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后,父亲对我开了枪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逃婚后,父亲对我开了枪

当中国女性为月经贫困发声时,千里之外的巴基斯坦女孩,可能正在被她的父亲、兄弟们猎杀。

19 岁巴基斯坦女孩萨巴,被她的父亲和叔叔轮流殴打,父亲掏出手枪,击中了她,将她装进袋子扔到河里。

萨巴被这样对待,仅仅是因为她不服从父亲的婚姻安排,和男友私奔了。

虎毒尚不食子,这样的事情在巴基斯坦并不罕见,每年有超过 1000 名女孩被 ” 荣誉谋杀 “。

萨巴和男友凯萨尔相识多年,萨巴美丽,凯萨尔温和,原本是人人称羡的情侣。

在他们快要结婚的时候,萨巴的叔叔突然跳出来反对,原因是男孩家里太穷,社会地位不足以与他们相配。

萨巴家生活富足,父亲在当地颇有名望,男友家经济状况很拮据。

叔叔为萨巴推荐了一个 ” 乘龙快婿 ” ——自己的妹夫,有一位妻子,而且比萨巴大很多岁。看似荒唐的建议,萨巴的家人却同意了。

在巴基斯坦,一夫多妻制是合法的,只要得到第一位妻子的同意,丈夫就可以娶其他妻子。

萨巴

但萨巴此时有相爱的男友,叔叔介绍的人又和她年龄差距太大,她当然不愿意。慌忙下,萨巴悄悄从家里逃走,准备到男友家,先与凯萨尔成婚。

在巴基斯坦,女孩不被允许违背父亲的指令。选择出走的女孩会让整个家族蒙羞。

父亲和叔叔很快找到了萨巴,想要带她回家。原本萨巴有所防备,担心他们伤害自己,犹豫着要不要回家。

但父亲和叔叔将手放在古兰经上,发誓将不会伤害她。巴基斯坦非常注重宗教和誓言,萨巴也因此放下戒备。

于是,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漆黑的夜里,萨巴被他们轮流殴打,她害怕得身体发颤,祈求两人放过自己。施暴者听到了,不曾停下。

父亲开枪杀了她,为了确保她沉入水底,还将她装进袋子扔到河里,随后开车扬长而去。

萨巴的父亲之所以敢这么做,和社会的默许有关。在巴基斯坦,女性地位低下,她们被宗教和家庭所束缚,被要求温顺听话。

当女孩们生出自我意识,打扮时髦,婚前失贞,或是违背父兄的命令时,有些男性为了保全家族 ” 荣誉 “,会残忍杀害这个和自己有亲密血缘关系的女性。

这种行为被称作——荣誉谋杀。

萨巴没有死,这是个勇敢机敏的女孩。父亲开枪时,她的头稍微偏了偏,子弹从面庞擦过,在太阳穴到脸颊留下一道深而可怖的疤痕。

幸运的是,她的生命保住了。

警察还原萨巴的受害经历

意识逐渐清醒后,萨巴强忍着脸颊和手臂上的疼痛,努力抓住河中灌木,一步一步爬了上来,她沿着前方发光的地方走去,得到加气站人员的救助。

萨巴在得救后很快报警,她的父亲和叔叔被抓进监狱。

导演奇诺伊找到她,并将萨巴的故事拍摄成纪录片《河中女孩:宽恕的代价》,采访了每个和这件事相关的人。

行凶者的脸上毫无悔意,叔叔不觉得自己有错,父亲更是称女儿的行为是 ” 往牛奶里撒了一滴尿 “,把所有事情都毁了。

萨巴的父亲

” 我是个受人尊重的人,她为什么要离开家,我有荣誉和自豪不能容忍这件事,所以我说不,我要杀了她。”

谋杀女儿后,萨巴的父亲回到家里,他告诉妻子,” 我遵循自己的想法杀了你的女儿 “,萨巴母亲掩面哭泣。

当被问到妻子作何反应?

萨巴的父亲轻蔑地看着提问者:她还能做什么?我是她丈夫,她只是我的妻子。

同时,萨巴父亲说,自己愿意一辈子待在监狱里,为了荣誉和尊严,和内心坚守的东西。

哪怕这所谓的 ” 荣誉 ” 是在牺牲女儿生命,和自己下半辈子的自由换来的。

萨巴是极少数从荣誉谋杀中活过来的幸存者,为了不让更多女孩受害,她勇敢地起诉了叔叔和父亲。

维权之路比萨巴想象的更艰难。

2006 年,巴基斯坦曾通过《保护妇女法案》,效果甚微,直到 2016 年才通过明确针对 ” 荣誉谋杀 ” 的法规。

这意味着,2016 年以前,” 荣誉谋杀 ” 的犯罪者们通常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

荣誉谋杀是典型父权制社会思想下的产物,男性是荣誉主体,女性是荣誉的客体。

长期被压抑下,丢失家族 ” 荣誉 ” 的女孩应该得到严厉惩罚,成为某种社会共识,受压迫的女性甚至反过来维护这些压抑自己的社会规则。

萨巴的母亲

萨巴做出上诉决定后,讽刺的是,她的母亲和姐妹也站在父亲那边。

萨巴的母亲虽心疼女儿,宁愿代替女儿死亡,但也只能选择接受命运,萨巴的姐妹则认为她自作自受:

那些敬畏我们的人,现在开始嘲笑我们。

谁会不经父母的同意私奔结婚,谁能忍受女儿这样的背叛?

我家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他们的正直和荣誉。

……

萨巴出院后,和男友凯萨尔结婚,也与凯萨尔的家人一起生活。

男方家人支持萨巴的决定。萨巴的家人和身边邻居却纷纷要求她撤掉申诉。

此时,萨巴没有被说服,很快,她遇到了更深一层阻碍——社区长者。

社区长者们聚集在一起,他们代表着社区至高话语权,名义上公正公平解决困难,实际一直维护着现有的父权体系:

” 社会不支持逃跑的女儿,父母有权利决定孩子的未来。”

” 那么这个差点被枪杀致死的女孩的权利谁来负责呢?” 记者反问。

之前侃侃而谈的长者们沉默了几秒,他们没有正面回答,避重就轻地说,” 荣誉和土地在这里同等重要 “,顺便 ” 提醒 ” 了萨巴和丈夫:

如果他们继续起诉,会被邻居看不起。

巴基斯坦社会中,家庭常常需要服从社区,学者林文认为,社区长者形象既是巴基斯坦男权意象的表征,也是男权体系的映射。

萨巴面前没有选择。

如果选择撤诉,内心难以接受,也埋下了隐患——父亲或许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再次谋杀她。如果坚持上诉,自己乃至丈夫和家人都会被社区孤立。

周围人的态度也逐渐发生转变。

一直支持萨巴的婆婆也开始劝导她,他们将一直生活在这个社区,未来很可能需要邻居帮助,如果现在无视他们的建议,未来恐怕很难相处。

萨巴困惑了很久,在多个深夜里,她依然会梦到那个差点死去的夜晚和接近窒息的感受。

镜头记录了她迷茫的眼神。

巨大压力下,萨巴最终还是选择和父亲叔叔达成和解。

法院上,萨巴称自己原谅了被告,不想再继续这个案子,她的父亲和叔叔也很快被释放。

帮助过萨巴的警察和律师非常失望,之前的努力似乎都白费了。

他们同时表示理解,根据巴基斯坦的法律,哪怕萨巴坚持起诉,她的父亲和叔叔也只会判刑 5 年左右。

5 年后,如果他们计划再次谋杀萨巴,又有谁能拯救她?

那头,萨巴的父亲出狱了,洋洋自得地称,自己和萨巴互相原谅了对方,以后其他女儿甚至子孙后代都不敢再做这种事。

他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负面影响,甚至更受身边人尊敬:

” 经过这件事,每个人都更尊敬我了,他们说我十分高尚,理应受到尊敬,他们说我是对的,这么做是合适的。 “

残忍的谋杀成了荣誉的桂冠,杀人犯倍受尊重,受害者承担后果。

官司散去,萨巴从没原谅过父亲和叔叔的行为,她解释,如果不是老人们逼迫自己,她希望他们在监狱待得越久越好。

” 我听从了家人的话, 原谅了他们。但在我心底,他们是不可饶恕的。”

说这话时,萨巴裹着黑色的纱丽,神情沉重,漫无目的地走在田间。

脸上伤疤正在愈合,依然显眼。

心中的伤疤难以磨灭。

萨巴是幸运的,至少她活了下来。

在巴基斯坦,每年有超过 1000 名女孩被 ” 荣誉谋杀 “,多数女孩都失去了生命。

《河中女孩》的导演奇诺伊也是位女性,她表示:没有一天你拿起报纸看不到女性遇害的新闻。这真是一种怪病。

《河中女孩:宽恕的代价》海报

《河中女孩:宽恕的代价》也获得了第 88 届奥斯卡最佳记录短片奖。导演奇诺伊曾在讲台上发表获奖感言,” 这是当有决心的女性都团结起来时所能取得的成果。”

解决方案没有奇诺伊想的容易,沉疴的社会规则很难凭借个人发声而改变。

《河中女孩》获奖的五个月后,一个叫甘迪尔的 26 岁巴基斯坦女孩又在人们眼皮底下遭到谋杀。

和传统巴基斯坦女孩不同,甘迪尔常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一些性感大胆的自拍照和短视频,也因此成为社交网红,被称为巴基斯坦版金 · 卡戴珊。

甘迪尔

她甚至在巴基斯坦和印度队进行板球比赛时扬言:

如果巴基斯坦队赢了,我会为大家跳脱衣舞。

年轻女孩展示自己的美丽无可厚非,但这是传统保守的巴基斯坦,普通女孩会用纱丽紧紧裹住自己,甘迪尔的行为更像是挑衅,她用自己挑战庞大的规则。

这样大胆的行径让甘迪尔获得了很多年轻人的支持,也迎来了保守派的质疑甚至死亡威胁。

甘迪尔曾表示自己不会放弃,” 我会实现我的目标,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

不到一周,她就遭到了杀害,凶手是她的亲弟弟。

甘迪尔的弟弟被捕

此前,他们发生过一次激烈争吵,甘迪尔的弟弟要求她退出社交网络,不再当模特,甘迪尔拒绝了他。

在甘迪尔没有注意的时候,弟弟在杯子里下药,趁着甘迪尔意识不清醒,勒死了她。

被捕后,甘迪尔的弟弟和当初萨巴的父亲表情如出一辙,” 她让我的家族蒙羞,我为我做的感到骄傲。”

甘迪尔却没有萨巴的好运气,她死在了弟弟的手下。

作为一名粉丝数量庞大且极具争议的网红,甘迪尔遇害的事情,传遍了社交媒体,甚至有一部分人将她的死亡称作 ” 好消息 “,申请释放凶手。

另一部分人,则觉得,荣誉谋杀就是谋杀案件,不应该混淆。否则 ” 荣誉谋杀 ” 依然会持续发生。

甘迪尔的弟弟至今仍没有被定罪。

萨巴和甘迪尔这样的悲剧接连发生,被损害的女性权利前所未有地被拿到公众层面探讨,社会也曾为此做出改变。

2016 年 10 月,巴基斯坦立法阻止 ” 荣誉谋杀 ” 发生。哪怕凶手及时得到受害者的原谅,也至少面临 25 年的监禁。

麦当娜

歌星麦当娜也在发声:” 很高兴看到这个世界发生了些积极的变化,但很不幸甘迪尔和其他许多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个社会的改变,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看上去,事件逐渐趋向好转。

就在法案通过后,人们还在热议着荣誉谋杀和新法案。

《黎明报》报道,一个名叫萨米娅 · 沙希德的女子离婚再嫁,返回娘家时被前夫勒死,帮凶是她的父亲。

又一起 ” 荣誉谋杀 ” 发生了。

萨巴活了下来,萨巴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巴基斯坦每年有 1000 多个女性死于荣誉谋杀,联合国统计,在全球,每年有 5000 多个女性同样因此遇害。

说到底,” 荣誉谋杀 ” 是父权制度下压迫女性的极端手段之一,当女性被视作审视和荣誉的客体,总会有类似的悲剧发生。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纪录片《河中女孩》的结尾,萨巴怀孕了,她即将成为母亲,即使遭受了之前的一系列遭遇,深知女性在社会的艰难处境,萨巴依然想生个女儿:

” 我希望会是一个女孩,她会受教育,她会去工作,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情,她可以为自己活着。”

太敢拍了,当“奴”的滋味,这片25年前都说透了。

上一篇

被骂了无数次的国产剧,这回总算争了口气!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逃婚后,父亲对我开了枪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