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万女性,买不起卫生巾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4000万女性,买不起卫生巾

前几天,两毛一片的” 散装卫生巾 “冲上了热搜。

腥风血雨不少。

评论区有 ” 好心 ” 劝告的:

” 建议大家买牌子的,这么便宜的三无也敢买?”

买家没回怼,只是无奈:

” 我有难处 “。

有人觉得,这是女生在穷讲究。

甚至有这样的评论:

” 少喝一杯奶茶就有了 “。

” 不懂卫生巾哪贵,15 块就能买一包 “。

典型的 ” 何不食肉糜 “。

殊不知,全球有 4000 万女性正在经受月经贫困 “。

014000 万女性,没有卫生巾自由

月经是什么?

时间长的,能到一周。

更别说,还有频繁的更换。

如果今年是 23 岁,大概已经用了 2600 片卫生巾。

15 元的一包,可能只是一天的花销。

但有女生坦言,学生时代生活费 300,要从饭钱里扣。

算日用 1 块 5,夜用 2 块,来一次 6 天左右。

每月,就要用到 90~100。

这,还没计算进一些特殊情境。

有人重病,每天需要用大量卫生巾。

从那时候,开始瞒着家人,在网上订购散装卫生巾。

直到去世后,才被家人们发现。

穷人家,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差这份钱的,也因为” 家庭主妇的顾家思想 “,不想拖累家庭,能省一点是一点。

到这时候,很多人才明白过来:

印度女性的苦,并不是一种奇观。

而是女性群体尴尬的缩影罢了。

在印度,每 100 名女性,有 12 人用过卫生巾,就不错了。

有人不知道怎么用。

年轻女学生甚至只是” 电视和故事里看过 “。

她们用的,是” 月经布 “。

穿旧的衣服扯下一块,就是经期里,用在私处的唯一遮挡。

电影《护垫侠》中。

拉克希米第一次看到妻子的月经布时。

慌了,认定” 脏到擦自行车都不会用 “。

而在这之前,身为一个已婚成年男子,都不知道 ” 月经 ” 是什么。

买来卫生巾,妻子又要求他退掉。

家里还有两个妹妹。

如果都用卫生巾,他们就买不了豆腐牛奶。

保全她的生理健康,就要牺牲全家口粮。

55 卢比,能换一包卫生巾。

印度贫困区每人日均生活费,却仅有 32 卢比。

而 90% 不用卫生巾的女性,冒着什么风险呢。

患病、不孕,甚至死亡。

70% 患上生殖器疾病的印度女性,都是因为月经期卫生。

一名印度女性因为用月经布,一只昆虫爬进了阴道,感染而死。

有的,” 月经布 ” 都用不起。

炉灰、树叶、草纸,都可以成为替代品。

月经从一种正常生理现象,变成夺走印度女性健康的恶魔。

为什么没人站出来改变?

因为在宗教国家,月经被视为 ” 不洁 ” 的象征。

仅仅提起,就很 ” 羞耻 “。

来月经的女性进入寺庙,是 ” 玷污神迹 “。

老人会对正在祈祷的女性说,” 神不会保佑你们 “。

别觉得魔幻,这是 2019 年金像奖最佳纪录短片《月经革命》中的真事。

问谁来了月经?

女学生要不低着头,要不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男老师一句” 月经是正常的 “,能把女学生说哭。

因为异味重和不便更换,不少女学生,选择退学。

对月经卫生的将就,引发了健康危机。

她们的旧俗是,来月经那几天,不能靠近男人,只能呆在屋外就寝生活。

以 5 天为周期计算的话,也就说有 2 个月,她们什么都做不了。

用得起卫生巾的女性,也很难让生活不被影响。

02 难以诉说的 ” 痛 “

曾经,有不少男性体验过 ” 来月经 “。

垫上卫生巾,用血浆袋和导管向私处均匀挤压液体。

坐着没吃几口汉堡,就发现座位处被淋湿。

裤子也一片狼藉。

赶着替换,又发现卫生间前面的队伍是如此漫长。

” 又湿又潮 “,” 感觉沉甸甸的 “。

走路时摇摇晃晃,精神压力也很大。

总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异样。

不能剧烈运动,不敢做大动作。

为了研究卫生巾的制作方法,拉克希米也用血浆模拟经血。

在他骑单车上街时,突然血崩。

羞耻得只能跳河。

即使在床上躺着,也有侧漏的风险。

因此,没有多少人能撑完原定的实验时间。

计划 24 小时的,6 小时就熬不住了。

但在他们的实验中,还漏掉了最关键的一点,痛感。

痛经,到底有多痛呢?

《破产姐妹》的苏菲说,

” 像子宫里有台拖拉机在乱搅一样 “。

还会脑袋发胀、拉肚子、全身酸软……

没夸张。

有二胎妈妈因为不堪忍受痛经,直接切除子宫。

对她来说,” 每个月都像经历一次分娩 “。

被顶到最高的留言说:

” 我有想过,没想到真有人实施了 “。

最无法还原的一点是什么呢。

他们算好了时间,垫着大型创口贴等着 ” 止血 “。

女生的 ” 大姨妈 “,往往是突然造访。

可能是高考时、工作面试时、上街时 ….

体验 ” 月经 ” 的男生,觉得难以想象。

不知道女性是怎样忍着持续的疼痛,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学习。

觉得应该给她们” 月经假 “。

但目前来说,别提 ” 月经假 “。

作为一项急需用品,卫生巾甚至很难在公众场合找到。

就拿我们周围来说吧。

大街上能看到很多避孕套贩卖机。

却从没看过卫生巾或棉条贩卖机。

难道,需要卫生巾的女生,不比需要避孕的情侣多?

被困在厕所的女生们,运气好的,向周围人借到。

实在不行,就硬着头皮,以最快速度奔向就近便利店。

03来月经,很羞耻?

部分男性对女性的痛苦,是想要尝试理解的。

那为什么,月经,还是成为了禁忌话题?

女性对月经带来的痛苦,只能 ” 忍 ” 呢?

答案明摆着。

因为主流媒体上,少有人敢大声谈论。

《护垫侠》中,拉克希米凭借” 自制卫生巾 “,在创新大赛上获得 ” 最佳发明奖 “。

拿着奖章的合照,放在外封。

发明长什么样,却要翻到第九页才能看到。

《护垫侠》上映,被改名成《印度合伙人》。

手中的自制护垫,因有人投诉 ” 对小孩影响不好”临时换成演讲稿。

《想见你》引入内地视频网站时,经过了大量删减。

和同性恋、自杀、吻戏等情节一起消失的,还有极其隐晦的一句话。

原版

删减版

挺魔幻吧。

” 你那个 “,也能被当成禁忌情节。

好像真是什么不能提的 ” 脏东西 “。

主流媒体集体缄默,只能任由 ” 月经不洁论 ” 继续横行。

这一点,不止在印度等宗教国家,是全球都存在。

一位英国妇产科医生向母亲求问。

得到的回复是,

” 这肮脏且羞耻,我不应该谈论 “。

传播自上而下,成了街坊邻里的谈经色变。

甚至最该知晓的女性,也蒙在鼓里。

我国女生第一次来大姨妈时。

往往不是觉得” 得了癌症 “,就是染上了 ” 严重妇科病 “。

@知乎网友

携带卫生巾,也时刻紧张。

一不小心,就会成社会性死亡现场。

做操的时候,卫生巾从兜里掉出来了

想捡,但是看到大家的眼神,以及同伴好心把我拉走

我莫名感觉做错了事

但是我还是想说,月经不羞耻

希望有一天,卫生巾可以和口红一样平常

这不是个别现象。

因为性教育的不明朗,从发觉身体发育的那一天开始,女生会在长时间内陷入自卑情绪。

月经羞辱,更是校园霸凌中最常见的手段。

《少年的你》

弹幕有一丝习惯后的淡然。

” 很真实的事情,从小就看惯了 “。

很多女孩初潮时,都是被妈妈或女性长辈单独拉到一个小房间。

像谍战片的卧底一样,压低声音说话。

科普的月经知识,仿佛是敌国情报。

递交的卫生巾,像极了毒药地雷。

来月经,好像真挺 ” 不正常 ” 的。

来月经,告诉女孩,” 你在长大 “,” 我们会陪着你 ” 的,真的太少了。

” 散装卫生巾 “事件,有了新进展。

因为盗用相关证件,商品被下架。

是管制卫生巾市场的解决途径,也是一个新的困境——

便宜卫生巾没了。

这些有难处的买家们,又要去哪解决问题?

君君不希望这次 ” 下架 “,变成 ” 月经贫困 ” 讨论的终点。

如果可以大声喊出创可贴和卫生纸。

那谈论月经,使用卫生巾,也不该成为一种羞耻。

这不是什么女权主义,是一种人权。

君君想对键盘侠们说一句。

能自由生活,是你的幸运。

但,别嘲笑那些没你运气好的人。

在病床上呻吟的病人有多痛苦,在沙滩上打排球的人懂不了,这正常。

但请别觉得他们一动不动的样子很好笑。

也许,深陷 ” 月经贫困 ” 与 ” 生理羞耻 ” 的女性的痛,是你一辈子都无法了解的。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4000万女性,买不起卫生巾

就算天生一副好皮囊,但扛造能打还得靠修护大法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4000万女性,买不起卫生巾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