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疫苗对肥胖的人不友好,新冠疫苗也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些疫苗对肥胖的人不友好,新冠疫苗也是?

新冠疫苗预计 12 月上市,但最近出现一条神似 X 音的小视频,说肥胖人士需要注意,新冠疫苗对他们没有保护作用。短短十来秒绘声绘色的描述,虽然并没有给出这个说法的证据,但还是成功获得了不少人的信任。

这是真的吗?追寻源头,论断来自 8 月 5 号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则报道 [ 1 ] 。

图丨 cnn

记者采访了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Chapel Hill)的营养学助理教授拉兹 · 谢赫(Raz Shaikh),关于新冠疫苗在肥胖人士身上是否有用,教授的原话是:

“Will it still work in the obese? Our prediction is no.”

(新冠疫苗对肥胖人士有用吗?我们的推测是没用的)

肥胖的人,不配拥有疫苗吗?

先从肥胖讲起,体重指数(BMI)是判断肥胖的简单指标。BMI 的计算公式为:体重(千克)÷ [ 身高(米) ] ^2,例如我身高 1.7 米,体重 54 公斤,BMI 就是 54 ÷ 1.7^2=18.7。根据中国对成人 BMI 的分类,指数在 18.5~24 之间都是正常体重,24~28 算是超重,超过 28 就是肥胖。

如果你的 BMI 超过 24 了,请一定要看完这篇文章。

身体脂肪的过度堆积不仅与很多我们熟知的慢性病,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相关,很遗憾,在疫苗方面也有一些研究证明,肥胖会让疫苗的保护效力明显降低。

图丨 pxfuel

减重之后,终于拥有了乙肝抗体

以乙肝疫苗为例。

在 1992 年,我国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约 1.2 亿,人群携带率为 9.75%。自 2002 年开始,我国免费为新生儿提供乙肝疫苗接种,在 2014 年的调查中,5 岁以下儿童的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降至 0.3%。据此估算,疫苗接种后我国至少有 8000 万人免受乙肝病毒感染 [ 2 ]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完成 3 针基础免疫后,95% 的婴儿、儿童和年轻成人体内的抗体水平能保护人不感染乙肝病毒 [ 3 ] 。

然而对于肥胖群体来说,最早在 1985 年就有科学家发现,以同样方式接种了同样剂量乙肝疫苗的成年人,BMI 高的人更不容易产生乙肝抗体 [ 4 ] 。动物实验也验证,长期吃高脂肪食物的动物,免疫细胞的功能会受到损害,无法对乙肝病毒产生特异性的有效免疫反应 [ 5 ] 。

甚至有一位 31 岁女性,在 BMI 高达 37.3 时接受了 6 剂乙肝疫苗注射,仍然没有产生血清抗体(得不到疫苗的保护)。之后她做了减重手术,BMI 降至 20.5,重新接受了 3 针乙肝疫苗注射,在打完最后一针的 3 个月后再次检测,她终于成功拥有了乙肝抗体,摆脱了易感人群的称号 [ 6 ] 。

所以对于乙肝疫苗,超重肥胖人士的确更可能出现打了没用的情况,而且 BMI 越高的人越容易没用 [ 4 ] 。

流感疫苗,BMI 越高抗体越少

科学家们在流感疫苗接种中也发现了类似的事情。整体而言,流感疫苗大概能降低 40%~60% 患流感的几率,依据当年流行的病毒毒株和疫苗是否匹配而有所差异 [ 7 ] 。

科学家在试验中发现,打完三价流感疫苗一个月时,BMI 越高的人血液中抗体成倍增加的可能性越高。在之后的一年中,所有人的抗体都逐渐减少,但是 BMI 越高,抗体减少的幅度越大 [ 8 ] 。

BMI 越高,抗体降低幅度越大丨参考文献 [ 8 ]

如果体内抗体降低到一定水平,同样的流感病毒再来的时候,免疫系统就跟没打过疫苗的人一样,依然是那个什么装备都没有的小小少年。

除了上面两种疫苗以外,研究发现狂犬病和破伤风疫苗也对超重肥胖人群不那么友好 [ 9, 10 ] 。

我就是胖了点,为啥打个疫苗都没用了?

正常情况下,脂肪细胞会分泌一些脂肪细胞因子,其中主要参与免疫系统工作的是瘦素和脂联素。这两兄弟里面,瘦素是促进炎症的,脂联素是抑制炎症的,两者相互协同、共同奉献。

然而在肥胖人群体内,脂肪的过度堆积让这两兄弟失去平衡。抗炎因子脂联素的水平明显降低,而促炎因子瘦素的水平则显著升高。

此外,脂肪组织中除了脂肪细胞外,还有许多种免疫细胞。与正常体型人群相比,肥胖人群的免疫细胞发生了变化,促炎症发生的免疫细胞数量上升并且容易聚集。这些堆在脂肪组织的免疫细胞们制造促炎因子,造成局部炎症,之后经过免疫系统其他兄弟姐妹一起努力,肥胖人士终于拥有了一个处于全身性低程度慢性炎症状态的身体。

脂肪细胞丨 YaleNews

虽然平时总处在炎症状态,但肥胖人群受到病原体侵犯后,抵抗能力并不强。比如被流感病毒感染后,肥胖人士血液中出来作战的士兵(CD8+ T 细胞),以及这些士兵手中能对抗流感病毒的两种武器(IFN- γ 和颗粒酶 B)的含量都明显少于正常体重的人。

在打过流感疫苗后,相对于体重正常者,肥胖的人仍然有更高的机会被病毒感染,或出现类似感染的症状 [ 11 ] 。

虽然目前尚无明确的定论,但有理由推测,肥胖人士因为免疫系统紊乱,身体处于一个慢性炎症的过程,并且在接种疫苗后难以产生应该有的作战士兵与武器 [ 12, 13 ] 。

新冠疫苗能不能保护胖人?

基于以上这些研究结果,回到新冠疫苗,我们有理由相信新闻中科学家的预测是有依据的。

从疾病角度来看,新冠肺炎病情严重的病患比轻微病患有更高的 BMI,肥胖人群患新冠肺炎后也较容易发展成严重情况 [ 14 ] 。

现在新冠疫苗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虽然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果,但距离能够上市并规模性使用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想确定肥胖人士接种新冠疫苗后有没有用,还是要像其他疫苗一样,大规模分析接种疫苗的群体特征以及实验室数据后才能得知。

如果你非常担心疫苗不能保护自己,那么就要格外注意避免聚集、加强防护和健康生活。

参考文献

[ 1 ] https://edition.cnn.com/2020/08/05/health/obesity-covid-vaccine-effectiveness-wellness/index.html

[ 2 ] http://www.chinacdc.cn/rdwd/201312/t20131230_92034.htm

[ 3 ] https://www.who.int/immunization/Hepatitis_B_revised_Chinese_Nov_09.pdf?ua=1

[ 4 ] Weber DJ, Rutala WA, Samsa GP, Santimaw JE, Lemon SM. Obesity as a Predictor of Poor Antibody Response to Hepatitis B Plasma Vaccine. JAMA. 1985; 254 ( 22 ) :3187 – 3189.

[ 5 ] Fang Liu, Zhirong Guo & Chen Dong. Influences of obesity on the immunogenicity of Hepatitis B vaccine, Human Vaccines & Immunotherapeutics. 2017;13:5, 1014-1017.

[ 6 ] Dinelli, Maria Isabel Saraiva, & Moraes-Pinto, Maria Isabel de. Seroconvertion to hepatitis B vaccine after weight reduction in obese non-responder. Revista do Instituto de Medicina Tropical de S o Paulo. 2008;50 ( 2 ) :129-130.

[ 7 ] https://www.cdc.gov/flu/vaccines-work/vaccineeffect.htm

[ 8 ] P A Sheridan 1, H A Paich, J Handy, E A Karlsson, M G Hudgens, A B Sammon, L A Holland, S Weir, T L Noah, M A Beck. Obesity is associated with impaired immune response to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humans. Int J Obes ( Lond ) . 2012;36 ( 8 ) :1072-1077.

[ 9 ] Banga N, Guss P, Banga A, Rosenman KD. Incidence and variables associated with inadequate antibody titers after pre-exposure rabies vaccination among veterinary medical students. Vaccine. 2014;32 ( 8 ) :979-983.

[ 10 ] Eliakim A, Schwindt C, Zaldivar F, Casali P, Cooper DM. Reduced tetanus antibody titers in overweight children [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Autoimmunity. 2006;39 ( 4 ) :349. Swindt, Christina [ corrected to Schwindt, Christina ] ] . Autoimmunity. 2006;39 ( 2 ) :137-141.

[ 11 ] Neidich SD, Green WD, Rebeles J, et al. Increased risk of influenza among vaccinated adults who are obese. Int J Obes ( Lond ) . 2017;41 ( 9 ) :1324-1330.

[ 12 ] De Heredia, F., G ó mez-Mart í nez, S., & Marcos, A. Obesity, inflammation and the immune system. Proceedings of the Nutrition Society. 2012; 71 ( 2 ) , 332-338.

[ 13 ] Tagliabue, C., Principi, N., Giavoli, C. et al. Obesity: impact of infections and response to vaccines. Eur J Clin Microbiol Infect Dis. 2016; 35, 325 – 331.

[ 14 ] Yang J, Hu J, Zhu C. Obesity aggravates COVID-19: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un 30 ] . J Med Virol. 2020;10.1002/jmv.26237.

作者:阿圆 · Summer

编辑:代天医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果壳正在招聘副主编、编辑、运营经理等职位,戳这里,查看更多岗位详情并投递简历。

AI 等你来玩哦 ~

加拿大人明年春有望接种新冠疫苗 联邦政府锁定至少8800万剂疫苗

上一篇

众所周知,好看的数据表都是“套”出来的,而不是“做”出来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有些疫苗对肥胖的人不友好,新冠疫苗也是?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