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如何告别“晚睡强迫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心理学:如何告别“晚睡强迫症”

所有的强迫症,都是有一种 ” 控制不住 ” 的感觉的,而且,都会让人不舒服,想要改变又无能为力。晚睡,作为一种新型的强迫症,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不同人群那里。

小编自己,也曾经陷落到 ” 晚睡强迫症 ” 的恶性循环中。每天都后悔自己又拖来拖去,拖到那么晚,熬的身体都不好了,头晕头疼,白天上班没精神,注意力差,记忆力减退。发誓明晚要早睡。然而第二天晚上,又控制不住地拖来拖去了。

然后我就去做各种计划和方案,想办法让自己做健身、早点睡,可是每次都能坚持几天而已,没有一次能够坚持到底。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个人成长心理咨询,在老师的帮助下,我才慢慢改变了这个不健康的习惯。

在我从事心理咨询工作之后,我又遇到了很多自称有 ” 晚睡拖延症 “、” 晚睡强迫症 ” 的朋友,在和他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我们找到了一些晚睡的共同点,那就是:TA 之所以晚睡,是因为 TA 有内在的需求。

熬夜不睡觉,究竟在做什么呢?

可能在和朋友聊天,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有时候我们可能是在追剧,连续地看一集又一集的电视剧。

还可能我们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写文章、比如画画、比如听音乐、比如织毛衣。

还有可能我们是在等待别人的回复。无聊地刷着朋友圈、微信群、微博、头条等 APP 应用,如果手机 ” 嘀 ” 地响一下,就象平复了内心的焦躁一样,赶快去看是谁回复了自己。

如果是微信群,就问一下:你还不睡啊?然后互道晚安,看上去很健康生活的样子。可还是不会睡觉。

在网络心理平台上,每天选择早晨和上午咨询的人不多,从下午开始咨询量增加,晚上是咨询高峰段,甚至有的人会在半夜时分乃至凌晨来留言想要咨询师的支持。

黑暗的夜空、静谧的夜晚,给了人们多么强烈的情感连接的需要。

晚睡的好处是什么?

既然熬夜这么流行,大家都乐衷于晚睡,并且多次 ” 控制不住 “,规划、计划都无效。那么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人们一定是在熬夜的过程中有所收益的。

熬夜,熬的是自己的自由。

首先,熬夜是我们自己的自由时间,我们熬的,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自由。

试想,我们一整天,被当作机器人一样上班,下了班要接送孩子、买菜做饭、照顾老人、做家务。然后,终于,这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有什么是我自己的?属于我一个人的,也就只有静谧的夜晚了,所以我只有在熬夜中体会自己的存在。

熬夜,熬的是省思。

有一些人说:我熬夜,什么都没有做,在寻思我的人生,自己做好了什么?离目标还有多远?怎么才能去达成我的人生目标?

熬夜,熬的是内在的放空。

还有一些人说:我熬夜,是在放空。我卸下白天的面具,需要一个放松的空间,让自己从紧张忙碌中抽离出来,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待着。

熬夜,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

我们其实真的需要去看一下熬夜给我们的支持,尽管晚上熬夜带来了白天的黑眼圈、精神不振、做事情迷糊、脑子不清楚、精力不足、难以应付白天的学习和工作。

但是,熬夜给我们的心灵带来了安慰和满足,既然熬夜可以让我们放松,让我们有独处的自由,让我们更好的做自己,我们要感谢夜晚这一会儿独处的时间。

只有接纳自己晚睡的习惯,充分的看到这个行为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好处,才能够做到逐步改变。

如何告别 ” 晚睡强迫症 “?

人的每一个行为都和个体的内在需要有关,也因此我们需要正视和接纳自己的每一个行为,看到这个行为背后的原因,才有可能通过以别的渠道来弥补那个行为对应的内在需要,从而改变相关行表现。

接纳自己的晚睡行为

在晚睡这个行为来说,怎么才能接纳自己的行为呢?

我们需要对自己表达深深的感激,感谢自己用熬夜的行为给我们带来的好的感觉,才能够正视自己个人内在的需求,让我们内心的声音更多的呼唤出来。从而能够用更正常的、不熬夜的方式去获取这些需求的满足,那么熬夜,便可以被替代了;能够被替代,也就可以被改变。

给自己一个底线

虽然熬夜带给我们很多的好感觉,可是他却以消耗我们的身体健康为代价,所以我们要学着终止那些非必需性的熬夜,当我们做到了接纳自己的状态和需求时,就要给自己一个底线,这个底线包括一个循序渐进,越来越早入睡的计划和行动。

比如之前我总是 12 点半或者一点才睡觉,现在,我要让自己提前 10 分钟或者 20 分钟。

所有的重要的工作都提前 10-20 分钟完成,晚上 9 点多以后就做睡前准备,酝酿睡意。

如果躺在被窝里还想看手机,那就定一个闹钟吧,慢慢的这个时间会越来越往前,坚持上几次,到 10:40 差不多我们就能够放下手机安睡了。

有目标,合理安排自己夜晚的时间,逐步往前提

这个底线是有计划、有目标、有执行行动的,提前创造一个合适的睡眠环境,把手机和电脑从床边拿开,把被子铺成自己想要的舒舒服服的样子,提高睡眠质量,更快入睡。合理安排自己夜晚的时间,逐步提早我们的睡眠时间。

允许和被爱的资格

只要我们愿意,我们能够更好的允许自己的言行表现,感受自己也可以被爱护的资格,在静谧的夜色中,我们煎熬的灵魂就可以获得突破的力量,在真实而孤独的状态中,放飞身心。

允许的力量,是包含了看到和理解的。当一个人的真实在内被看到、被共情,他的内心更有力量,也更能够支持自己的想法和正向的行动。

资格感,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资本。每个生命都值得被善待,包括我们自己。假如我们不能好好的爱自己,我们便没有爱别人的力量。只有我们内心的资格感被唤醒,我们的内心更有光明,爱自己的能力更加强大。

内心有了力量,也有了光明,会爱自己了,我们会可以支持自己有更多爱护自己的行为表现,为了自己的健康做更多努力了。

所以,晚睡,并非不可改变。

原创:同心儿童注意力(黄衣心理)责任编辑:一只梨

避免耐药性:科学家构建更有效抗生素

上一篇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为何我们甘愿两败俱伤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心理学:如何告别“晚睡强迫症”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