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出姐妹撕X大戏???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又是一出姐妹撕X大戏???

土耳其安纳托利亚中部山区。

二姐扎着凌乱的头发,骂骂咧咧从车上下来。

这是她第三次被城里的雇主亲自遣送回家。

—那个孩子天天尿床,我天天洗床单,所以我教训了他,真的烦透了!

父亲不但没安慰女儿,反而对雇主求起情来:

我会打她的,她会改的,你放心。

屋里的大姐正哄着怀中的孩子,见怪不怪。

而小妹眼见着二姐受委屈回家,没丝毫同情。

反倒眼馋起二姐的城里保姆的职位 ……

三姐妹的故事

K z Karde ler

其实大姐和二姐都是 ” 逃 ” 回家的。

大姐未婚先孕,男人不详。逃回家中生娃,随便找了个男人嫁了。

二姐好不容易进城给人当保姆,却被无止尽的家务压榨得濒临崩溃。还记得她开头凌乱的头发吗?那就是雇主孩子剪断的。她骂了雇主孩子一顿,被遣送回家。

三妹城里的雇主孩子死了,她也被送了回来。

但家只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

她们还是只想——

回城里当保姆,再到城里嫁人。

因为这个家,也不是什么港湾。

延绵不断的山路,闭塞的山村,资源匮乏,越落后越是男人的天下。就连家里的父亲也一样——

蛮横专制。

所以即便三人都逃回了家,但只有一个唯一愿望:

总有一天,再次从山村的家里逃出去。

逃进来容易,逃出去难。

她们,都被不约而同地困住了。

大姐只能匆匆挑一个窝囊废男人当老公,忍受他放羊害怕强盗、下矿担心矿塌,毫无谋生技能,还整天只会和岳父拌嘴。

在只能和小姨子睡一个房间的夜晚,还企图对大姐行房事。

她恨铁不成钢但也没有解决办法。

二姐虽然看上去有了山区里很多姑娘羡慕的好出路,却整日整夜干家务,感冒了一直干咳。

而且被雇主嫌弃,长时间的精神压抑,让她患上异食症——

喜欢偷偷挖墙灰吃。

而小妹呢?

她非常乐于父亲给她安排和二姐的雇主见面。

她积极表现得懂事、贤惠,强烈希望去城里工作。

可是村里的路,还没通,她只能急切地收拾好行李伸着脖子盼望城里的车来接她走。

该血浓于水的姐妹仨,因为这穷苦无望的环境,被迫成为竞争者。

所以出现了开头姐妹冷漠对待彼此的场景。

甚至,她们还为此彼此眼红,常常争吵,用最毒辣的语言挖苦彼此。

二姐埋怨小妹:

你就那么想要抢我在城里的工作吗?

大姐训斥二姐:

不懂珍惜城市里工作的机会,又被雇主赶回家。

而二姐直接讽刺:

我又不像你,未婚先孕。

只为争一个保姆之位对自家姐妹恶语相向?

这种 ” 内讧 “,就像她们在深知无力改变现状时心照不宣的情绪宣泄。

像片中一个极其不起眼的意象。

专制的爸爸让她们为城里的客人制作酸奶。

大姐先将鲜奶倒进木桶里,姐妹们再两头用力扯动木桶。

很快,无处可逃的鲜奶在木桶里——

酸了。

就像她们一样。

并且酸奶做出来就是为了送给城里人的。

还是像她们一样。

这还不是最糟的。

有天,大姐的丈夫由于不断骚扰城里来的雇主给他找工作,被大姐训斥后,气急败坏地用铁锹掀火炉里的火炭。

怒火攻心,一下掀翻了整锅热汤。

大姐孩子在旁被活活烫死。

二姐也好不到哪去。

感冒逐渐加重。

干咳让她高烧不退。

即使托人从城里送抗生素也无济于事。

那把她送到城里的医院呢?

还记得吗?山里唯一的路没通。

小妹守着准备去城里当保姆的行李,待在二姐的病榻前。

大姐一条又一条地换下二姐额头上的湿毛巾。

而父亲也在身旁,又开始喋喋不休。

但此情此景,却有些莫名温馨。

父亲开玩笑性质地说着,我像小时候一样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从前,有三个没良心的姐妹。

三姐妹又轮番嫌弃了一下父亲,却都笑了。

其乐融融——

如果二姐不是病入膏肓。

这情景恐怕真的足够温馨。

可笑声里,镜头逐渐聚焦在逐渐失去意识的二姐脸上——

三姐妹。

或许注定没有出路。

大姐的丈夫在失手杀死婴儿后自杀了。

二姐因为一个小小的感冒无药可医。

小妹被送进城,不一定能如愿嫁人落户,但一定会重复二姐操劳家务的命运 ……

是什么困住了她们,让她们无路可逃呢?

落后的环境。

就像 2017 年有部纪录片,就叫《出 · 路》。

里面分别讲三个不同地区、不同家庭、不同经济水平环境中的孩子的命运变化。

甘肃的马百娟,12 岁,别人上初中的年纪,她还在上小学二年级。

她每天早上用冷水泡几个馍馍碎当早餐,笑容满面地去上学,镜头一拉远,脚下却是一条不能再远的蜿蜒山路。

她认真重复念着课文 ” 我家住楼房,客厅真宽敞,绿树绕白墙,门前庭院阔 “。

但镜头一拉远,她在低矮的土房子里读书,爸妈在门外趴在地上拾捣粮食。

对比魔幻。

条件艰苦,可她却非常珍惜读书机会,梦想能去北京上大学。

可导演第二次再见到她时很惊讶:

她的身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长期营养不足导致身材偏矮。

同时 2012 年马百娟因为学习跟不上,第二年退学。

15 岁的马百娟独自来到城市打工,但因年龄和学历太低,屡屡碰壁。

再见到她,她已经嫁给了表哥。

站在门外和几个孕妇一起开玩笑:

你说谁的肚子比较大?

再后来,她不再接导演电话。

对比明显的是,片中还有个姑娘。

北京的袁晗寒。

在学校和老师不和,17 岁自主选择辍学。

同样是辍学。

一个主动一个被动,父母的态度截然不同,和她们后来的人生命运相呼应。

袁晗寒妈妈亲自帮她办理的休学,让她在迷茫中慢慢探寻想做的事。后来她游历完欧洲各国,考上了心仪的艺术学校,15 年回国实习,在北京注册了她的艺术投资公司。

而马百娟的爸爸说什么?

女娃娃总归是别人家的。

即使工作,以后生孩子也是负担,也要停下来。

以后总归要依靠女婿的。

所以,身在贫困地区的女性,困住她们的是什么?

仅仅是落后的环境吗?

不,还有落后的观念。

周围人告诉她们最好的出路,不是进城当保姆,就是嫁人找靠山。

环境会扼杀她们对未来的想象能力和发展潜能。

如果不摆脱环境,她们最终只会被死死困在原地。

和同一环境中的其他女孩一样,被推着结婚、生育、完成女性身体上的 ” 功能 “,再逐渐老去。

梦想褪色并逐渐消失。

而女性被放在这种无路可选的境地里的情况,还有很多。

丽江市华坪县,有座女校。

校长叫张桂梅。

你一定会好奇,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专门设立女校?

但校长张桂梅不这么想。

从 2001 年起,她带着自己的荣誉称号、身份证等证件全国各地筹集捐款办学校。

但别人骂她:

骗子。

你好手好脚,会说普通话,怎么戴个眼镜就出来骗人了啊。

后来一个新华社的女记者帮她做了一篇报道。

女高才终于办起来了。

但从来没有条件读书的女孩们基础很差。

仅有的 17 个老师走了 9 个。

学校又快办不下去。

在整理移交资料时,张桂梅发现了剩下 8 个老师有 6 个是党员,一下就觉得有希望:

这在战争年代,就算剩下一个党员,阵地都不会丢。

他们没钱,但为了坚定决心,画了个党旗宣誓。

还没念完誓言,所有老师全哭了。

就靠着全体师生的勤奋,从 08 年建校到现在,华坪女子高级中学共走出了 1600 多名女大学生。

2010 年第一届本科毕业生达到了 69.1%,

40% 的一本上线率,连续好几届本科上线率都达到了 100%。

很多人考上了浙大、厦大、武大 ……

这原本是不可想象的。

一来是穷,二来是真的有钱也会优先选择给男孩读书。

怎么发现呢?

张桂梅一开始上课会觉得不对劲,怎么上着上着,女孩总是变少了。

一直追到孩子家里才发现。

孩子妈妈觉得女孩没必要读太多书。

才十几岁,就被嫁出去了。

甚至张桂梅还举了个例子:

儿子上初二,女儿上高三,家庭只能负担一个孩子上学。

咋搞?

妈妈选择把钱全给了初二的儿子去县城补课。

高三的女儿不学了,回家干活。

看到此情此景,张桂梅气得直接和女孩妈妈说: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女儿都高三要考大学了,她才是该被送去补习的人啊!

结果人家妈妈答:

因为那是儿子啊。

最终,张桂梅只能一个一个女娃往教室里捞:

你把孩子给我送回来,我有钱,生活费都不用你出。

还有一个女学生, 在接受采访时正在备战高考。

她说:

想考东三省。离这里远,尽量还是想考出去。

这里很多同龄的孩子都嫁人了。

生娃,干活 ……

后来,张桂梅真的改变了一部分女孩的命运。

曾经被母亲丢弃的福利院门口的学生,在城市结婚生子,生的也是女孩。

她感慨的说:

现在她自己也生了女孩,她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她提供很好的教育。

她说,成立女高。

初衷就是让解决低素质母亲造成的问题。

一个接受过教育的女性,可以改变三代人。

但。

张桂梅常年操劳,拉下一身病痛。

她把所有的时间、金钱都投在了这份事业上。

当主持人问 ” 你觉得你一生的价值在哪里?”

她回答:

我救了一代人,不管是多是少,只要她们未来走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幸福,这就是我的安慰和价值所在。

能遇见张桂梅的女孩是幸运的。

但。

因性别而被落后观念困住的女性还有很多。

那种腐朽的观念如同片中的另一个意象:

蝎子。

三姐妹都很怕蝎子。

可贫困的山里偏偏有无穷无尽打不完的蝎子。

那是她们无助的恐惧来源。

这种不可控,在她们每次遭遇困境,都有镜头加以特写。

唯有一个女人不怕蝎子。

她自由自在地在广阔的草地上打滚、大笑。

只是,她是个疯子。

是的,当张桂梅一开始想筹建一座女高时,别人也觉得她是疯子。

可挑战落后观念并不癫狂。

当女性不再因性别而被区别对待,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权利、能自立自强,有能力拥有更好的人生选择时——

蝎子象征的失控恐惧才会消失。

女性享有自由自在的状态才不叫癫狂。

当不必靠张桂梅一己之力,奉献一生才能拯救其他女性的命运。

当所有人都能达成共识,女性也值得被公平对待,女性也能拥有更好的未来。

当没有女性被迫婚嫁生育、被轻易夺取生命、觉得最好的职业是去城里当保姆。

三姐妹,还有更多的女性,才能真正逃出困局。

中国公司全球化周报 | OPPO 在欧洲申请“OPPO Glass”商标;8月抖音及TikTok下载量夺冠

上一篇

摸摸男明星的脸就日入过万,她的钱真的干净?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又是一出姐妹撕X大戏???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