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无意义”的世界寻找“意义”?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如何在“无意义”的世界寻找“意义”?

在我们生活或人生的某个阶段和某些时刻,我们通常会感受到 ” 无意义 ” 的存在,而 ” 无意义 ” 是否也有它的 ” 意义 ” 呢?

如果把生活的意义作为分析的对象,分析的目标是理智的规划,不是我今天所要探讨的 ” 意义 “。

意义不是一个想法或认知,而是一种信念,是对价值观的忠诚。

无意义也不是意义的匮乏,” 无意义 ” 的体验是一场奔向 ” 有意义 ” 的体验。

在我们的咨询室,我们时常见到有各种症状困扰的来访者:焦虑、抑郁、迷茫、人际关系受损造成的丧失、自恋受挫、倦怠、无望、无力、无聊、冷漠、空虚、无序、漫无目的、生活无方向……这些情绪或症状的背后似乎都隐含了一种无意义感的存在状态。

而正因为虚无和无意义感的存在,对 ” 意义 ” 和 ” 对意义的追寻 ” 才显得如此重要或者更为有 ” 意义 “。

当来访者带着悲伤痛苦甚至绝望来到咨询师面前,同时也带来生活中许多的两难困境甚至永无可能挽回的丧亲之痛,作为咨询师,我们只能陪伴他们一起体验这份无力与绝望,去跟 ” 无意义 ” 呆在一起,去哀悼生活的许多经历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东西。

一方面我们承认自己在某些情境下不得不向命运屈服,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换个角度去体会” 绝望 ” 也是一个让我们 ” 放下 ” 的体验。因为我无法做到,所以我要放手。生活不总是会做我们想要它做的,我们虽然能自由的选择,但我们也有生而为人的局限性。

在 ” 无常 ” 的日常中,我们其实很难完全掌控和控制生活的走向。所以 ” 绝望 ” 也可以理解为 ” 放手 “。

于是,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为 ” 无意义 ” 构建了 ” 意义 “,最终一起穿越 ” 无意义 “,找到可能性和希望。

意义是无形的,而我们又如何 ” 看到 ” 意义呢?

作为咨询师,当我们工作了来访者的情绪系统,为他们清理出一些心理空间后,就可以去工作来访者的 ” 欲望系统 ” 了。跟 TA 一起在 ” 绝望 ” 中去工作 ” 可能性 “。

” 我如此绝望,我都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在 ” 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 低谷,也是 ” 可能性 ” 可以发生的地方,是终点也是起点,是绝境也是 ” 一切可以重来 “” 一切皆有可能…… ” 的希望的田野。

我们发现真正疗愈的,并不是费力去治疗无意义,而是和另一个人待在无意义里,有点讽刺的是,投入无意义反而是有意义的。

我们试图倾听、尊重、重视无意义,允许它如期所示,学习圣贤的 ” 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教之言。” 也许这恰恰是意义降临之时。

《周易》强调永恒不变的是 ” 变 “,那就没有什么是具有永恒的意义了,那我们又能寻求什么样的意义呢?

问题的答案在于我们想以何种方式生活,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然而,在今天这个纷繁复杂,高速运转,充满焦虑和不确定性的碎片式的时代,现代人的困境就是人无法听从本能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也无法根据传统了解自己应当做什么,人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认为作为真正的自己来生存,就是本真生存,本真生存的核心就是个体化。他说:”本真生存并不是任何飘浮在沉沦着的日常生活上空的东西,它是日常生活的某种变式。”

存在主义心理学家欧文 · 亚隆也曾说:”不管是什么带来了无意义感,治疗的答案就是参与生活。意义是参与生活的副产品。” 跟佛教所说的 ” 开悟前,挑水劈柴;开悟后,劈柴挑水 ” 如出一辙。

咨询师的功能就是帮助来访者重新参与和投入生活,活出生命的 ” 意义 “,发现和成为 ” 真正的自己 “。

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让 – 保罗 . 萨特提出了关于如何在一个无意义的世界里寻找意义的想法。

他的一篇讲演《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启示出生命意义的另外一个思路:生命的意义,或许并不仅仅来自生生不息的创造,而来自一种同样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

他认为虽然世界没有意义,但却充满了自由,充满了自由的选择。

人是自由的,是绝对自由的,所以你的存在先于本质,你可以自由地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没有什么先在的 ” 本质 ” 能够限制和束缚你的自由选择。

但又说,选择是自由的,但这个自由的选择不是在真空里面做出来的,而是首先、注定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之中做出的,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朝向世界的超越,都是面对他人的目光。

所以,自由的选择必然连带着对世界和他人的 ” 责任 “。在这个起点上,你就是绝对自由的,然后你再艰难地迈出第一步,下一步,每一步。这就是 ” 生 ” 的真谛。

所以当萨特说 ” 你是自由的,你选择吧 “,这就是说”我们只能把自己所有的依靠限制在自己意志的范围之内,或者在我们的行为行得通的许多可能性之内。”这才是存在主义的希望原理。

萨特引用了笛卡尔的一句话”征服你自己,而不要征服世界。”但其实更恰当的说法或许是 “先征服自己,再承担起世界。”

对自由对选择所承担的责任是脚踏实地去履行的,因为你每一步都自由了,你的生命自然也就自由了。否则,你就只是盯着远在天边的自由理想,然后却总是找不到每一步真正前进的动力。

“离开爱的行动是没有爱的”,萨特这句话说得精彩。

很多人都把时间精力放在探讨爱的意义,解说爱的原理,甚至向往爱的真谛,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如何真真实实地就从身边的一个人、一件事 ” 爱 ” 起?就把爱当作 ” 一步 ” 去走,就把爱当作 ” 下一步 ” 去迈进?

萨特所说的存在主义的人道主义有两个鲜明特征,一是主观性,二是超越性,而且这两点又必须联结在一起。

主观性是说,人确实是中心,是起源,是起点,因为每个人都必须首先直面、承担起自己的存在,是你自己在行动,在选择,在发明。你怎样行动,也就把你造就成什么样的人。

但这个主观性又必须关联于超越性这个重要环节,因为”人不能返求诸己,而必须始终在自身之外寻求一个解放(自己)的或者体现某种特殊(理想)的目标,人才能体现自己真正是人。”

你只有暂时抓住一个自在存在才能实现超越,你只有在他人的目光之下才能选择,你只有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失败才能明白自己 ” 想要 ” 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很沉重,这很痛苦,这很绝望。但这就是 ” 生 ” 的全部意义,这就是存在主义的人道主义。

总之,生命可以是一场盛大的烟火,但它本也可以是一场无尽的苦行。生命,可以充满诗意曼妙的创造,但本也可以是拖着沉重的身躯和同样沉重的灵魂坚定前行。

你是自由的,可以自由的选择,需要承担起选择所带来全部的责任,也将享有承担责任所带来的生命意义。

借用一句演说词,与君共勉:铸造意义,建立身份,然后邀请世界,共享你的喜悦。

文:王莉莉责任编辑:殷水

36氪专访 | 摩根大通黄国滨: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水大鱼多”,医疗科技领域有望出现万亿市值企业

上一篇

王传君获百花奖男配 谈《爱情公寓》:成长艰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如何在“无意义”的世界寻找“意义”?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