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研究所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神秘的研究所

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许多成人开始失踪,并且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失踪的人主要是顶尖的科学家,并且是研究生命生物方向的科学家,他们在不同的环境下,在不同的时间里陆续失踪。

有在家里失踪的,有在上班的路上连车带人一起失踪的,还有的甚至是在飞行途中,和整架飞机一起失踪了。

毫无线索和头绪,不像绑架,不像复仇,不像意外,什么都不像,就这样毫无理由的消失不见了。

谁也说不清他们是如何失踪的?他们去了哪里?他们怎么样了?他们是否还活着?

这些人失踪,如果要找相同的共性,那就是他们失踪时,天空都出现过一道异常的光波,这道光波不像闪电,因为闪电持续的时间短,而这道光波持续的时间长则几十秒钟,短则也有十几秒钟。

最开始这种情况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为没有血腥的场面,更没有震憾人心的画面,一切太过于平静和平淡。

但随着失踪科学家的人数不断地增多,这个数据和现象被人发现并公之于众时,开始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反响。

这个反响,仍然仅限于茶余饭后的谈论,或者是部分有士之人大胆的假设和推理,众说绘云,谁也不服谁说的推断,争来争去,还是毫无头绪。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也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他们的侦破和勘察进行到什么程度,因没有公布消息谁也不知道进展情况。

这件事也引起了我的关注,并且我经过慎重考虑后,着手开始调查这件事情,想发现点什么。

2

我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探险爱好者,曾经去过很多无人区,走过很多神秘的地方,有一定的胆识和心理素质,并且掌握一定的科学常识和野外生存技能。

我爱上探险,原因非常简单,我就是想看别人没有看过的风景,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到达别人没有到达过的地方。当然了,我自己非常清楚,我必须吃别人没有吃过的苦,经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苦难,承受别人没有承受过的风险和压力。

曾经很多人问我的勇气从何而来?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有三点。第一是心怀一颗梦想,我从小就梦想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这种梦想的力量太强大了;第二是我有强大的好奇心,想知道那些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第三是我读了非常多的书,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量,变的自信起来。

现在,因为我强大的好奇心,我要自己独自去调查科学家失踪的事件。

我先是走访了失踪科学家的家庭和单位,以及他们每天上班和下班的线路,想从中发现点蛛丝马迹,但我失望了。

后来,我从他们的个人爱好入手,从他们工作之外的业余生活找线索,发现这些科学家有业余爱好的寥寥无几,他们的业余生活单调,也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就这样我折腾了大半年时间,仍然一无所获。

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3

我也失踪了。

准确地说,我是被绑架了。

记得那天我调查线索回来,用打车软件打了一辆专车,上车后我就晕晕乎乎地睡着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有一个习惯,任何时候不可能睡的太沉太死,这是在野外多年养成的坏毛病,因为在野外危险重重,如果睡的太沉太死,很容易被猛兽吃掉,或者是自然灾难来临时无法第一时间发现而带来危险。

记得那天我是在车停稳后下了车,我习惯性地从小区的一个后门回家,这个后门平时进出的人少,显得安静。突然一道奇亮无比的光波出现,晃的睁不开眼,再后面的事情就记不清楚了。等我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一个狭小而密封的空间。

这是哪里?

我一时猜测不出来,不像酒店,不像旅馆,倒有点像牢房。

这个空间有七八个平方大小,墙上全是软软的内置海绵包裹的皮革,米黄色,有点像沙发。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小写字台,还有台灯,角落里还有一个简洁的卫生间和面盆。

我发现手机不见了,腰里的钥匙串不见了,背包也不见了。

就在我费解时,突然写字台对面那面空白的墙上,显示出一个门框的图案,接下来门中间还意外开了一个窗口,递进来一个密封的白色的盒子,并伴有提示音:” 晚餐时间到了,晚餐时间到了,请取晚餐。”

我忙走过去伸手接了过来,来不及细看盒子里装的什么,想先弄懂心中无数的疑问,我忙问:” 您好,这是哪里?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对方没有回应。

当我伸手接过盒子后,那个窗口自动关上了,之前显示的门框图案也消失了。就在窗口自动关上的时候,我弯腰看到了外面,来送餐的不是人,而是一个机器人。外面走廊的墙面和里面的一样。

回到写字台前,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有几块面包、一小盒牛奶、两根火腿,还有一个苹果和一个橙子。这时我也才感觉到自己真的饿了,三下五去二的就把这些吃食全解决了。

可心中的疑团仍然没有解开,也不知问谁,我只能胡思乱想,在大脑中推断种种可能。

4

第二天早上,送来的早餐有滚烫的鸡蛋,煮熟的红薯和土豆,以及一小包辣椒酱。中午还有鸡腿和大米饭。

吃食的标准并不差,我没有任何意见和想法,可是一直没有人问我话,也没有人理我,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一直到第五天时,那个平时看不见的门框再一次出现,这次打开的不是门中间的窗口,而是整扇门。走进来的不是我希望见到的人,仍然是一个机器人。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被机器人绑架了。

机器人说话了:” 你好,请你配合我们,放心,我们并不会伤害你,你是我们的朋友。”

我问他:” 你好,这是哪里?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机器人回答我:” 这是冰湖研究所,现在我们要对你进行身体健康检查,请跟我来。”

在这里被关了多天,我早就想出去活动一下,并打探这里的情况。于是,我跟着机器人走了出去。

他带我进了好几个满是机器和仪器的房间,我听他的口令,一会儿抬腿,一会儿伸手,一会儿深呼吸,一会儿闭眼深思,一会儿想你最想知道的事情……

我发现他们并没有恶意,也就全力配合,结果证明我推断的是正确的,他们并没有伤害我,只是对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和测试。

在配合做相应的检查时,我透过玻璃,看到在后台操作相关仪器和设备的,有机器人,也有人类。我问了好几个问题,带我来的机器人都提示我不要说话,说会影响检查准确性。

于是我只能忍住了。

在这个机器人送我回房间的时候,我再一次问他:” 你们是谁?我还在地球上吗?”

机器人在送我进房间后,转身的时候开口了:” 我们是 E 星人,现在我们都在地球上。”

“E 星?那是什么星球?” 我顺口追问。

“E 星,就是你们人类说的火星。”

机器人没有回头,他最后的声音是透过墙传进来的。我再问他,外面没有答复,看来他已经走远了。

5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依然给我正常送餐,每天照旧带我去做近似和类似的体检,我问的问题再多,这个接送我的机器人,只回答最简单的几个问题。我想得到更多的答案,看来通过这个机器人是没有希望了。

虽然他们没有伤害我,甚至可以说待我还不错,但我不想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关在这里,像一个实验品一样天天接受他们的检测。

我的好奇心支持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逃跑。

平时不行,房子里似乎找不到出口;送餐的时候不行,因为窗口太小;只能是带我去体检的时候,那个时候可以出门,并且机器人没有捆绑我的腿和手,我的行动是自由的。

在又一次的体检过程中,我并没有按照引路机器人的指引,去相应的房间接受检查,而是四处寻找出口。最终我失败了,因为我没有找到可以出去的出口。

似乎这里很大,左转右转都找不到尽头,每个区域和房间也都大同小异。我在寻找出口时,机器人并没有追过来抓我,这超出我的意外,不过后来想想就明白了,因为他知道我根本跑不出去。

但这次也有收获,我在其中几个狭长像走廊的地方,看到了墙上有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戈壁和沙漠。

对,就是戈壁沙漠。

戈壁和沙漠我一点也不陌生,我曾经七进沙漠,成功穿越过中国最大的无人区罗布泊,体验过八级的沙尘暴,遭遇过迷失方向,还遇到过流沙。

可是,这里的沙漠是哪个区域?我不得而知。

但我可以肯定,这里是普通人发现不了的地方,一个神秘的地方。

6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想不出招儿的时候,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我被机器人带到了一个会议室里,里面坐了十几个人类,每人面前都有一个投影的小电子屏,疑似笔记本电脑的东西,有人在盯着我看,有人在盯着电脑忙碌,还有人在侧耳轻声交流着。

这时,我发现了惊人的秘密,这十几个人,大部分就是那些失踪的科学家们。因为我调查过他们的失踪,所以对他们的外貌非常的熟悉和了解,甚至都知道他们当天失踪时穿的什么衣服。

我路过几位科学家身边时,轻声地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打着招呼。

他们轻声地回应着,并没有因为我能叫出他们的名字而惊讶,更没有因为我的出现而惊讶。他们也没有失忆,因为他们都回应了,知道自己是谁。

现在越来越惊讶,越来越疑惑的人是我。

当我坐下来后,其中一个像是领导的人开始说话,接下来很多人相继发言,甚至中间还出现了多次的争论和争辨。开始我一头雾水,慢慢我就听明白了。

原来他们在做一项最新的科学研究,我就是他们的研究对象,也可以说是他们的实验品,主导这项科学研究的并不是人类,而是 E 星人。

他们的研究课题是,当人类的好奇心达到什么程度时,他才会做出相应的决定和行动。

因为他们发现,所有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与正常人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好奇心强,最开始他们是相互研究,通过检测大脑、血压、神经系统等人体多个数值的变化,来测算好奇心的百分比程度。就在他们相互之间研究毫无进展的时候,发现我在寻找他们,于是我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这时,他们发现我的好奇心比他们更强。于是他们偷偷调查了我的资料,以及这些年来的探险行为,他们发现,驱使我去不断地探险和探索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有一颗巨大的好奇心,这个力量太无穷大了。

并且他们还得出结论,探险探索与创新发明,两者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首先都是具有极大的好奇心,再者都是对未知的世界进行探索和发现。

于是,我也失踪了,被他们带到了这里。

我究竟是如何失踪的,这个失踪的过程我始终没有弄明白,因为他们提到的太少,但我听到了几个陌生的词语:” 瞬间转移 “、” 光波 “。” 瞬间转移 ” 这可能是 E 星人一种高科技的手段,可以瞬间移动物体、传输物体;而 ” 光波 ” 是用来做什么的,我始终没有弄懂,但我知道每次有人失踪时,总会出现的那道异常光波就是所指。

通过对我最近一系列的数据测算,他们已经掌握了相应的公式和评定标准,发现我刚来时,好奇心虽然很强但趋于稳定,后来多次检测后,好奇心越来越强,当最后做出逃跑决定时,相应的生理数值达到了顶峰。

天啦!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他们要通过测试人类的好奇心来培养科学家?或者来控制人类?更或者来挑选能为他们所用的人才?还是……

我知道这些问题从这里都得不到答案,我只能另想他法。

7

几日之后,我没有被他们再次送去检查身体,而是送到了一个密封的巨大圆形空间里,在这里每个人进入一个极小的空间,然后把我们固定,接着我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环境全变了,和之前住的小房间不一样了,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地方。

这时,我发现这里有不同肤色,不同人种,说着不同语言的人类,大家都是一幅惊恐状。通过交流,我们才得知,这些人的经历大同小异,这些人中,有探险家,有私人侦探,有高级特工,有江洋大盗,有科学家,还有犯偷窥罪的罪犯。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好奇心极强的人。

并且,大家都说自己来自冰湖研究所。

最后,我推理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分散在地球不同的角落,他们不可能是来自同一个研究所,那么就是说,E 星人很有可能已经在地球上建立了无数个 ” 冰湖研究所 “,他们把好奇心最强的人抓去做研究,再把最有价值的人集中起来,做进一步的研究。

很快,我的推理就被验证了。因为接下来 E 星人召集了一次大会。

大会开场时,一个高大无比的,像机器人又像是人类的人站在最前面,用厚重的不像是声带发出来的声音说:” 欢迎各位来到火星冰湖研究所总部!”

啊?

我已经来到了火星?

这里还是冰湖研究所的总部?

[None] 拓展Python Markdown

上一篇

熟睡时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神秘的研究所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