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

  HDC,全称 Huawei Developer Conference,华为开发者大会。

  2020 年 9 月 10 日 – 12,2020 年的 HDC 在东莞松山湖举办。而在主视觉上,HDC 加上了后缀,它变成了 HDC.Together,它的口号也是:No stop,No pause,Play together!他们还告诉开发者们:定义 a 的第 100 索引的值是 “Coding Together!”

  这似乎是为了彰显华为期望与开发者伙伴们共进退的决心。而 HDC,也承载着华为想让自己更 “软”一点的希望,他们为此发动了一场 “会战”。

  一场让张平安 “想掉眼泪”的会战

  在 HDC 上做演讲时,声音沙哑的华为消费者云总裁张平安曾透露,从一年多以前开始,华为为了 HMS 生态组织了一场大战—松湖会战,一场华为目前为止最高规格的会战。

  在向网易科技等媒体解释这个词时,华为消费者业务 CMO 朱勇刚说,会战的意思是把 “人和资源集中起来,在一定的时间迅速地解决、攻关出来一个关键的技术问题。”

  这个关键的技术问题,就是 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张平安说,借助着这场 “松湖会战”,在仅仅一年时间里,华为 HMS 生态已经跃居到了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

  对此,朱勇刚认为,现在用户的需求是要连贯,像苹果也正在打通 iPadOS、WatchOS 、iOS、MacOS,这和华为的战略完全一样;但,走上这条路后才发现,“生态真的太困难了,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这种困难,让张平安一提起 “就要掉眼泪”。

  在跟网易科技等媒体沟通时,张平安说,华为公司成立以来打了 “无数场”仗,但这仗在开始打得时候,“我们心里没有人确定地可以打赢这场战。因为这么多公司都想建立生态系统,结果都是铩羽而归,华为搞生态能不能搞得起来,我们心里其实是打鼓的。”

  但张平安坚定认为,华为有着自己的优势:第一是华为有端侧;第二是有网络设备;三是有更好的应用服务生态;现在,HarmonyOS 2.0 发布,“我们有 OS,还有应用市场、华为视频、各种应用,再加上 HMS Core 的生态,我们真的有机会构建这样一个 HMS 生态。”

  这场战役,华为最初抽调了 2000 人参加,按照互联网 DevOps 方式组织开发,“但 2000 人根本不够,我们卷入了更多的人,”张平安说,这更多的人包括了全华为的人,从一线销售人员到各个地区的地区部总裁,甚至是员工们的家属和私人朋友。

  张平安说,“华为人就是这样的,越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华为人越不服输。”

  HMS:没有 GMS 时,让华为手机 “基本可用”

  在做演讲时,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说,移动生态中谷歌苹果的双寡头垄断局面已经持续了十多年,这对于包括开发者在内的产业各个环节都不是一件好事。

  汪严旻说,永远说了算的苹果和要拿走应用内购买收入 30% 的谷歌,需要一个挑战者来建立新的生态,从而使得移动生态更公平。

  他很自豪地说,华为推出 HMS 生态一年以来,初步实现了华为手机在没有 GMS 服务的情况下,“基本可用。”

  对 “基本可用”这个判断,张平安认为 “是正确的”,因为 HMS 用户的迅猛增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华为应用市场业务部部长吴昊进一步解释,华为应用市场在海外已有 1 亿用户,开发者已经意识到这个生态的价值,因此发展速度非常快,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 100%,“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货不够卖,而不是用户不认可。”

  吴昊透露,目前海外上架的应用有 7 万多个,用户 80%-85% 的下载使用需求已经合理满足,所以用户对使用 HMS 手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尤其在欧洲一些国家、俄罗斯、印度、马来这些区域,用户使用 HMS 手机已经基本没有太大的障碍。这是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确实基本解决。”

  一年的会战,让 HMS 的 Kits 从 14 个增长到了 56 个,APIs 则是从 885 个增长到了 12981 个。

  朱勇刚说,12981 个 APIS 已经远远多于竞品,这是因为 “有工程师说我自己跑到他们家网站上一个一个数的,我们就是比他们多”。

  未来,HMS 还需要让华为手机从 “基本可用”成为 “好用”。

  让华为更 “软”一点

  HMS 生态让外界产生了一个感触:华为内部正越来越重视软件生态。

  因此,在与网易科技等媒体沟通时,朱勇刚说,华为其实一直希望自己变得更 “软”一点。

  这种 “软”与此前驱动数字电路的 “软件代码”并不一样。朱勇刚说,软件在华为体系中一直都很重要,但此前是功能性的软件,而现在是以软件、生态、体验为中心。

  在他看来,苹果与其说是 “硬件公司”,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本质是个软件公司,“它硬件种类并不多,就一个 PC、一个 iPad、一个 iPhone 走天下”,华为这条路也才刚刚开始。

  据朱勇刚透露,华为内部软件工程师与硬件工程师的比例可能达到了 1:1;而在今年年初,华为除了成立硬件软件的开发团队外,还成立了软件的市场团队。

  他说,华为会逐步开始变得更 “软”。

PS5“The Edge”宣传片 激发玩家从中获得的灵感

上一篇

苹果碳中和目标是一项巨大任务 可能会在大科技公司中得到呼应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