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需要什么样的心理学内容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大众需要什么样的心理学内容

面对一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急着回答问题,而是「理解问题」。

「大众需要什么样的心理学内容」,是许多心理平台、撰稿人的疑惑。

想了解这个问题最简单的方式,貌似是去询问大众,而不是平台、撰稿人、科普作家等内容提供者在电脑前面瞎猜。

比方 2016 年美国的《父母》(Parents)杂志做了一个调查,关于「孩子最想问的问题」,数据显示前几大问题包括「奶奶死后去哪里?、「为什么那两个叔叔手牵手走路?、「为什么有些东西别人家有,我们家没有」……

在壹心理、知乎等平台上,我们可以通过问题的阅读量来判断一个问题是否吸引人。

既然如此,我们大可以做一个问卷调查,何必写这篇文章?

关键在于,阅读量高,吸引人眼球的文章,真的就是大众「需要」的吗?思考大众的需要,却对大众一无所知,怎么能准确回应大众的需要呢?

因此为了真正呼应大众,我们需要更多「同为大众的你我」,共同投入心理学的内容写作。

01

想了解大众的需要,就不要自以为是的「代表」大众。

所谓「大众」,《乌合之众》(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中谈到:「没有所谓大众,只有『个人』。」

微博上,总有些人喜欢代表别人发言,譬如一个记者采访一位大学生,问他支不支持封闭管理,可能这位大学生回答「支持。」但这位大学生的意见能代表其他大学生吗?所以这时也会有持反对意见的大学生回复留言:「他不能代表我们。」

当我们去问大众需要什么样的心理学内容,我想首先我们要抛开对于大众的想象,走进大众去倾听他们的声音,才能避免用作者想象中的大众,去构想他们可能的需要。

就像有的孩子明明不冷,父母却觉得孩子冷,于是拼命给他添加衣服,搞得孩子热得小脸涨红,几乎要中暑。

想了解大众的需要,自以为是的代表大众,可能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要放下这种幻想,去倾听大众,才能确知答案。

02

需要,包括「不需要」。

除了倾听,想知道大众的需要还得通过交流,逐一确认这些需要是真实的。

毕竟我们很难真正理解一个人的需要。理解必须通过交流,可是生活中很多问题,经常都是因为人们「难以交流」、「连话都说不清楚」所造成。

就像心理学家罗洛梅(Rollo May)在《自由与命运》(Freedom and Destiny)所述,「当我们说自由是什么,我们可能就误解了自由。」

所以罗洛梅采取了一个相反的作法,他说虽然我们不见得能说清自由「是什么」,但至少我们能厘清自由「不是什么」。

同样地,我们可以试图厘清哪些心理学内容不该被需要,进而了解哪些心理学内容可能贴近更多人的需要。

这些内容,我想他们不被需要。因为这些内容很可能为读者带来身心方面的危害:

1. 虚假的内容

没有人喜欢被欺骗,心理学的文章至少要能传递正确的知识,否则不但会带给人被欺骗的恶感,还可能造成实质伤害。比方有些谈抑郁症的文章,引用的数据和数据都是错的,导致有抑郁情况的读者延误就医。

2. 目的性太强的内容

有些文章难免带有销售的意味,有的软文写得力求客观,就算看到最后不买产品,依旧能为读者带来收获。

但有些文章会用各种方式去促进读者消费,即使内容有问题也不在乎。比如有的平台为了销售心理课程,把一堆无伤大雅的心理感受都渲染成心理疾病。

3. 带有恶意的内容

有些作者明显在带风向,试着拉仇恨,或是给读者洗脑。像是某些一味鼓励三从四德,把女性洗脑成男性附属品的文章。或者某个仇男或仇女的作者,把仇恨写成文章,把男人都说成下半身的动物,把女人都说成拜金的商品。

4. 看不懂的内容

有些作者喜欢掉书袋,把大众当成专家学者,或者想突显自己的学识,尽管内容很丰富、旁征博引,却使一般大众根本看不懂。

5. 利用大众需要的内容

有些作者非但不想呼应大众的需要,他甚至抓住大众的需要,利用这个需要为自己谋求不当利益。就像某些卖假药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命。

反之,什么样的内容是大众需要的心理学文章呢?

我想基本与上五点背道而驰,当是「真实的」、「目的性不强」、「怀抱善意」、「能让人看懂」、「呼应大众需要」的内容。

03

与其当一位知识提供者,不如当一位「选择促进者」。

心理学内容的精神,和心理咨询大体一致。

欧文亚隆(Irvin Yalom)认为咨询师在咨询中很多时候要做的,不是像一位向导带领来谈者,而是当来谈者的「紧紧跟随者」。

咨询就像陪来谈者潜水,陪伴他走进过去,进入潜意识的深处。那是咨询师从未到过的地方,他怎么能够带领来谈者呢?

实际上是来谈者带领咨询师,让咨询师陪伴他展开一段忐忑不安的探索之旅。

大众需要的心理学内容,内容提供者们要做的也是如此,不是老想着引领来谈者一下朝这里,一下朝那里。而是紧紧跟随那些发出疑问、表达困惑、谋求帮助的人,以他们的提问为主题,拿出自己的专业给予响应。

内容提供者的专业是一回事,谦逊的姿态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各自专业领域的不同,每个人能够响应的问题各有局限。我们提供的不是答案,而是一些参考,这些参考有凭有据,并且符合一般大众的阅读水平。

没有人能无所不知,对于不擅长的问题知道有所保留,且能告知读者该内容的局限,是内容提供者的责任。

就像有几年「追究原生家庭」云云的论述彷佛成了一个人人生成败的唯一公理。

当然这些观点让某些人得到救赎,却也让某些人陷入认知误区,把自己所有的问题都推给父母,或是象征性的意义之中,却忽略了当下与现实,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立场不一,却各有成效的心理学观点与疗法。

更何况,关于「原生家庭」的内容很多,却水平不一,有些人带着前述所说的欺骗、目的性或恶意,非但没有满足大众的需要,反而玩弄大众的需要,吃人血馒头(还记得咪 M 吗?)。

04

看见自己的需要。

无论我们对大众的认知是什么,对心理学的内容掌握多少。我们都要明白时代在改变,群体和知识也在改变。

内容提供者非但需要紧紧跟随大众,跟随读者,他同样的也需要紧紧跟随这个时代,跟随现实社会的脉动。更要意识到,「自己也是大众的一员」,我们响应他人的问题,如何响应自己。往往正视自己的需要,莫望「我也是人,也有人的问题」。

展开来说,内容提供者无所不在。

能真正呼应大众的心理学内容,必定来自大众。特别来自那些真正抱持同理心写作的人。这类内容提供者和他的读者同在,和自己同在,亦和大众同在。

学会提问,同时学会找答案,每个人都是解开自己人生问题的内容提供者。不是吗?

文:高浩容责任编辑:殷水

公司如何搭建数据看板?掌握这3大原则和4大要素事半功倍

上一篇

科学“透视”新能源汽车(上)——消失的续航里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大众需要什么样的心理学内容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