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捕杀同性恋!这场大清洗难逃爱的审判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谁在捕杀同性恋!这场大清洗难逃爱的审判

我们要推荐的是一部高分纪录片,揭露的是关于车臣对 LGBTQ 群体的暴行。与此同时,有一群 LGBTQ 活动家则秘密营救受害者,为他们提供安全住所以及签证援助。据说,该片很可能入围明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栏目 | 花园

作者 | 多尼达克

公号 | 看电影看到死

在莫斯科市区一处非常僻静的角落,俄罗斯的 LGBT 网络组织的危机应对协调员大卫 · 伊斯捷耶夫(David Isteev)拨通了向该组织求助的女孩安雅(Anya)的电话,电话那头安雅的声音颤巍地向大卫解释了自己当前紧迫的处境。

不久前,安雅的叔叔发现了安雅的同性恋身份,并以此要挟安雅与其发生性关系。安雅出身在车臣高官家庭,要是性取向被身为车臣政府要员的父亲发现,她很可能会被父亲以私刑的手段杀死。绝望的她,只想尽快逃离这片容不下同性恋的土壤。

安雅的情况显然并不是特例;在车臣,性少数群体正在遭到车臣政府和民间力量的迫害。2017 年,车臣针对同性恋者的清洗运动就曾被曝光出来。但即便受到外界强烈的谴责,车臣的同性恋者的处境却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好转,同性恋依旧被当作猎物来捕杀,甚至那些试图包庇同性恋者的亲属也会受到伤害。

安雅的故事仅仅是《欢迎来到车臣》(Welcome to Chechnya)的其中一条持续跟踪的线索,这部纪录片向观众报告了车臣同性恋大清洗那些触目惊心的事实。

影片《欢迎来到车臣》是大卫 · 弗朗斯(David France)继前作《瘟疫求生指南》和《玛莎 · 约翰逊的死与生》之后的纪录片新作,该片同样延续了大卫 · 弗朗斯对 LGBT 生存斗争主题的关注,只不过这一次,大卫 · 弗朗斯将视野转移到与美国处于意识形态对立阵营的车臣,以及车臣背后的俄罗斯当局。

车 臣

车臣共和国是俄罗斯下设的联邦自治共和国,这是一个拥有着有别于俄罗斯的历史、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全封闭式的穆斯林社会。如今,车臣的最高领导人是拉姆赞 · 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一个极端崇尚男性身体力量、放出 ” 车臣不存在同性恋 ” 这种极端言论的政客。

在车臣有据可考的历史中,这片土地便已是战乱高频发生之地。二战结束后,车臣仍屡次爆发武装独立事件,现如今车臣民族信奉的伊斯兰教即是经久不衰的战乱历史带来的结果。可以说,车臣的同性恋大清洗运动与这里的穆斯林社区浓厚的宗教氛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在车臣的现代化进程中,整个社会对同性恋却并非一直持抵触、敌视的情绪。苏联解体后,杜达耶夫执政时期的车臣就曾进行过宗教世俗化改革,直到这位带领车臣独立的领袖被俄方轰炸机击毙,车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才再度上台。

普京对同性恋的态度直接决定了由其扶持的卡德罗夫家族对待车臣同性恋的态度,这是一场与宗教因素有关,但绝对不能撇开政治因素而谈的迫害。

俄罗斯 LGBT 网络组织

俄罗斯 LGBT 网络组织在车臣同性恋大清洗运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截至影片播出时,该组织已经从车臣转移了数百名性少数者和少部分的同性恋家属,并协助海外的 LGBT 组织帮助性少数者移居海外。

俄罗斯 LGBT 网络组织肩负着巨大的压力,从车臣转移性少数群体的过程充满了风险。那些身份被曝光的同性恋者的转移难度本身就很困难,而像安雅这样出身于高官家庭的女性,转移过程中还要避开车臣政府的耳目。

即便同性恋者从车臣顺利转移出来,接下来还要面对等待期旷日持久的海外移民流程。对车臣政府公信力造成威胁的同性恋者,甚至哪怕移居海外,也仍要持续流亡。

转移工作风险巨大,而与同性恋者沟通协调的工作则是繁重苦闷的。网络组织会为从车臣转移到莫斯科或其他地方的同性恋者安排住宿,但为了人身安全考虑,他们在被顺利转移海外前几乎都不能随意在外活动,有的人甚至半年都必须待在同一间屋子。因而即便逃出了车臣的魔掌,同性恋者的心理负担仍旧很重,获救期间不乏企图自杀的人。

俄罗斯 LGBT 网络组织的运营资金筹集大多是海外 LGBT 组织提供的,因而资金的流通也会时常出现短缺的情况。

在与海外国家给予的人道主义帮扶的对接上,大大小小的问题层出不穷,整个组织在营救车臣同性恋这件事上的出力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要想根本性地解决问题,车臣政府和俄罗斯政府的态度才是关键。

马克西姆 · 拉普诺夫

马克西姆 · 拉普诺夫(MaximLapunov)是车臣同性恋清洗运动的直接受害者。过去几年的时间里,马克西姆以活动主持和活动策划的职业身份去到俄罗斯的很多地区。而车臣在他眼中曾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好地方,直到同性恋清洗运动开始,这里才被仇恨和暴力污染。

马克西姆因同性恋的身份在车臣遭到绑架和身体虐待,这种折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感到身体快要撑不下去时,车臣方面顾虑到其俄罗斯人的身份才将他送到车站,并警告他不准再踏入车臣半步,不准向外界透露这里发生的一切。

在遭到车臣毒害的同性恋者中,马克西姆的情况尚属幸运。车臣本土的同性恋者一旦被发现,则很大概率会被暴力致死,或是经受惨无人道的羞辱。车臣一女同性恋者被家人从车中拖出蹂躏踢打,家人随后搬起一块巨大的石头,朝着躺在地上的她砸来;一男同性恋者遭到反同者的围攻,并被强奸羞辱 ……

以上几段《欢迎来到车臣》公布的视频内容触目惊心之至,而那些没有被影像记录下来的暴力仍在蔓延。

俄罗斯 LGBT 网络组织的帮助下,马克西姆与男友、家人一起被安置到欧洲一处匿名地区重新生活。但每日心惊胆战的生存斗争已经改变了马克西姆的意志,他不想再逃避过去,毅然决定向媒体公开车臣的真实情况,并向俄罗斯法庭提出了对车臣官方的指控。

马克西姆成为了车臣同性恋大清洗运动中首次公开发声的受害者,也让更多媒体和个人严肃正视了车臣的同性恋生态。

fan 普京, fan 川普

影片《欢迎来到车臣》其实是一部由美国方面包揽制片的纪录片。在这部讲述了车臣同性恋大清洗运动的纪录作品里,导演大卫 · 弗朗斯通过不同的人物采访追溯了车臣的政权和车臣与俄罗斯的微妙政治关系,无可避免地也延伸到了俄罗斯的同性恋生态和普京执政的俄罗斯政府上。

相比车臣境内如此极端的同性恋清洗运动,俄罗斯的同性恋生态确实稍微好一些。但这种比较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俄罗斯的同性恋处境同样不容乐观。在这里,同性恋遭到的冷眼歧视非常严重,官方对待性少数群体态度冷漠,民间更有自发组织的同性恋猎人,很难说现在的车臣不会是未来的俄罗斯。

影片不仅批判了卡德罗夫及其背后更具话语权的普京和俄罗斯的态度,也借由为车臣的同性恋者提供国际人道主义帮助的国家,进而来批判川普执政下的美国态度。

截至影片播出时,美国并未实质性地伸出援手帮助同性恋难民移居,这与邻国加拿大形成了鲜明而讽刺的对比。

真伪不以面孔为转移

为确保 LGBT 流亡人士的人身安全,他们的身份信息和面容均经过技术处理,大卫 · 弗朗斯在纽约招募了一批志愿者作为这些流亡人士的脸模。

得益于成熟的 Deepfake 技术,我们看到镜头面前的 LGBT 流亡人士虽然面部轮廓还有些许模糊,但这些看似虚假的面孔仍旧有着流亡人士真实的情绪流露。

马克西姆的面孔也经过了 Deepfake 的处理,这是影片一条最富情感力量的暗线。在影片播出前,由于他公开举证车臣的同性恋大清洗运动,他的身份在那时便已经被媒体大量报道,他真实的样貌便已经被媒体的镜头捕捉,被刊载到各大报纸和网站上。因此,Deepfake 用在他的身上似乎是多此一举。

影片临近结束前,放出了马克西姆首次在媒体面前公开车臣真相的那段视频,这时马克西姆的真实面貌才首次曝光于《欢迎来到车臣》的观众面前。

由于我们已经太过熟悉电影捏造的那个 ” 马克西姆 “,以至于当我们看到真实的马克西姆的面孔时,我们被那种突如其来的面孔力量所击溃。那张不知所措的陌生的面孔,成为了整部电影的情绪爆发点,事件的真伪不以叙事的面孔为转移。

马克西姆在俄罗斯提交的诉讼申请,意料之内地遭到了俄罗斯法庭的驳回,如今,马克西姆已将案件提交到欧洲人权法庭裁决。安雅被 LGBT 网络组织转移到秘密地点后,由于禁受不住长期幽闭的压力而选择出走,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车臣还有无数的 LGBT 人士失踪,包括车程本土的流行歌手泽利姆(Zelim Bakaev)。在车臣,针对同性恋的暴力屠杀仍在继续,正如车臣总统卡德罗夫的豪言,这里没有同性恋。

在 21 世纪 LGBT 人权事业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的今天,发生在车臣的这场针对 LGBT 群体的大清洗运动,给了所有理所当然地以为世界会更美好的个体一记重锤。

车臣 LGBT 群体的今天,会是哪个群体的明天,谁也无法预测。但至少,我们不应该对这样一起反人类的恶行无动于衷。

哪怕身为渺小个体的我们无法给予实质性的帮助,我们仍旧可以为之愤怒,可以发出自己的情绪,这是我们对身而为人的自己最起码的尊重。

你的对象,未必恰似你想象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谁在捕杀同性恋!这场大清洗难逃爱的审判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