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何大胆接下WeWork?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他为何大胆接下WeWork?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张茹雅。

WeWork从神坛陨落,几乎是瞬间的事。2019年,IPO失败、估值缩水80%、裁员……一系列负面消息,使这家公司一度日薄西山。

抢救WeWork进行时。

投资界(ID:pedaily)消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第一大软件解决方案供货商——明源云正式港股上市交易。公司发行3.74亿股,每股发行价16.5港元,开盘暴涨56.36%,报25.8港元,市值高达482.7亿港元。

WeWork成立10年,它的前半生与软银深度捆绑。自2016年二者结缘后,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软银向WeWork输送资金近110亿美元,持股比例保守计算在27%上下。WeWork估值也借此一路高歌,从200亿美元一路走向470亿美元。

WeWork从神坛陨落,几乎是瞬间的事。2019年,IPO失败、估值缩水80%、裁员……一系列负面消息,使这家公司一度日薄西山。作为WeWork背后的掌舵人,孙正义承认自己失算了,而中国业务则被挚信资本创始人李曙君接下。

WeWork出售中国业务股权,李曙君2亿美元接盘

9月24日,WeWork宣布其中国业务WeWork中国获挚信资本2亿美元追加投资,此次融资完成后,挚信资本将成为WeWork中国的控股股东。

与此同时,WeWork中国管理团队也做了相应调整,挚信资本运营合伙人姜跃平出任WeWork中国代理CEO。

据了解,姜跃平曾就职于腾讯、雅虎、Kana等多家软件互联网企业,有15年以上工程、产品及管理经验,后来在2010年担任大众点评产品及运营副总裁,四年后任大众点评首席战略官。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姜跃平任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先后领导新零售、用户平台等业务。

挚信资本上次投资WeWork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2018年7月,挚信资本联合淡马锡控股、软银集团、软银愿景基金及弘毅投资等,共同投资5亿美元,资金用于WeWork在华业务扩张。当时的WeWork中国业务已经覆盖中国3个城市,同时运营40个办公地点,会员人数约20000名。

反观当下,WeWork中国业务覆盖了北京、上海、香港等12座城市,运营社区100个以上,为超65000名会员提供办公解决方案。

作为共享办公鼻祖,WeWork IPO失败后,裁员、关店等负面消息一时甚嚣尘上,国内共享办公赛道瞬间蒙上一层阴霾。

WeWork 发展失利后,也在寻找接盘侠。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今年1月份,WeWork就在和淡马锡控股和挚信资本洽谈相关事宜,意图出售WeWork中国业务多数股权,当时对WeWork中国业务估值约为10亿美元,且已经在2019年年底提交给了WeWork主要股东软银集团。

如今,年初的谈判终于有了结果。

WeWork陨落始末 10个月估值暴跌400亿美元

2019年初,WeWork还是以神话的姿态活跃在商业报道中,不到8个月,WeWork迎来至暗时刻。

2017年双创时代,以WeWork为代表的共享办公品牌借势崛起。随着创投大环境走低,创业公司接连倒闭,共享办公需求量骤降,供求失衡直接冲击以WeWork为代表的共享办公行业。

WeWork也有过高光时刻。2018年,WeWork在北京、上海、香港杭州等8个城市开设了74个办公地点,总会员数逾85000个,大企业会员整体占比超三分之一。

2019年年初,WeWork获得软银20亿美元投资,后来累计拿到软银100亿美元投资,自身估值也提升到470亿美元,公司随即计划将业务拓展到武汉、广州、南京、苏州等城市。

创投圈历来瞬息万变,在“善变”的市场上,像WeWork这样“一夜长大”的企业,很难长久。去年8月,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文件,公司目标估值降至100亿美元,骤然缩水超80%。

估值一路狂跌,市场面对无止境烧钱、亏损的WeWork,瞬间失去信心。公众对其商业模式的盈利能力产生深深的怀疑,而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经常在其私人飞机上吸食大麻,平时酒水不断且酷顶级爱龙舌兰,创始人个人生活作风奢靡等问题,更让投资者对WeWork发展前景堪忧。亚当与软银也开始出现裂痕。

到了9月初,WeWork背后最大股东日本软银集团要求其立刻暂停上市,理由则是投资机构兴趣很淡,强行上市后股价、市值会迎来一波暴跌。无疑,会演变成一场失败的上市。

IPO终止后,软银与WeWork达成协议,向后者提供新融资,包括50亿美元新融资及向软银现有股东发出高达30亿美元的邀约收购。还将加速兑现提供15亿美元投资承诺。

IPO折戟两周后,WeWork股票在私募市场出售。私募市场流动性和透明度不如公开市场,碍于WeWork股票发行条款不能直接交易,公司随即创造合成股票,可以场外交易。这也导致WeWork交易价格远低于实际股票估测价,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估值只剩70亿美元。

也在这时,“北境之王”亚当•诺伊曼被迫出局,卸任公司董事长一职,转而担任董事观察员。COO马塞洛•克劳尔则在15亿美元到账后任WeWork董事会主席。

2019年11月,WeWork经营状况跌到谷底,为削减成本,迅速裁减4000个工作岗位以收窄业务规模。也在此时,WeWork开始撤离中国、印度和拉丁美洲等地区,关闭了入驻率不高的办公点,转而优先考虑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市场。

10个月蒸发400亿美元、创始人退位、裁员数千名,还不是终局。

今年4月,WeWork背后最强大的资本方软银决意放弃共享办公赛道,宣布撤回30亿美元股票收购计划。回顾已经投资的100亿美元,软银此举被看做“割肉止损”。

从孙正义到李曙君 谁将坐拥共享办公的天下?

2019年11月,带头投资WeWork的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在东京新闻发布会上鞠了一躬。

他曾坚信WeWork“将在10年内创造出可观的利润”,3年投资110亿美元后,狠人孙正义认错了,“我对这些投资的判断在许多方面都不正确,对此我感到很遗憾。”

不到一年时间,WeWork背后的投资人由孙正义变为李曙君。而这几年,国内共享办公赛道死伤无数,李曙君为何会在此时接手WeWork中国业务呢?

其实,挚信资本早在2011年就投资了共享办公行业,比孙正义还早5年。那年,挚信资本联合红杉资本投资共享办公企业创富港,前者持股5.56%,到了2016年4月18日,创富港挂牌新三板。

截至目前,创富港报收24.5元/股,无从查悉挚信资本9年前投资时该公司的估值,但这笔投资无论如何,都是赚钱的,而李曙君显然清楚国内共享办公的价值。

换个角度看,泡沫退却后的共享办公,真正的商业价值浮现。李曙君此时出手WeWork中国业务,不失为入手好时机。

将挚信资本麾下两家共享办公企业对比来看,实则为互补存在。创富港业绩稳定,2019年营收5.38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90.7万元。今年上旬,该公司营收已经做到2.81亿元,净利润为1812万元。共享办公行业少见盈利,这样的业绩实属难得。

每一种商业模式都有两面性。创富港业绩稳定,但商业模式想象空间十分有限,其局限性在于互联网。与之相对的是,挚信资本接管WeWork中国业务后,由姜跃平担任公司CEO,从他个人从业经历推断,WeWork中国业务未来经营会侧重互联网打法。自此,挚信资本的共享办公版图将更加完整。

孙正义过往20年投资生涯,几乎踩准每个风口,也因此问鼎世界首富,而李曙君,业内人评价其是创投圈最具文艺精神的投资者。一个投资风格以“疯狂”著称,一个却是创投圈出了名的低调。

在共享办公赛道冷静后,借WeWork再次扩充挚信资本的共享办公生态,李曙君出手时间似乎恰如其分。而孙正义一年前在发布会上鞠躬的那一刻,或许也代表狠人的投资生涯开始进入反思期。

把夹心海苔、鳕鱼片做成TOP级爆品,「海狸先生」想成为健康海鲜零食首选

上一篇

加华资本宋向前:迎接中国新消费的超级浪潮 ——消费向前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他为何大胆接下WeWork?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