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丧”才李雪琴:谁说“丧”不是另一种成功?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北大“丧”才李雪琴:谁说“丧”不是另一种成功?

李雪琴这个名字因为《脱口秀大会》这个节目,突然就爆火了。

这个留着一头短发的女生,用 ” 丧丧 ” 的表情,一手扶着话筒,一边带着一口浓厚的东北口音慢悠悠地说着自己段子般的经历。

从高中拒绝男生到现在成了大龄剩女没人要;从讨厌老板想辞职到怀疑老板暗恋自己,每一个段子都笑料十足又意味深长。

李雪琴是东北铁岭人,她在参加《脱口秀》大会前其实就已经小有名气,让她出圈的是一条喊话吴亦凡的短视频。

在这条短视频里,李雪琴纯素颜加上一头土黄的头发,表情丧丧的,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也许是李雪琴丧丧的表情加上一口东北腔,配上这句白开水般的话,反而有了一种莫名的喜感,引来众多网友纷纷围观。这条视频不仅上了热搜,给李雪琴涨了近百万粉丝,还惊动了喊话对象吴亦凡。

吴亦凡录了视频回应她: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那灯,多亮。

李雪琴因此被网友们称为 ” 追星锦鲤 “。

01

北大毕业当网红,是废物?

当人们都以为李雪琴只是众多学历低、博眼球的网红中的一员时,却惊讶地发现,这位 ” 低俗 ” 的网红竟是北大新闻系的高材生,纽约大学的硕士。于是一时间争议纷纷:有人说她浪费教育资源,还有人骂她自甘堕落,是个废物!

而李雪琴则霸气回怼:北大毕业就不能当网红吗?我北大毕业,就想当废物。

是的,我们的整个社会对于 ” 成功 “、” 正确 “、” 幸福 ” 是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标准的,在最好的妇产科医院出生,用最好的奶粉和尿不湿,上重点小学,重点中学,名校毕业,进事业单位,功成名就,买大 House,开豪车……

很多在企业做得风生水起的同学、朋友,尽管收入不错,工作也很开心,但仍然不免被父母揶揄:这些是没有 ” 前途 ” 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只有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银行职员、教师等职业才是正经的有前途的工作。

所以,像李雪琴这样一个北大毕业的高材生,居然去做网红,简直是太不务正业了。

02

曾经的 ” 乖 “,

推她掉进了抑郁症的漩涡

其实曾经的李雪琴也是一个众人眼中的 ” 乖孩子 “、” 学霸 “,在她上初三的时候,父母离婚,她跟着母亲一起生活。李雪琴的母亲是一个情绪极不稳定的人,又因为离婚带来的巨大负担,使得她经常将负面情绪发泄在女儿身上。

懂事的李雪琴不仅在察言观色中学会了去安抚母亲的情绪,为了不让母亲失望,更是对自己严格要求,不允许自己考第二名。她非常努力地让母亲满意,同时也养成了她的 ” 讨好型人格 “,希望能让所有人满意,一旦别人不满意,首先就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为此,李雪琴非常努力学习,考上北大新闻系,成为众人眼中的 ” 天之骄子 “,但是这种内在模式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她的抑郁。

当然李雪琴的抑郁除了她的原生家庭影响,自己的内在模式,还有环境及一些应激事件的作用。

一位曾经采访过李雪琴的博主就透露,在清北,抑郁症不是一个罕见的现象,因为各个省市高中的学霸学神,曾经在父母老师眼中都是掌上明珠,但是考上清北之后就突然变得平凡了,因为清北的班上也会有倒数第一名。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反差,心理就出现了问题。

李雪琴来自小县城铁岭,相貌并不出众,也不善交际,在北大新闻系这个强调大局观和社交能力,同时又美女如云的地方,李雪琴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另外,李雪琴当时谈了一个男朋友却惨遭劈腿,而对方竟然在分手后还拿着她的校园卡请别的女生看电影。

这一系列的因素综合作用,使得李雪琴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她曾抑郁到有严重的自杀倾向,嚎啕大哭过,撕心裂肺咆哮过,还割过腕,就是觉得人间不值得,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人和事了。

03

放弃所谓的成功,

走向真实

所幸,后来李雪琴挺过来了,在采访中谈到抑郁症这个话题,李雪琴说得并不多,大概说自己抑郁的原因就是:我又想自己过得爽,又想有钱,又想别人尊重我,还想找对象,那我当然不快乐!

可以说,过去的李雪琴其实就生活在世俗所谓的 ” 成功 ” 标准中,但是当她努力去追求这些,力图做到所有人眼中的 ” 好 ” 时,她抑郁了。所以当她想通这一切之后,她从北京离开,放下了很多曾经想要的东西,回到铁岭,只专注于做自己喜欢的一件事:讲段子。

有人嘲笑她:你从铁岭考上北大,又去了纽约大学深造,回头又重新回到了宇宙尽头铁岭,连北京都留不下。

如果是以前,李雪琴可能又会默默地难过很久,但是现在的她云淡风轻地笑着说:我就是一个讲段子的,全国哪儿有比铁岭还适合创作段子的呢?

也许经历过抑郁症的李雪琴,在此刻,已经无比明白:做众人眼中的 ” 成功者 “,远没有做真实的自己,更重要!

04

真实,也更接近幸福

李雪琴的事情让我想起多年前曾经出现过的,诸如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做面包之类的新闻,每当此时,人群中总不免有惋惜的声音出现,大意就是名校毕业做这些可惜了。

只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世上的价值,一定是用世俗的成功来衡量的吗?回首这一生,如果从来都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没有真实地活过,真的不会懊悔吗?

一张刷爆全网的图,也许能给我们不一样的感触。在重庆,一名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工地大叔,结束工作后,蹦蹦跳跳地走回家,那种快乐仿佛要溢出屏幕。

此刻,谁比谁更幸福呢?

电影《无问西东》里,清华老校长梅贻琦说过:什么是真实?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李雪琴跳出了 ” 标准成功 ” 这个框,放弃了很多,选择了做那个 ” 丧 ” 的真实的自己,却无意中拥有了更多。

谁说 ” 丧 ” 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 成功 ” 呢?

文:萧潇责任编辑:殷水

科学家重新激活成年皮肤中的Lef1:让伤口愈合后不会留疤

上一篇

就这么个小玩意儿,能让我看到放大400倍后的微观世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北大“丧”才李雪琴:谁说“丧”不是另一种成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