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被罗永浩欠着钱的供应商:想喊话快还钱,又怕影响他赚钱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还被罗永浩欠着钱的供应商:想喊话快还钱,又怕影响他赚钱

我们找锤子科技的几位债主聊了聊。有人看到罗永浩的努力,有人对罗永浩态度复杂。

创业不易,还债更不易。罗永浩却公开表示,他要上演“真还传”。

“ 6 个亿债务已还清近 4 个亿,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一年也就差不多还完了”。 9 月 23 日晚,罗永浩在《脱口秀大赛》总决赛上回应债务纠纷时说。

作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还在节目中表示,将来准备拍一个纪录片,讲述还债的“诡异人生旅程”,纪录片的名字就叫“真还传”。

罗永浩同时不忘拿乐视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开涮。的确,与一大堆老赖相比,创业失败后努力还钱的人值得尊重。

锤子科技和债主们的情况到底怎样?哪些债主已经收到钱,哪些还没有收到?他们对罗永浩还了三分之二的表态,又是什么看法?《天下网商》通过企查查等各种途径,查询了锤子科技近 40 家供应商的联系方式,其中有两家接受采访,有三家做了简单表态但不愿介绍详情。

让我们听听罗永浩和债主们那些事。

北方某供应商:希望他能够挣钱、尽快还钱

我可以很明确地说,罗永浩欠我们的钱还没有给,他当时欠我们 50 多万元。我们起诉后,他们也没有派人来应诉。当时法院冻结了他的账户,账户里面仅有的十几万块钱,都给我们了,执行了,余下的 40 多万,现在找他们的人都找不到了。

他当初有一个说法,就是我欠供应商的钱,我可以把北京锤子科技的这些股权做抵押,三年以后还钱。我们当时没有选择这个方案,就是希望他立即还钱,然后采取了起诉的流程。

40 多万对我们公司来讲非常关键,现在这个年头哪个企业不缺钱啊,我们真的很难很难。我们公司有 60 多个人, 40 多万是公司一个月的开销,前期投入资源很多。

我给他们“交个朋友”那个邮箱发过邮件,“交个朋友”就是他在抖音直播里公布的一个公共邮箱,我发了几次邮件。邮件里我说的也是言辞恳切,说我们公司有多困难,只是依然得不到回复,所以现在就是要钱都找不着人要。

哪怕你说一声,也让我们知道这个事儿怎么样,大概啥时候能给。

我也不诋毁罗永浩,也没有在网络上留言“欠钱还钱”,没发这样的帖子是怕影响他,也是觉得他到现在也没有申请破产,还在努力地想办法还钱,这样做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把他逼急了,他一申请破产,我们更没办法要到钱了。现在觉得还有个盼头,但就是找不到沟通的窗口。

你在网上说的我欠了多少钱,还了多少钱,那我也没看你还过我钱。我也一直在关注,盼着什么时候能轮上我。

我们合作好多年了,其实他们公司之前就经常有拖欠的情况,但是他们的人、锤子科技这个团队是非常好的,都是非常努力工作的。锤子手机没做起来是非常遗憾的,我们也一直盼着他做起来。这个团队不错的,但确实行业竞争太激烈。

罗永浩现在在网上风生水起的,我一直在看他的动态,希望他能够挣钱,尽快还钱。

深圳某手机零部件供应商:听说部分供应商给了,但我们公司是没有的

罗永浩最近不是说还钱了吗,还了好几个亿吗,但我们这儿的钱还没有还,欠了 100 多万元,这钱是从 2018 年中开始拖欠的。

我们是跟锤子做手机的公司合作,通讯公司,我们供给他材料。他们刚开始创办锤子的时候,我们就推荐自己的产品。合作那么多年,他的财务一直没有怎么好过。当然,前面虽然拖但是也给了,再往后实在不行了, 6 月份的时候已经付不出款。但是我们想能支持就支持,结果被带坑里了。

后面款没结之后,他就拿他锤子科技的股份做抵押,可以先付30%,剩下70%就分一年还是两年付清。我们签了合同之后,他们30%也没给。我听说部分供应商给了,但我们公司是没有的。

最初也是想着他财务状况能缓过来,因为当时他们声称欠的款不多, 5000 多万元 1 个亿元的款,他们说在一些平台还有没有结回来的款。我们没有说硬逼他,想着 100 多万,他应该能还过来,还是挺有信心的,后来这钱一直没回。

100 多万元对哪家公司来说都不是小钱。

原来我们有群的,被拖欠的公司之间互通消息,但是没啥结果,我就退群了。

他们之前换了一个法人,他和罗永浩应该是合作的关系,但感觉是让一个人出来扛一扛。我去年年底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就说他们现在回的款得先付国家的税金,然后才到供应商,轮到咱们不知道要多久。

给他们一打电话就说没钱,说相信我们会慢慢还钱的。没办法,只能起诉。债务也有一个追溯期的,再不起诉的话,过了就等于放弃了,我们肯定不能放弃。我们现在起诉他是在等程序。

原来的起诉是判了,但他公司没钱,执行不了,现在是就一个空壳公司。最近我们重新把他们的母公司锤子科技也做了一个连带责任,递交了诉状。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感觉拿到钱的希望不是很大。有时候他在媒体上说,他以个人名义担保,但……对我们来说的话,之前他说的也是拿股权担保,没啥意思,没执行。

原来我觉得网络大V靠谱,名人么,总有一些靠谱的东西,但这几年合作下来,感觉还是不靠谱啊。我们作为他们的供应商,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在支持,但他们对我们做的一些承诺没办法实现,这是让人非常失望的。一个名人说的话,应该靠谱,你要对你讲出来的话负责任的,特别是还有书面上面的一些签字,他都没办法兑现。孔子说的对,听其言,也要观其行。

我现在对罗永浩说的话是有怀疑的。说实话你就算你还债吧,应该是按照比例来还。虽然我们的款没有几个亿,但是你欠了 6 亿现在还了三分之二,还了 4 亿,还了六成,我一分都没有收到,自己还搭了律师费进去。你说你半年还一次, 100 多万半年你给二三十万总有吧,但我们没看见啊。

我见过罗永浩,但接触比较少,主要还是跟他底下的一些相关部门、具体负责的接触。

罗永浩我肯定找不到他,去哪儿找他啊。找得到的话,我也要找找他,说道说道。咱们这些供应商鞍前马后的支持,你说还了 4 个亿,我们一分钱都没收到。

那些还在煎熬和纠结的供应商

去年 7 月,小米前员工、微博网友“疯狂的杨林”发微博找罗永浩讨债,称其做的项目得到锤子科技认可,也开了发票,但是锤子科技未支付款项。很快,罗永浩在微博公开回应,已让同事处理。此后,“疯狂的杨林”删除了讨债贴。

从这些公共事件中,外界也感受到罗永浩还债的努力。当然,锤子科技的债务还未到结清之时,多位债主也还在煎熬之中。

我们梳理后发现,锤子科技此前拖欠钱款的公司遍及大江南北,其中,以深圳、昆山、北京等电子设备制造和软件服务发达地区为主。具体可以按大中小分成三种类型:

  • 涉及到的大公司有腾讯云计算、滴滴出行和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等;

  • 大型制造业公司,如注册资本达 11 亿的星星精密科技;

  • 一些注册资本千万和百万级别的中小公司。

已披露欠款金额的案件中,拖欠金额从千万级到几万不等。拖欠较多的一家有深圳同兴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额约 915 万。

此外,锤子科技拖欠豪利士电线装配(中山)有限公司,金额约 7 万元。截至 9 月 14 日,锤子科技尚未偿还这 7 万元。

有的供应商,看到罗永浩的努力。“罗永浩为了还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甚至连婚丧嫁娶主持人的营生都可以接,这说明罗永浩可能还真把我们债主放在心上,知道我们的不容易,所以我们也就不去吐槽他了。”一位供应商表示。

也有的供应商依然担心,这么多钱最后会不了了之。有受访供应商表示,希望锤子科技建立一个有效的沟通渠道,让大家看到进展,而不是谁敢喊、谁喊得响才还钱。

还有的供应商对罗永浩态度复杂。一方面他们想对外表达锤子科技并没有还钱的事实,但是,又担心公开喊话影响罗永浩他们挣钱还债。

罗永浩和债主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从公开信息看,罗永浩和锤子科技应该已经还掉了相当一部分债务。其中,据《人民法院报》报道,去年罗永浩曾因欠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 370 万元上榜“限消令”,此后该案达成执行和解,今年 6 月已全部履行完毕。

此外,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已搜索不到与罗永浩相关的执行信息。也就是说,罗永浩不再受“限消令”限制,可以乘飞机、坐高铁等等。但是,锤子科技现任法人的境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2018 年 12 月,锤子科技做了变更法人代表的操作,一个叫“温洪喜”的人成为法人代表,罗永浩则担任执行董事。此后,多家锤子系公司的法人代表陆续也变更为温洪喜。罗永浩曾表示,这一系列的操作,是为了公司持续经营的需要,并非赖账。

节选自 2019 年 11 月罗永浩发布的《一个“老赖CEO的自白》

经查,温洪喜是黑龙江牡丹江人。 2016 年 5 月,罗永浩曾发了一条“寻找前老罗英语培训同事温洪喜”的微博。这两个温洪喜大概率为同一人。

现在,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温洪喜成了不能坐高铁和飞机的“失信被执行人”,身背 38 条“限消令”。在部分供应商看来,他是给罗永浩背锅的。因为这个“锅”,温洪喜长期不能坐高铁、飞机,不能买房、买车、装修,不能在酒店高消费……一句话,为了罗永浩和锤子科技,温洪喜付出的代价不低。

不管怎样,罗永浩还在拼命挣钱,还在不断还债。无论如何,与一大堆老赖相比,创业失败后努力还钱的人都值得尊重。

罗永浩和债主们的故事,也还在继续。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郭小山徐艺婷。

四个版本区别加大:iPhone 12 Pro Max或是唯一真旗舰

上一篇

蚂蚁集团就是一家科技公司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还被罗永浩欠着钱的供应商:想喊话快还钱,又怕影响他赚钱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