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泪!苦等半年的肉搏大片,不再只靠成龙卖命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飙泪!苦等半年的肉搏大片,不再只靠成龙卖命

拍拍身上的灰尘

振作疲惫的精神

远方也许尽是坎坷路

也许要孤孤单单走一程

是的,你看到的这段通俗、浅显,励志得甚至有些憨直的文字,它来自于一首歌。

20 世纪 80 年代末至 90 年代初,一家叫做滚石的唱片公司正在经历它的灿烂年代。

1991 年的最后一天,李宗盛为成龙制作的首张国语专辑《第一次》正式发行。

曾作为电视剧《江湖再见》主题曲的《壮志在我胸》,就收录在这张专辑里。

彼时,李宗盛已经发表了那首振聋发聩的《凡人歌》,而在这首《壮志在我胸》里,长久以来自称为 ” 小李 ” 的他,替那个被全球华人称为 ” 大哥 ” 的成龙写道:

嘿呦嘿嘿嘿呦嘿

管那山高水也深

嘿呦嘿嘿嘿呦嘿

也不能阻挡我奔前程

实在是太会了。

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在戏里,成龙都是那个励志得有些憨直的大哥。

山高水深,莫挡前程。

翻出这张旧黄历,是因为这首歌正以《壮志在我胸 2020》的身份,躺在一部成龙新片的尾声。

而这部本该在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电影,经过 8 个多月的兜兜转转,终于来了——

先来说说两个名字的组合。

1992 年,成龙的专辑《第一次》唱片销量突破 200 万张,《壮志在我胸》红遍大江南北。

同年,唐季礼首次执导的成龙电影《警察故事 3: 超级警察》上映。

要知道,”警察故事” 是极具成龙个人色彩的电影系列。

1985 年的《警察故事》和 1988 年的《警察故事续集》均为成龙自导自演,而唐季礼接过导筒之后的警察故事,则开始有了多国取景的更大格局:

《警察故事 3: 超级警察》(1992)去了吉隆坡,《警察故事 4: 简单任务》(1996)去了乌克兰,而在这两部电影中间,成龙和唐季礼还合作了一部大战纽约黑手党的《红番区》。

25 年前,成龙和唐季礼拍摄《红番区》双双受伤;

25 年后,两个 ” 老兄弟 ” 还在一起 ” 拼老命 “。

《红番区》是成龙第一部制作费破亿的电影,曾以 3234 万美元的票房成绩成功打入北美主流电影市场;

并且在 1995 年 1 月 29 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引进内地,不但取得 3500 万票房,还首次为内地观众培养出春节期间进影院的习惯,堪称 ” 贺岁片 ” 之鼻祖。

在这之后,”唐季礼执导 + 成龙主演” 这样的招牌,还挂在了《神话》(2005)、《功夫瑜伽》(2017)的海报上,无一例外走的都是大体量、国际化路线。

一眨眼,快 30 年了。

在片场里摸爬滚打一辈子的成龙早已近乎全能。

表演、导演、武术指导,就没有他不会的。

那么唐季礼又凭什么能够获得这种后生晚辈们求之不得的合作机会呢?

问题暂且放一放,先来梳理一下《急先锋》这部新作,或许就能有答案了。

首先,摆的什么瓶?

单看片名和海报,已经十分明朗。

“急先锋”,一个国际安保团队。

团队任务,起源于一场由名为 ” 北极狼 ” 的雇佣兵组织策划的绑架案。

绑架案发生在英国,” 受害人 ” 是一名中国商人,而 ” 急先锋 ” 要做的,则是展开全球营救。

团队的核心人物当然还是成龙。

除了拳脚方面的必备元素,还少不了 “亲自上阵、惊险搏命” 的大哥招牌。

只不过,《急先锋》已经不再是成龙一个人的独角戏。

他的身边,还多了几个年轻的小组成员。

最抢眼的,当然还是剃了寸头的杨洋。

杨洋是军艺学舞蹈的这谁都知道,但要说实打实的动作电影,恐怕《急先锋》还是头一回。

怎么雕塑这个身负舞蹈功底,但是近年来又确实被某种 ” 油腻王子 ” 标签所累的大帅哥呢?

曾经武行出身的唐季礼说,要把非武行演员的动作设计得好看,也不是没有办法。

真的只有 ” 好看 ” 这么简单吗?

跳楼、跳水是他。

挨砸、挨揍也是他。

这还不算完。

杨洋饰演的这个角色是军人出身,寸头不够,还得从角色性格上下手:

你是个军人,你要不苟言笑,你的表情要做减法了。

再看开心麻花出来的艾伦,” 待遇 ” 自然不同。

这是一场艾伦遇袭后生命垂危、杨洋要给他做人工呼吸的戏。

做完之后,艾伦还要补上一句:

你刚才亲我了?请对我负责。

跟敌人对打的时候,” 大招 ” 也是往对方眼睛上抹辣椒——

说到这,要再翻一张旧黄历了。

在李小龙声震好莱坞之后,成龙是如何成为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成龙的?

李小龙对敌时金刚不坏。

而成龙的拳头会疼。

是成龙,让 “谐趣动作功夫片” 这个概念从无到有;

让 Action Adventure(动作冒险)与 Action Comedy(动作喜剧)的商业片流派,在全球电影市场中拥有了一席之地;

乃至于多少年来,Jackie Chan这一串字母,就等同于华语片海外发行的敲门砖。

而唐季礼执导的成龙电影《警察故事 3: 超级警察》和《红番区》,当然是这一流派中的里程碑。

那么当我们试着把《急先锋》里的杨洋和艾伦合起来看,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

要能打,还要打出适合黄金档期大环境的谐趣与轻松。

这毫无疑问是来源于成龙的电影基因。

而这种形式的 ” 急先锋 ” 小组团队设置,也从某种程度上卸下了一部分动作场面压在成龙大哥身上的包袱。

这一结论,《急先锋》中的一个小桥段就足以证明:

营救行动中,大哥站在天井围栏上撸起袖子准备跳。

突然被告知——

于是——

从小看着成龙电影长大的人,一定看得懂这个包袱。

一个让你会心一笑之后,又忍不住怅惘英雄迟暮的包袱。

想当年,成龙在拍《警察故事 3: 超级警察》时已经年近不惑,也恰恰是在这一部电影中,警察故事系列又多出了一位非常能打的杨紫琼。

1988 年,杨紫琼嫁人息影,《警察故事 3:超级警察》就是她当年的婚后复出之作。

她在片中舒展流畅的拳脚功夫,既分担了成龙大哥的动作戏,又平衡了男女主角的动作魅力,堪称当时影坛的一大惊喜。

因此,除了杨洋和艾伦,” 急先锋 ” 小组中母其弥雅这名打女的设置,就又构成了某种似成相识。

换句话说,这其实也是成龙与唐季礼这个组合多年积累下来的创作默契。

还记得前文旧黄历中提到的吉隆坡、纽约、乌克兰吗?

再看看《急先锋》的取景地:

简直就是 “死性不改”。

如果说谐趣动作和国际化格局是唐季礼执导成龙电影的 ” 标配 “,那么《急先锋》体现出来的 “成龙基因”,似乎还有那么一些小时候不易察觉的东西。

电影里,杨洋在打斗之余说了这么一句台词:

知足知不足、有为有不为。

跟他对戏的老外用中文表示没听懂。

此时杨洋的回答是:

“你学会了我们的语言,却没学会我们的文化。”

这或许,就是瓶里的酒了。

后来看了唐季礼在一次活动上的发言才知道,这是唐季礼的父亲郑重地送给他的格言,而这两句之后还有四句:

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

不打,脸上一团和气。

要打,也不过是出于义气。

这其实就是《急先锋》里的成龙,也是众多成龙电影中的成龙。

对于北美主流电影市场来说,成龙的电影甚少以符号化的中国元素输出价值。

但那个喊出那句——I do my own stuff——硬桥硬马玩真的,让所有好莱坞大明星都望尘莫及的成龙。

他在用他本人为中国文化输出价值。

在属于成龙的那个时代里,人们说的明星就真的是大明星。

大明星个人魅力散发出的光芒,就足以扛得住一部、甚至一个系列的电影。

最长寿的系列电影 007,只需要一个邦德就够了。

人们欣赏影视作品,也不会用 1.5 倍速。

而如今的粉丝早已分众成形,元素的排列组合也是科学的商业逻辑。

更何况,大哥已经 66 岁。

半个世纪的吞风吻雨、欺山赶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都拿了;

成龙这两个字对电影艺术的贡献,也早已达到了绝大多数血肉之躯想都不敢想的标准。

如今,他又来了。

当然,不管是出于心疼还是别的什么,谁也没有权力去强加给成龙一个提笼遛鸟跳广场舞的退休生活。

正如现在我们看到他试着想把成龙电影基因像武侠小说里输送内力一样交到年轻演员的手上,又何尝不是应了《壮志在我胸》里的那句:

茫茫未知的旅程

我要认真面对我的人生

发行首张国语专辑的时候,成龙 37 岁。

虽已不再是涉世未深的楞头青,却也仍然拥有漫长的未知旅程。

而当《壮志在我胸 2020》在《急先锋》片尾,伴着专属于成龙电影的高难动作花絮响起时。

遑遑 29 年,仿佛被骤然抽空。

说到最后,我们不妨想一想:

什么人会把 ” 劳工号子 ” 一般的 ” 嘿呦嘿呦 ” 唱进歌里?

王子不会,文艺青年不会。

公知不会,文化精英更不会。

但是那位被全球华人叫了几十年大哥、励志到有些憨直的成龙——

他会。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飙泪!苦等半年的肉搏大片,不再只靠成龙卖命

国庆档院线片,神仙阵容下场厮杀,我最想看的是...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飙泪!苦等半年的肉搏大片,不再只靠成龙卖命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