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开口说黄段子,恶心谁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女孩开口说黄段子,恶心谁了?

风风火火在热搜上两个多月的《脱口秀大会》,即将迎来决赛。

自播出以来,频上热搜的几乎全是女演员。

最近狂上热搜的李雪琴,蝉主前天已经写过了。

另一个是风口浪尖上的杨笠。

因为一个 ” 男人普通却自信 ” 的段子,在全网掀起了一片风浪,最近又和《奇葩说》曾经的辩手教授在线互怼了。

储殷:

①在你面前自信用得着很特别吗?

②可能这些普通的男人长得不好看,但如果卸了妆你可能是真的丑。

③你真的以为你是小公主吗?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男性消费更理智,被商家忽悠看不上普通男人的小公主们,不过是韭菜。

杨笠:

储殷再次回击:

再加上一些博主和网友加入,这场因为一个脱口秀女演员的段子引起的混战持续引爆了男女话题的舆论场。

支持杨笠的网友:教授这就跳脚了?偷换概念,爹味深入骨髓,教人之前先做人吧。

支持储殷的网友:杨笠你也有这一天?怼别人的时候就要做好准备被别人怼啊。

这期脱口秀大会,引爆话题引起争议的,几乎全都是女演员。

搞幽默的女孩们,越来越猛

国内的喜剧行业,女性寥寥。

传统相声行当里,你熟悉的是郭德纲、于谦、小岳岳,没有女性。新兴的脱口秀,同样也是严重的男多女少。

在今年的 51 位参选演员里,只有 13 位女孩。

然而,虽然不多,但表现却出彩,冲进前十的有 4 位。

往年,只有 ” 中国的麦瑟尔夫人 ” 思文在一群男人中间单打独斗,在上一季拿到了第三名的名次。

以 “老公是睡在上铺的兄弟,剖腹产是为兄弟两肋插刀” 类似的女性、婚姻类段子迅速出圈。

而在本季《脱口秀大会》里,频频登上热搜的,就有杨笠、李雪琴、颜怡颜悦,此前还有因为一段离别感言引爆全场的赵晓卉。

每一次她们的段子内容,都要比男演员的更容易引爆话题。

双胞胎颜怡颜悦,最早出圈的是关于” 素颜妆 “的段子,更深入地思考女性对于自己外貌的态度。

女生要化妆,妆还要淡

不仅要掩饰,还要掩饰自己的掩饰

到这一季就更加大胆了,第一次上场,直接讲了一个女性腋毛的段子,现场举起了手臂,打破了关于女性腋毛的羞耻。

女人的腋毛要是这么能让人难受的话

干嘛不用来防身呢?

走夜路遇上坏人就抬起来:

” 你不怕尴尬吗?”

更多的时候,她们还会基于网络上热门的 “BM 风 “、” 三十而已 ” 、” 乘风破浪的姐姐 ” 进行创作话题,立足于女性视角,也贴合了大家关注的热点。

杨笠呢,则更加尖锐。

上个月火爆全网的 “男人为什么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 的天问,直到现在也被引用。

再后来,又出了新的金句,关于为什么平胸的超模为什么看起来都那么有底气?

平胸是一种态度

表达对男的不屑一顾:

你越喜欢什么我偏不长什么

她甚至敢冒犯到以 ” 男的 la ji” 作自己段子的结尾,这种看似有点无差别攻击的段子,引起了一些男性的不满,知乎有大量的热帖在讨论她是否冒犯过头了。

但也正是这种尖锐,刺中了女性长久以来的情绪。

另一个是长相很有亲和力的老选手赵晓卉,她是个母胎 solo,也是个汽车工程师,在节目里的外号就是 ” 车间一枝花 “。

这一季赵晓卉的淘汰感言,也是相当精彩,没有刺耳的话,很讨喜,自信又可爱。

有一些男观众

不要再给我发奇怪的私信了

你们配不上我

北大出身的李雪琴,在脱口秀的舞台上则比较模糊身上女性的特质。

因为外形和长相比较圆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再加上她很有喜感的东北口音,有点 ” 丧丧 ” 的台风,整个人在台上就显得非常接地气。

她不怕自嘲自己在男性世界里不受欢迎。

晋级赛,因为是新人,被不少演员挑战。

她自嘲道:”我这辈子都没被这么多男的竞争过”

可当你以为她的喜剧角色就类似于贾玲一样,发现又错了。她又以对生活的洞察,以及一些学识加持,让她的段子显得更加 ” 高级 “。

这种幽默,不是建立在矮化自己让观众获得优越感上的,你会真真实实地感受到这个微胖女孩的头脑魅力。

比如最新一期,炸场子的 ” 宇宙尽头 “:

我失恋了,我妈说回铁岭

工作黄了,回铁岭吧

微博掉粉了,回铁岭吧

爱因斯坦怎么想的不重要

在我妈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

第一次上脱口秀,别人以为是好对付的选手,结果她已经具备了文采、亲和力和独特的个人风格,今年的前三热门选手之一。

脱口秀的女选手们越来越火爆,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火爆和争议背后,她们又都经历过什么。

女性说段子,刺痛了谁?

幽默,向来是男人们的专利,它需要通过一些嘲讽和冒犯,让观众获得某种心理上的优越感,所以,在酒桌上、班上,一般能调节气氛引起发笑的,都是男性。

而女性,因为传统被要求的 ” 矜持沉静 ” 而束缚,敢开玩笑说段子,尤其是黄段子、屎尿屁的段子试试?

在欧美,女脱口秀演员大开荤腔,国内不可能见到。

满口黄污的 Ali Wong

即使国内女脱口秀演员不敢涉及黄段子,还是免不了被骂骚。

如今火爆的杨笠,在 2018 年曾经有过抑郁倾向。

在一个线下开放麦,她讲了一个 ” 乱扔垃圾,No,No” 的段子,当场就被两个穿衬衫马甲、拿着两瓶酒的男人羞辱:”好骚啊”。

虽然杨笠当场用段子的方式对这两个男性进行回击了,但这句嘲讽还是让杨笠几乎崩溃:

” 这个话伤害我了。那一秒钟让我有大叫、骂脏话、毁了这一切的冲动 ” 她在虎嗅的访谈里说。

私下的杨笠

但也正是经历了那一段之后,杨笠现在对尺度的接受度也更大了,她想要且敢于去冒犯,即使是屎尿屁,是一些女性不合适说的段子。

女演员敢于去冒犯,可能会受到观众的羞辱,还可能会被节目组否掉。

颜怡颜悦原本要在这一季说” 腋毛 “和” 卫生巾 “的,不论是女性腋毛羞耻还是月经羞耻,两个都是禁忌。

女性对于自己的身体,社会对女性的身体,总是羞于启齿,生活中谈到都需要遮遮掩掩,何况是在节目。

最后 ” 卫生巾 ” 梗被节目组否掉了,就连 ” 腋毛 ” 也差点无法出现,但即使段子的尺度减弱,现场的效果,也非常炸。

女演员谈及私密的生理,有伤大雅,但屎尿屁这类的笑话,男演员可以在台上肆无忌惮地说,赢得满堂喝彩。

比如,演员 House 谈自己在银行穿着纸尿裤工作的经历,现场表演了一个站着撒尿。

这个段子效果很响,他最终也打败思文晋级了。

脱口秀对于女性的禁忌很多,不仅在于尺度上,还在于要符合大众对女喜剧演员的期待。

不能太漂亮,不能太有钱,不能太精英,否则就会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比如上海籍的女演员 Norah,人美又有钱,家里两套房,留学来,外企高管,中日英三语精通。

节目组给她的人设是 ” 职业女性 “,第一次上台,她说着上海话、中英双语,聊家里的外语氛围,三盏灯全亮。

但表演结束之后,李诞给的评价是 “压迫感太强了”。

关于 Norah 的压迫感,在知乎也有不少的讨论,这给她造成了不小冲击。

于是到了第二上台,她收起了锋芒,穿上了朴素的衣服,自信的劲儿也收敛了,看起来很乖,内容又想耍一耍流氓,台风就变得拧巴了起来。

作为在场唯一的女领笑员,杨天真给 norah 的建议就是:不要听我们所有人的建议,这是你的舞台,怎么嗨怎么来。

简而言之,做自己就好。

在很多想要取得优越感的观众眼中,就会受到一些指责:你是来让我笑的,你怎么可以这么优秀呢?

Norah 也已经把这种压迫感带来的自我怀疑给消解了,自嘲自己要去当 yamy 老板的老板,是按摩店里最高级的技师,因为压迫感最强。

看了她的线下表演会发现,她身上所有的闪光点都是她自己,她就是精英,没有必要隐藏。

不能说禁忌、不能太漂亮,不能太优秀。

那关于搞幽默的女性,你能想到谁:

自嘲马兰坡坡主、没有头脑只会嘻嘻哈哈的谢娜,体型宽脸蛋亲和能跟任何男神组 cp 的贾玲,用变声器和颜艺逗笑观众的大网红papi 酱。

仿佛只有能扮丑的女性,才能引观众发笑。

唯一一个既能性感又大胆的幽默女天才,还是《康熙来了》时期的小 s。

不能漂亮,杨笠自己都吐槽:” 我不能太好看,太好看我就不好笑了 “。

女性搞幽默说段子,既会刺到社会的尺度,也会因为男性视角的凝视而自我怀疑。

杨笠的直男段子掀起风暴之后,她收到的很多支持当中也有相当多的恶评。

颜怡颜悦很担心她的精神状态前去安慰,三个人就抱头痛哭了。

以女性的视角去说出男性的性别优势,努力发声,拿到女性的话语权。

我们看来很爽,但压力都在她们身上。

女性的幽默才刚开始,别让她们闭嘴

现在,杨笠基本已经把女性话题作为自己的长久命题,但说多几次之后,很多人开始吐槽:

” 她打开了脱口秀的财富密码 “

” 蹭女权的红利 “

” 性别一转,必定凉 “

但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女性对男性的吐槽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正是因为她触碰到了痛点,掀开了一种长久以来被隐藏没能说出口的女性情绪。

在喜剧行当里,说一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引起发笑的段子比比皆是,但女性吐槽男性这才刚刚开始。

正是因为刚刚开始,打破了 ” 常规 “,所以才让社会有了刺痛感。

吐槽女性,我们已经习以为常。

在男性喜剧表演里,吐槽女性”爱买东西、败家、臭美、矫情、公主病、无理取闹 ” 的段子一抓一大把。

王自健吐槽女生把什么节日都变成购物节

能想象吗?就在前几年的春晚,我们还能在小品里看到 “女神和女汉子” 的女性羞辱。

蝉主还曾经去过线下开放麦,一个男演员一上来就开始聊朋友圈的哪个女生 po 的自拍照看起来像刚打完 P,现场的男性笑得零星,女性一脸尴尬。

这些新人演员忽略的一点是,早年,对女性刻板印象进行攻击的段子会引人发笑,迅速热场子。

但现在再说,就显得老套又低级了。

某脱口秀演员调侃自己的老婆爱钻戒,观众已经笑不出来了。

看看现在脱口秀舞台上,那些备受欢迎的男演员都在说什么?

比如同样是精英的呼兰,人家已经在说 “中年危机 “。

把中年危机形容为密室逃脱的鬼屋主题,把对社畜和中年人的洞察融合塑造了极强的画面感。

又结合了三顾茅庐、” 老兵不死 ” 等多个文化知识点,观众笑着笑着就哭了。

把一个情绪洞察透,触及现代人生活的现状,这是更高一级的思考。

说到底,吐槽异性,不过是一个脱口秀发展的阶段之一。

女演员对男性的吐槽,只不过是她们幽默事业的起步。

如果你有看节目,也会发现,女演员们也并不只局限于女性话题,李雪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虽然表示不想上价值,但她能以一句金句洞察出外地人对北京的情绪:宇宙都有尽头,但北京没有。

那么问题来了,女演员不谈女性,谈她的职业和专业,会有人听吗?

思文和赵晓卉是理工女孩,女性聊修电脑车间和人生思考,她们同样也有能力,但节目组会同意吗?观众会重视吗?

就像周奇墨所说的:脱口秀的舞台,需要更多的女演员去发出她们的声音。

当女演员已经成为一种脱口秀的常态,当她们吐槽男性也没人笑的时候,当她们的学识、幽默、性感等多种特质能被重视的时候。

甚至当脱口秀演员前不需要加上 ” 女 ” 字的时候,自然就是 ” 男女对立 ” 争论消失的那一天。

脱口秀女演员如此,所有关于 ” 女权 ” 的话题也一样。

等社会对女性的瑕疵、禁忌等习以为常的时候,她们也就不需要打拳了。

微软分享下一代主机设计新信息 透露冷却系统等方面额外细节

上一篇

陈妍希把陈晓逼成啥样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女孩开口说黄段子,恶心谁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