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其实拍了部「大话西游」吧?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诺兰其实拍了部「大话西游」吧?

作为 2020 年全球最受期待电影,没有之一。

《信条》的口碑 ……

砸了。

7.8 分这个成绩,放在众多电影里貌似不算差。

但对于诺兰这种每部作品都八九分、豆瓣 top250 常驻大神来说,算得上是一次滑铁卢。

比起那种大家提都不想提的烂片。

《信条》的口碑崩塌,始终带着极高的议论度。

网上冒出各种信息量爆炸的超长解说,视频动辄一小时,文案一万字起跳。

” 熵减 “、” 钳形运动 “、” 逆时间 “、” 祖父悖论 “…… 科普比电影还长。

但很多人看完解说之后,也还是没懂。

作为一个常年诺吹,肉叔坐不住了。

正如全片的核心台词:

别试图去理解它,而是要感受它。

今天肉叔就带大家跳出那些复杂的科学理论,换个角度去感受这部作品——

信条

TENET

01

谁创造的世界规则?

先劝大家一句:

别深究那些科学理论了。

如果你要了解的,是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那确实要去研究造物主创造这个世界时设置的种种规则。

但现在我们要了解的,是电影里的虚拟世界。

这个电影世界的造物主是谁?

克里斯托弗 · 诺兰。

所以,聊《信条》之前,咱们得先聊导演。

诺兰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创作者。

他最爱玩一个元素:时间。

肉叔觉得,除了《蝙蝠侠黑暗骑士三部曲》受原著框架限制才进行了线性叙事之外。

诺兰的其他热门作品,几乎都采用了环状叙事的手法。

说白了,就是跟观众玩时空拼图的游戏。

最早的《记忆碎片》和《致命魔术》,纯粹在剪辑上把叙事顺序打乱,然后乱序拼接起来播放。

等于是把故事碎片一股脑倾倒在你面前,让你自己去重组故事的完整顺序。

同时,这两部作品的主角本身也蒙在鼓里。

《碎片》的主角患有短期失忆症,刚经历的事转身就忘记,只能靠拍照片和写留言去提示 ” 下一个 ” 自己该干嘛。

《魔术》的双男主,在切磋技艺的同时都一直在揣测对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上述两部(包括后来借助陆海空三个区域和三条时间线平行剪辑的《敦刻尔克》),都是从后期制作上带来烧脑感,是一种 “假穿越”。

然后,诺兰胆子就大起来了,开始玩 “真穿越” 了。

他不再简单粗暴地扔给你一个懵逼的主角和一堆混乱的事件。

而是明目张胆地让每个主角都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时间线也是连续顺着来的。

但 …… 观众依然觉得无比烧脑。

因为这回,诺兰学会了在电影里植入时空维度的科幻概念。

盗梦空间》。

一个梦嵌套一个梦,潜意识里每进入下一层,时间维度就拉伸一次。

有点像中国神话里的 ”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 ” 的概念。

同时,上一层做梦的人重心变化,下一层的地心引力方向也会发生变化。

星际穿越》。

这次更硬核了,找来科学家模拟出宇宙空间拉伸的画面,不用靠 ” 做梦 ” 就能实现每个人的时间差和空间移动。

中年的父亲才出门一阵子,回来样子都没变。

却看到家里的小女儿早就白了头,在她的世界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人生已走到尽头。

这些画面,就算你不懂背后的概念,都足以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强烈的冲击——

以时间作为杠杆,放大情感张力。

无论中间有多乱,开头结尾总能接上,形成时间闭环,呈现故事全貌。

所以,看诺兰的作品,只要知道这个套路就 OK 了。

要是你傻乎乎去钻研那些所谓的科学概念 ……

你永远不会有结果。

因为这些概念,人家科学家都还没弄懂呢

加州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尚恩 · 卡洛,一言道破了诺兰的鸡贼:

我们不够了解物理的定律

无法确定地说虫洞是否存在

但既然这些概念也不是不可能

对制片人来说(用来糊弄观众)就够了

懂了吧?

诺兰就是抓住一个似是而非的玄学概念,装得有理有据地先把你绕晕。

然后你就不会发现,背后的故事其实一点都不复杂。

这在电影上,有一个专业名词:麦格芬手法。

就是拿一样不存在的东西忽悠观众,把大家注意力吸引过去。

诺兰很多作品,在烧脑结构下都藏着一个简单甚至俗套的故事内核——

穿越时空说爱你。

别笑。

这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所有创作者都绕不过。

这个爱,有《盗梦空间》的爱情,有《星际穿越》的亲情,还有这回《信条》里的 ……

友情。

02

《信条》到底在讲啥?

(哈梗个玩)”。事故雄英的界世救拯个一 “

上面说了,诺兰最爱用剪辑手法或科幻概念去迷惑人。

这回《信条》掩盖在故事之上的雾更浓,皆因引入了反逻辑习惯的物理概念——

熵。

别看这字有火字旁就以为是种燃料,其实这是个量度词,代表事物的混乱状态。

它跟时间的关系,还得多拐一个弯才能得出。(这也是很多观众看片时思维转不过来的原因)。

在我们世界已知的规则里,任何自发的物理过程,熵都只增不减(从有序变得无序)。

你可以简单理解为:

熵增 = 时间正向发展。

诺兰就是逮住这个概念,反过来进行假设:

熵减 = 时间逆向发展?

这就是诺兰在《信条》里设定的虚拟世界规则:时间可逆。

所以就有了电影里那些看起来很奇怪的逆行事物。

什么浪花从大变小啦,人倒退走鸟倒退飞啦,水沟里溅开的泥巴回到你脚下,说的话也听不懂啦(因为是逆着说)。

熵减的世界,宛如世界在倒放。

事物倒着放仅仅是视觉上的奇观。

真正烧脑的,是两种正反方向的事物,背后代表的两种正反时间线。

而且这些时间线还十分曲折,不断往返重叠 ……

所以同一幕里会同时出现三个主角:

一个正向行动的主角 1 号,突然遇到了从未来逆向回来倒退着走的主角 2 号,旁边还有个逆回来之后又正回去的主角 3 号 ……

…… 然后过去的自己还跟未来的自己扭打了起来。

一般人很难不看晕

更绝望的是,电影里不止一个角色经历了逆转。

所以在每个时间点,其实有一堆不同时间线的同一个角色在各干各的事,有的正放,有的倒放。

(观看建议:电影播到这时最好直接放弃思考,不然你就会卡住无法看下去)

为啥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画面呢?

以前我们常见的穿越,都是从一个时间点跳到另一个时间点,中间过程被省略掉,也没人会去考究。

而诺兰的逆时间穿越,则把回到过去的过程都给你展示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拍穿越的人如何逆着时间线往回走。

正常时间线的人,看到那些逆时间的事物,是倒退行动的。

实际上对于逆向的人来说,正向的事物看起来也在倒退,两边互为因果。

正如男主在机场仓库看到倒着动的黑衣人这幕:

其实就是正向时间的他,遇到了逆向时间的自己。(不过当时他还不知道这个黑衣人是来自未来的自己)

同样,后来在港口的飙车戏,男主看到旁边一辆翻侧的宝马突然倒回来变得完好无损,然后还一直逆着走。

车里的人,其实也是后面逆时间回来的男主自己。

很多人说《信条》不像《盗梦空间》《星际穿越》那么好懂,因为缺少了戏中主角对穿越原理的官方讲解环节。

但肉叔觉得,诺兰在这部片其实把讲解做得更透彻——

不是让主角去讲理论,而是让你通过主角的视角去经历一遍穿越。

而且还用氧气罩、红蓝灯光、语序翻译器等元素去强调哪边是正,哪边是反。

上述这两幕时间线交叉的戏码,其实看到后面你就能懂了。

因为未来的男主如何回到过去的过程,也拍了出来。

通过逆时间男主的视角,我们又把仓库和港口的情节重新看了一次。

只是这一次,倒退的不是他。

而是除他以外的整个世界。

咱们一起玩拼图游戏,把男主的时间线捋一捋。

红色为正向时间线,蓝色为逆向时间线:

以特工身份执行歌剧院任务→任务失败吃下药丸自杀→ ” 重生 ” 加入信条组织→实验室学习逆时间概念→前往印度找军火商并认识尼尔→接近凯特→机场偷画和逆行的自己打斗→接近反派萨托→马路抢夺钚 241 并救下凯特→旋转门逆转→开车回去刚才的马路抢夺站→翻车被救→回到机场跟过去偷画的自己打斗→旋转门逆转→撞见偷画的尼尔被揭下面罩→去印度得知要阻止将来的反派制造核武器→旋转门逆转→回到史塔克 12 市→旋转门逆转→跟逆行小分队一正一反进行时间钳形运动,夹击敌人,被尼尔救下并夺下关键武器→在未来建立信条组织,认识并招募了尼尔,杀死印度军火商救下凯特。

由于电影只拍了男主视角的所有时间线。

而反派萨托、萨托的妻子凯特、全程都在援助男主的好基友尼尔,他们的时间线并没有完整展示出来。

如果换不同人的角度去重新看一遍,应该就能看清故事全貌了。

按照诺兰一贯的创作规则,这个 ” 熵 ” 其实就是《信条》里的麦格芬。

让子弹逆着飞,只是用来迷惑你的烟幕弹。

背后的故事?

依然简单得一句话就能概括:

未来的男主得知有人要毁灭世界,于是成立了 ” 信条组织 “,利用时间逆转技术安排一堆过去的工具人(包括他自己)成功阻止了灾难。

嗯,就是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故事,主题还是爱。

为了全人类而牺牲自己的大爱。

还没看过的人,肉叔建议你把它当成一部特工片来看:

主角在限定时间内完成任务,中间有飙车枪战爆炸等紧张刺激的大场面,也有敌我难分的斗智斗勇博弈桥段,主角还有些逆天的高科技道具。

差不多就是这个感觉。

那么看过的人,该感受到什么?

肉叔在豆瓣看到一个看似搞笑,但其实挺精准的热评:

最后一幕竟然看出了一种《大话西游》结尾的感觉

《一生所爱》放这儿毫不违和

诺兰果然每次都把大招藏在电影最后,让人五味杂陈,回味无穷。

战争结束,世界是拯救下来了。

让人猝不及防的是,男主和尼尔的虐心友情故事从这里才开始:

对于尼尔的时间线来说,他是在将来认识的男主。

然后遵循男主的安排,独自逆行 N 年回到过去多次拯救男主,并在战争中为了男主而牺牲了自己。

当时看到尼尔跑回去的背影,谁也没想到他是去送死

所以过去的男主,仿佛认识了尼尔没多久。

但其实尼尔,已经认识了男主很多很多年。

尼尔不但要忍受长时间逆行的孤独,还要装傻:

熟悉男主一切生活习惯却装作陌生人,在男主不知道的情况下救了他那么多次,反而遭到男主怀疑,再委屈也不能说。

一直憋到任务结束,世界和平,两人才坦诚相对。

但此刻已经是永别。

他走向未来,他死在过去。

现在,终于懂尼尔和男主第一次见面时说的那句话了吧?

时间不是问题

能不能活着出来 才是问题

03

诺兰这次真的失败了吗?

是的,咱又兜回来了,还聊诺兰。

《信条》口碑崩塌,只是世俗眼中的失败。

而诺兰追求的,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吗?

就像开头说的。

这部片子引起了全球热议,网上冒出大量解读。

或许这才是诺兰的真正目的。

他为什么要拍一部让观众特别 ” 难懂 ” 的片子?

肉叔觉得,答案就藏在他的《 蝙蝠侠大战金刚狼 致命魔术》里。

这部电影的男主之一,休 · 杰克曼饰演的大魔术师安吉尔,就映射出诺兰本人的影子。

最初的安吉尔(诺兰)可能是为了复仇(世俗原因),才想在魔术(电影)成就上碾压其他对手。

但后来的安吉尔,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了,只求研发出能让观众震惊的新戏法。

这种不疯魔不成活的状态,跟诺兰如出一辙。

电影中。

安吉尔借助物理大师特斯拉的科学技术,翻新魔术花样。

现实中呢?

诺兰也借助物理教授基恩 · 索普的理论支持,创新电影概念。

《星际穿越》纪录片,诺兰和基恩 · 索普讨论如何把科学融入电影

但这就有一个风险了。

烧脑的故事能勾起好奇,吸引着观众往下看。

但过于烧脑的故事,很容易让观众在好奇的边缘暴走,变得迷惑。

然后丧失了看下去的耐心和兴趣。

不仅仅是片中主角每天醒来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而活得很不爽。

每次镜头切换,都不知道主角在哪,他到底要干嘛。

观众也看得很不爽。

这次的《信条》,就有那么点诺兰玩脱了的感觉,不少观众都反馈前半部分十分沉闷。

这直接导致口碑崩塌。

这其实就是特斯拉问安吉尔的问题:

你考虑过这样一台机器的代价吗?

安吉尔一意孤行。

– 我看得出来,你着魔了,不会有好结果

– 要是你懂什么是着魔,就会理解我不会改变

而观众不接受这样的新概念电影模式,就是诺兰的代价。

同样,他也不 care。

记者:你会担心观众看不懂片子吗?

诺兰:其实就 …… 去特么的吧,爱咋咋地 ~

早就名利双收的诺兰,商业目不是他的首要追求了。

尝试前无古人的新玩法,让观众不明觉厉而又沉迷其中,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就如安吉尔为之付出生命的个人追求:

我们需要的 就是观众脸上的表情

肉叔上面就讲了,诺兰是一个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导演。

这样的导演,比起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更优先满足自己的创作需求。

对于很多文艺工作者来说。

内容创作过程,其实是一个排解自我焦虑的过程。

一旦想到一个灵感,不把它做出来就会憋得慌。

因此,许多爆款作品都并非冲着受众去的,而是源自作者本心的创作冲动,根本不考虑销量或者口碑。

但往往这样不谄媚市场的作品,才是更真诚、更能打动人的作品。

反过来,从粉丝角度出发。

《信条》全片的核心台词,不单单是科学家引导主角的提示。

更是诺兰引导观众入戏的温馨提示:

别试图去理解它,而是要感受它。

你看,同样玩时空穿越的《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你懂不懂里面的概念又如何?

真正让我们着迷的,是那些有着坚定信念的主角们。

他们不惜赌上一切风险,走进扭曲的时空。

背后支撑着他们的,是超越物理概念的情感浓度。

是能突破一切框框条条被观众感知的东西。

这才是诺兰电影最致命的魅力。

说白了。

也是我们主动选择走进这个无法理解的世界,心甘情愿被这个造物主欺骗。

你想探寻(魔术 / 电影的)秘密

但你绝对找不到

因为你无法看到过程

而你也并非真的想理解它

你其实心甘情愿被蒙骗

尽管嘴上骂着:

诺兰你这个玩弄 观众 时间的渣男!

但。

当他下一部电影上映时。

估计你我也还是会再次做出同样的选择:

走进电影院,心甘情愿地继续 ” 上当受骗 “。

然后一边懵逼,一边为诺 · 大魔术师 · 兰的新把戏疯狂鼓掌呐喊:

Bravo!!!

我做了8道题,然后找到了5个三观超合的朋友

上一篇

家暴、虐杀、冤狱...没有韩剧不敢拍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诺兰其实拍了部「大话西游」吧?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