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程与老东家终究站在了对立面 联想为何不打算放过常程?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常程与老东家终究站在了对立面 联想为何不打算放过常程?

联想的前老兵常程算是跟联想结下了梁子。从今年 6
月起,联想就开始找常程的麻烦,可直到现在,这件事依旧没有迎来最终结果。最新的结果是,在联想最新的表态中,其要求常程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也就是说,如果事实成立,常程所在的公司将要为其买单,但钱还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常程可能被迫离开小米。

常程与昔日老东家终究站在了对立面

常程在加入小米之前,在联想已经有 19 年之久。

公开资料显示,常程 2000 年加入联想,打造了联想乐商店以及茄子快传,其后孵化并研发联想 Yoga 平板电脑、联想 K900 智能手机、ZUK 系列手机。2018 年 5 月接任联想移动的中国区负责人。

因其经常在微博上“碰瓷”包括小米在内的其他手机厂商,而被圈内戏称为“万磁王”。

2019 年的最后一天,常程在微博上正式公布了离职的消息。关于离职原因,联想官方表示,常程长期奋斗在竞争激烈的手机一线,承受了巨大的业务压力,家庭聚少离多,基于个人身体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顾家庭的原因,提出离职。

可巧合的是,仅仅过去两天,常程就解决了压力和家庭问题,光速加入了新公司小米担任要职。

网友也是直呼内行。

很快,联想便给常程来了一纸律师函警告。

当日下午,联想集团发声表示,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确有违约,公司将在法律框架内寻求问题的妥善解决,共同营造尊重契约精神的人才流动空间。

彼时,小米方面对此回应称:“并未签订竞业条款,没拿竞业补偿”。

常程是否违反竞业协议纠纷就此开始。

今年 6 月,联想正式对常程提起仲裁,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常程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

何为竞业限制协议?

简单来说,在某些领域,为了防止“友商”派遣卧底过来打探企业的核心机密和防止“友商”挖墙脚,企业会给涉及到核心机密的员工签署一份竞业协议。按照协议规定在离职后一段时间内是不能去同行业工作的,一般协议有效期是两年左右,在此期间企业会给予相应的补偿。

离职两天后就入职小米,在外界看来这是妥妥的违反了竞业协议。可常程却说:字儿不是我签的。

所以,联想只能硬着头皮打官司,而经仲裁委员会进行的合法鉴定显示:确系常程本人签字。

吃瓜群众和小米都懵了:这水有点深啊~

9 月 21 日,联想继续发声:已向仲裁庭要求常程返还股权激励金额、支付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违约金、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联想表示,常程离职前 24 个月内,联想共计向常程支付了竞业限制的股权对价500 余万元。

面对质疑,小米回答也干脆:暂不回应。

至于此事的最终结果,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联想为何不打算放过常程?

不过,按理说 500 万对于联想来说是一个小数目,联想为何还会大动干戈和常程公然对峙,搞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呢?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恐怕还是联想的手机业务不尽如人意。

而常程作为一个在联想 19 年的老兵,所涉及的业务从 PC 到手机再到软件层面都有他的声影。

2000 年,博士毕业的常程进入联想,先后负责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的开发业务,2011 年,他转向移动互联网业务,任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软件端平台总经理,一手打造了联想乐商店和茄子快传。

2015 年,常程成为 ZUK 系列手机 CEO,参与研发 Z1、Z2 等机型。为了了解年轻用户需求,他带领工程师团队三十多次进入不同院校,与学生一起上课、吃饭。最终,ZUK 系列凭借性价比和设计在手机榜占据一席之地,也是联想手机中为数不多的经典机型。

然而,好景不长,2017 年,联想手机销量仅剩 179 万,岌岌可危,ZUK 官网也不复存在。

2017 年 12 月 28 日,联想手机终于结束了频繁的人事变动,常程正式回归负责手机业务,之后的联想Z5 系列、Z6 系列等机型就是在常程带领下做出来的。

2018 年京东 618,联想手机登上品牌榜第六名,Z5 在 1000-1499 价位销量排名前列,同价位的第一名是红米拳头产品 note 5,虽然说不上“巨变”,但这对于联想来说已经非常不易。

2019 年的智能手机行业残酷无比,尤其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更是炼狱模式——对于已经处于边缘地位的联想中国智能手机业务而言,无疑是更难的。

尽管如此,联想集团 CEO 杨元庆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虽然联想手机在中国做得不好,但是不会放弃中国市场,未来一定会努力的。而联想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也曾经表示,尽管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大环境不是很好,但联想认为手机是智能物联的核心产品,手机的战争是持久战,不是特别急于求成。

但联想的手机业务明显展现出了颓势,而这也可能是常程要离开的关键原因之一。

从早期的“乐Phone”到后来的“VIBE”,再到一度推出的互联网品牌“乐檬”、到寄予“小快灵”期待又惨遭终结的 ZUK。联想手机在 9 年间就诞生、消亡了四个子品牌。从曾经国产手机第一梯队的“中华酷联”,到如今销售排名跌出前十。

此外,据 Counterpoint 的数据显示,2019 年联想手机全球出货量 3960 万部,市场份额 3%,排名全球第七。CINNO Research 最新研报显示,2020 年上半年,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仅剩下 0.1%。

从财报来看,联想的手机业务依旧亏损,2019 年亏损收窄至 3 亿人民币,比上一年少了近 7 亿元。

常程离职后,其工作由联想集团副总裁赵允明代管,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部总经理陈劲协助赵允明共同推进中国区移动业务的发展。与此同时,联想手机战略也在发生变化。

2019 年底,联想宣布中国区的手机业务全面启动“All in 5G”战略,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联想并未有新机发布,直到今年 7 月,联想才发布了一款与其笔记本系列同名的手机——拯救者电竞手机。近期,联想集团和中国电信合作,发布了一款折叠屏 5G 手机“摩托罗拉 razr 刀锋 5G 折叠手机”。

但电竞手机与折叠手机,对应的都是小众市场。

而在专业游戏手机这一细分市场,2020 年一季度,黑鲨游戏手机市占率排名第一,达 71.61%,努比亚红魔手机以  21.81% 的市占率排名第二。

折叠屏手机则面临着研发投入大、市场销量低的尴尬局面。Canalys 数据显示,从去年 9 月三星推出第一款折叠屏手机 Galaxy Fold 到今年 6 月底,三星、华为、摩托罗拉三家主要的折叠屏手机厂商总计销售了 174 万台折叠屏手机,其中三星销量约为 104 万部,华为和摩托罗拉各卖了 50 万部和 20 万部。

此时,联想切入游戏手机市场,自然是有点难。

但没有谁甘愿退出历史舞台,尤其对曾经有过加冕荣耀的联想手机来说,哪怕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挣扎一番。

由此,我们可以大胆猜测下联想不想放过常程的原因可能有二:

一方面,从目前事件的发酵程度看,常程不排除会受到影响,不仅要赔偿老东家,而且有可能被迫离开小米。

另一方面,常程作为联想曾经的一员大将,实力自然是有的,否则雷军也不会委以重任,所以,如果此事常程会受到直接影响,那么受到间接影响的一定是小米的品牌形象。

对于联想来说,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常程与老东家终究站在了对立面 联想为何不打算放过常程?

工作中踩过需要懂的ngnix运维知识

上一篇

8英寸晶圆代工商产能紧张 交货时间已延长3-4个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常程与老东家终究站在了对立面 联想为何不打算放过常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