外,还包括但不限于黄檗木材、藤黄树脂、姜黄根茎、槐树花蕾、栀子果实等等,再不济,拿黄土都能染布,只要不沾水就不掉色,所以在隋唐以前,黄色总体来说都不太值钱,张角兄弟起义时候叫黄巾军,估计也是考虑到黄色比较实惠(汉代染黄主要用的是栀子,黄巾军的头巾或许也是用栀子染出来的)。

栀子的果实可用于染黄色 | titanium22 / flickr

用栀子果染出的黄色 | seedandconjure

《隋书》里记载 ” 五品已上,通着紫袍,六品已下,兼用绯绿,胥吏以青,庶人以白,屠商以皂,士卒以黄。”,就是说隋朝时候,按规矩应该是大官穿紫,小官穿红绿,杂兵才穿黄呢。

” 岁在栀子,天下大吉 ” | 沙漠豪猪

那么,黄色又为啥一跃成为皇帝的服色呢?那就得说当时全天下最不守规矩的人了,谁啊?就是皇帝老子自己呗。还是《隋书》里写的,隋文帝杨坚即位时,在诏书里写到 “今之戎服,皆可尚黄”,戎服就是画里的那种圆领袍子,不是正式的礼服,而是日常衣服,杨坚选择黄色,纯属他的个人喜好,说不定是在标榜自己节约,才挑了最不值钱的杂兵色。

虽然他喜欢黄色,但在传世的画像里,他并没有穿黄色 | wikimedia

之后到了唐代,这种赭黄色就被固定下来,成为皇家专用,普通人反而不能再穿了。我们现在熟悉的那种明黄色龙袍,最早出现于明代,和赭黄色并用,到了清代,取代赭黄成为皇家御用色号。

明太祖朱元璋的明黄色龙袍 | wikimedia

时至今日,价廉物美的化学合成染料早已普及,服饰颜色也和社会地位完全没有了关系,至于黄栌和其它染黄植物呢,自然也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回到山野中去也。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 GuokrPac@guokr.com

行星科学家设计出一种远程研究月球橄榄石的新方法

上一篇

我满含泪水,双手握拳,对天发誓:一周不买塑料!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龙袍之所以是黄的,主要还是因为皇帝太任性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