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新浪们,为何逆流退市?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58新浪们,为何逆流退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杨业擘。

2014年,百度李彦宏在做客央视节目时,曾被主持人问到:“你认为这些年,哪个是百度最重要的时刻。”当时李彦宏想了想,回答道:“是2005年百度上市的时候。” 

上市,无疑是一家企业的高光时刻,也是很多创业者和企业追求的重要目标。只是上市这座“围城”,无数企业想进去,也有很多企业想出来。2020年就有58集团和新浪两大企业私有化退市,此前更有360、聚美优品、阿里B2B等企业主动退市,试图重新为自己的命运洗一次牌。 

当然,2020年也有诸如瑞幸、乐视和暴风等被退市的企业,瑞幸“陆老千”、乐视“贾会记”、暴风冯鑫这些创始人,也是造成这些企业被退市的关键因素。如今,这些企业的命运似乎被定格,回首高光时刻不胜唏嘘。

退市,只为最后一搏 

“姚劲波见了王兴啊,这是要卖给美团吗?“ 

在历时5个月的58集团私有化历程中,CEO与谁见面都会引发各种猜测。8月14日,58集团董事长姚劲波与美团CEO王兴走出大楼还在热聊的照片流出,引发行业认为二者将联手的猜想。

毕竟“一个神奇的网站”58同城,是国内最大的分类信息网站,很多线下场景与美团有交集,王兴借58私有化之机将其并购,一统O2O江湖也在情理之中。 

9月7日,58发布公告打破了和美团的“绯闻”传言。58特别股东大会以超过75%的投票审议通过Quantum Bloom Group对58同城的私有化议案。而在Quantum Bloom Group投资者包括,华平投资、General Atlantic、鸥翎投资和58同城董事长兼行政总裁姚劲波。 

PE投资方中没有美团以及王兴有关的基金,但买家团队的鸥翎投资团队中,却隐现出另一互联网大佬——携程董事长梁建章。携程与美团不仅在酒旅业务线短兵相接,也在58私有化的案子中相遇。 

最终58选择鸥翎等投资方的PE团队,也许并非被其议价19.9%的价格打动,87亿美金私有化邀约价格也并非最终梦想。姚劲波也许仍有将58独立做大愿望,而非成为美团本地生活战略的一部分。 

这一愿望来自于贝壳找房上市带来的刺激。8月13日晚间,贝壳找房(NYSE:BEKE)登陆纽交所,将近一个月后,贝壳找房的市值已经从233亿攀升到559亿美元(截止美东9月10日)。       

既然姚劲波相信58安居客的开放赋能模式,大于贝壳模式的潜力,那就需要在公司规模与市值等方面超越贝壳。而在美股市场,投资者已经很难相信58做信息交易的业务前景。所以,姚劲波迈出私有化这一步后,管理团队将完全掌控58,不再需要顾及股市短期的波动,扎进产业转型服务奋力一搏,58还有一线希望重回巅峰。 

与58一样,还有梦想的是新浪集团,二者成立的时间都在15年以上,却都在美股市场不受待见。 

而在二十年前,新浪首创VIE模式,成为了内地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一时风光无两。近20年中,门户网站日渐衰落,新浪除了孵化出微博这一成功产品,在视频、直播以及新型社交领域成绩都乏善可陈,营收基本依靠广告。 

业务疲软也反映在股价上,新浪股价于2011年4月达到147美元的历史高点。但自2018年后,新浪股价持续下跌,近期则在30-40美元附近徘徊。 

翻看新浪手中的牌,新浪新闻App就算没有今日头条的竞争,也是一项天花板明显的业务;博客与邮箱,都是昨日黄花。探索的新型社交产品“绿洲”,产品采用Ins+小红书模式较有想象力,只是产品并没有被用户广泛接受。 

主动退市也是新浪的选择,与58同样溢价近20%私有化,管理层将100%持有新浪股份。新浪未来自由拓展新新业务,或是增持微博都是可行选择。毕竟微博现在市值达到77.24亿美元,高于母公司新浪近3倍。 

今年更早时候的4月份,聚美优品也从纽交所私有化退市。六年前高光上市,却因为假货与垂类电商的限制,聚美优品最高市值一度达55亿美元,如今仅剩下2.27亿美元。曾3亿元投资共享充电宝,如今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还没显现。聚美优美曾经的明星CEO陈欧也已鲜见踪影。 

58和新浪、聚美优品并非没得选,主动退市也是公司战略选择。重新投入新业务或者国内上市,在其看来都比长期憋屈在美股更有前景。

互联网不相信妖股 

相比“人到中年”的58和新浪,瑞幸、暴风和乐视几家年轻的企业,都在2020年被退市或面临被退市。而相同的是,这几家都曾是市场热捧的“妖股”。 

瑞幸不仅创造17月上市的速度记录,更是创下了13个月从美股退市的记录,过山车般的起伏是很多企业一辈子未曾有过的经历;乐视的“生态化反”也是很多互联网人的记忆,其市值从巅峰的1700亿跌落到退市时定格的7亿,也是魔幻经历;暴风在2014年上市后,32个涨停也曾激动人心,如今创始人冯鑫身陷囹圄,令人唏嘘。 

不比暴风和乐视,依靠吹嘘出来的生态在二级市场画大饼。最可惜的是瑞幸咖啡,无论是在消费领域引入产业互联网模式,还是自我开发的“瑞幸闪电战”品牌营销策略,都有一定程度创新。 

在2019年11月,美国知名投资社区InvestorPlace还发表了一篇文章,将瑞幸咖啡股票评为“2020年最佳股票”,表示该公司在未来一年面临着巨大的商机。这一消息致瑞幸咖啡当日股价大涨超9%。 

美股的投资者一致看好,也让瑞幸在始终亏损的情况下,市值从上市时的42亿美元上涨到130亿美元。但瑞幸的光环越大,造假的事情越难以包住,终于在4月暴雷。2020年6月末,瑞幸咖啡宣布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市值定格在了最终的3.21亿美元。 

9月2日,瑞幸咖啡特别股东大会重新选举邵孝恒为董事会独立董事。这位推动调查咖啡的关键人物重新进入董事会,再加上此前新进入的郭谨一、曹文宝、吴刚3名管理层董事(据悉均不知情此前的造假事件),瑞幸似乎要与陆正耀时代做一次切割。 

瑞幸旗下的咖啡店也在进行自救,据了解,瑞幸在今年多次调整优惠策略、高频的新品产出、私域流量布局、电商直播也在试水。多家媒体曾报道,在经过一系列调整后,目前瑞幸4000多家店中9成店铺已经盈利。 

看似活过来的瑞幸咖啡,并没有走出困境,退市后仍在美股面临集体诉讼,或将面临总计约112亿美元赔偿,资本市场做错事情也要付出代价。 

相比瑞幸还留有不少线下资产,暴风的结局则更令人无限嘘唏。冯鑫此前50亿收购MPS,直接导致暴风集团财务危机,而受贿案则直接将暴风推至终局。如今暴风甚至办公地都难觅,近乎全面消失。 

最精明的贾跃亭率先脱身,2020年5月,破产重组案在美国获得通过,贾跃亭成功将债权装进前途未知的FF汽车。但乐视还未上岸,9月7日晚,已经从创业板退市的乐视,称收到证监会以涉嫌欺诈为由的2.4亿罚款。 

至此,2010年移动互联网以来吹起的主要几家妖股,都被打回原形。无数投资机构的资金有去无回,甚至亏的最惨的案例中,乐视退市前还有28万股民持股。

进出“围城”的抉择 

2020年还有很多精彩的围城事情,在瑞幸、乐视和暴风等企业的楼塌之侧,还有众多知名互联网企业纷纷回到A/H股二次上市。 

自从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回归港股,以增发H股的形式在香港二次上市。今年也有网易和京东先后回香港上市。最近,百盛中国成为第四家回港上市的中概股企业。不过相比前三家都大涨的情况不同,纵有肯德基的百盛,在港上市首日也破发,开盘跌0.49%。 

然而,偶尔的不顺利,并没有阻挡互联网企业回来上市的热情,携程、360金融、唯品会都存在回港上市的可能。而新成立的科创板,也成为蚂蚁集团等小巨头亲睐的资本市场。 

选择哪个资本市场,背后是企业争取利益最大化的选择。A股对互联网企业的猎奇,也往往能促使那些在美股萎靡不振的企业,在国内资本市场受到热捧。 

比如奇虎360的免费安全模式,在美股并不被理解,私有化时市值仅为93亿美元。2018年360借壳回归A股,上市首日开盘价达65.67元,市值达4441.96亿元,如今市值达到1193亿元,远好于在美股时的情形。 

与奇虎360的情况类似,未来58集团完成从O2O到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新浪重新定位泛娱乐、聚美优品借助社交电商热,重新登陆资本市场后,继续受到“围城”内的热捧也说不定。 

回归头看,那些注定离开“围城”的企业,则有一些共同特征。 

此前无论陆正耀、贾跃亭还是冯鑫都是枭雄一般的人物,经营企业的打法都十分激进。不仅都在没有巨头的支持下大打补贴战,千元的乐视手机、6块一杯的咖啡都是很多消费者的实惠记忆;而且都在没有市场红利的情况下构建生态,这些勉力维持起来的生态,一遇到风吹草动则难以维系。 

资本市场永远逐利,当企业出现困境时都会被迅速抛弃,有实力留下来的企业才会基业长青,这不仅是2020年的围城故事特征,只是众多企业在这一年感受最深。

史上最大奢侈品收购案,宣告失败

上一篇

泰禾路在何方:一个“无解”之问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58新浪们,为何逆流退市?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