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翅难飞!各国航空公司的生存窘境 | BAI科全书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插翅难飞!各国航空公司的生存窘境 | BAI科全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AI资本”(ID:BAI_VC),作者:沃煊皓、钟成、刘紫凌。

Give me the good news.

——Donald J. Trump, Boston Globe, August 1989

跟我说点好消息吧。

—— 唐纳德·J·特朗普,《波士顿环球报》关于特朗普航空公司的报道,1989年8月

美国宣布,从6月16日开始,将禁止所有中国客运航班飞往美国。出于综合考虑,中国民航局也很快做出了回应,并于次日发布了《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通知》宣布,自6月8日起,中国将实施“航班奖励”和“熔断措施”,对未来的入境航班班次进行动态调控。

没想到吧,航班也要“熔断”了! | 《中国民航报》

新《通知》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3月29日开始实行的“五个一”政策,一家航空公司在一个国家的一条航线,一周只能飞行一班的现状终于有所缓解。国外亟待买票回国的留学生,此刻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比起滞留海外的留学生,在疫情中陷入窘境的各家航空公司对于航线的恢复其实更为期待。对一些如日中天的航空公司而言,一条飞往中国的航线,此刻甚至已经成为了“救命稻草”。

“家大业大”的航空公司怎么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他们又有着怎样的生态和运营现状?这或许还要从航空公司的历史说起。

亏多赚少,航空公司简史

航空公司的坎坷童年

说起来也许令人意外,航空公司有着一段被人嫌弃的“童年”。

在莱特兄弟(Wright Brothers)发明飞机之后的1910年11月7日,人类就进行了最早一次商业货运。飞行员携带两匹丝绸由代顿市飞往哥伦布市,一段105公里的航程足足飞行了1个小时6分钟。当时的飞机还没有同时期的戴姆勒亨利王子(Prince Henry)汽车跑得快。

快过飞机的亨利王子汽车,简直风驰电掣 | vauxhall.co.uk

成本又高,飞得又慢,航空业在当时的人眼中不过是一项表演艺能,是一个相对鸡肋的存在。在20世纪10年代中期开始成立的美国航空公司,主要的业务是运送邮包,而非运载旅客。因为速度和运载量的不足,飞机航空一直成本高企,发展缓慢。

开飞机的快递老哥:“你有一份特别的快递!”| history.org

航空业的转折还是要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曾经作为侦查工具的飞艇(Airship)成功实现军转民,开始逐渐在民用领域发力。

历史上第一家航空公司——德国飞艇旅行公司(DELAG)于1909年诞生在德国法兰克福,公司主要使用的载具是齐柏林飞船(Zeppelin),并不是我们今天常见的飞机。

无论是空难现场还是内部布局,飞艇看上去至今仍然充满未来感 | denniscooperblog.com

齐柏林飞艇的生意在19世纪30年代达到巅峰,然而经过造成36人死亡的“兴登堡空难”( Hindenburg Disaster),以及二战中新飞行技术的研发,整个飞艇运输业迎来了迅速的衰败。

航空公司的高速成长

航空公司第一次转机的到来还是要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57年,美国波音公司在美军空中加油机KC-135的基础上成功研制了一架喷气式客机,这便是鼎鼎大名的波音707。最后一架波音707于2013年才正式停运,足以见得当时波音707的先进程度。

波音707,军转民的喷气机!| American Airlines

航空业的第二次转机,也是真正让飞机进入大众视野的,是1970年代波音747等新一代飞机的推出。波音747系列实现了航空业的爆炸式增长,这些新型飞机虽然在速度上没有很大提升,但是载客量、负载量和飞行距离上比起之前的飞机有了巨大的提升,飞机的飞行成本也一降再降,真正地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波音707,快到你来不及织毛衣! | American Airlines

伊拉克战争之后,国际油价大幅下降,航空公司也在上世纪90年代迎来了空前的发展,行业的快速扩张也使得行业进入了群雄纷争的时代。买几架飞机就能够开航空公司,开航空公司还就能赚到钱,航空公司的高光时刻终于降临。

然而航空公司短暂的高光并没有掩盖其运营维艰的本质,当时代的红利褪去,航空公司的窘境就显露了出来。

航空公司的生意不好做

维珍亚特兰大航空公司的老板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被问到如何才能变成一个百万富翁的时候,他给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回答:首先你要成为一个亿万富翁,然后再去买一家航空公司。

尽管听来诙谐,但布兰森的言论却并非一个玩笑,经营一家航空公司实在有着太多的坑。

航空公司创收途径单一

尽管航空公司提供的花样服务很多,但他们的核心服务其实非常同质化,这就导致乘客消费者在比价时变得非常容易,从而使企业缺少相应的定价权,为了吸引乘客搭乘,几乎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只能在价格战上做文章 。

特朗普航空公司的班机以豪华著称,甚至拥有黄金的厕所,但毫无疑问,追求性价比的理智消费者并不在乎这些 | The New York Times

2015年12月末,美国精神航空(Spirit Airlines,美国的一家廉价航司)从芝加哥到纽约的往返票价仅为87美元,而美国三大航空美联航,美国航空,达美航空的票价分别为116,136和206美元。顾客所追求的最多的是我能否按时到达目的地,而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和廉价航司在这方面可以说毫无差别。

不管航空公司推出什么银卡、金卡和常旅客服务,消费者选择航班的时候永远都会选择时间和价格最合适的那班。大多数消费者根本不在乎积分和服务,毕竟体验服务都是头等舱乘客事儿,大部分经济舱乘客首先要考虑的,还是能否最快最便宜的到达目的地。

航空公司成本居高不下

航空公司往往有着很高的固定成本。通常来说,燃油成本就能占到航空公司成本的1/3左右,这使得航空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燃油敏感型行业。

在西方国家,又由于工会这个强大的存在,飞行员、机组成员的薪资都成为了难以削减的成本要素。在历史上,因减薪消息走漏导致的大罢工更是屡见不鲜。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机组成员的薪资几乎可以和买飞机的费用一样,算作是固定成本。

由于疫情,停在停机坪上“趴活”的飞机 | Business Insider

飞机的维护和停靠成本更是一笔不可小觑的巨大开支,并且这笔开支是不会因乘客的多寡而有所改变的。此次因疫情影响,全球航空公司80%的航班无法起飞,然而航空公司却仍然要为这些原地“趴活”的飞机支付高额的“停机费”,用以支持技术人员定期清扫并维护飞机的相应设备。

以法国戴高乐机场和奥利机场为例,粗略计算显示,平均每架飞机的“停机费”就高达3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近24万元。

疫情下航空公司在挣扎

作为本就是需要人气的航空产业,疫情导致的全球流动受限和区域封锁无疑给了诸多航空公司沉重的一击。然而为了活命,诸多航空公司展开了浑身解数,以各种方式实现自救。

比如鼎鼎大名的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在疫情期间向德国政府卖身自救,以90亿美元的代价出售了20%的股份,赚取了些许喘息之机。一些航空公司还将原本闲置的客机改装为货机,在疫情中运送物资勉强贴补运营费用。

疫情时期,被迫“国有化”的汉莎航空 | Financial Times

但在常规手段之外,另有一些航空公司的操作却让人感到莫名的火大。

比如一些美国的航空公司就借着海外同胞归国心切的心理,开始疯狂放出大量通航中国大陆的机票,但其实这些班次的飞机压根就不在民航局“五个一政策”之内,即便费了一番周转买到了天价机票,这些航班也根本不能飞。

而且这些机票的退票周期又非常得长,一些航空公司的退票政策甚至只是退还积分而并不返还现金。在美国政府的强制要求下,一些航空公司逐步开始退还现金,但它们却设置了长达半年甚至一年以上的退款周期。

买了机票,就等于是给某些航空公司提供了一笔无息贷款。

由于许多航空公司实在揭不开锅,于是就开始与中国民航局展开沟通,希望开设更多航线展开自救,毕竟中国航线需求旺盛、航行安全、票价又有竞争力。然而本着严防输入的“五个一政策”原则,中国民航局对于恢复航班线路始终抱持着相对审慎的态度。这使得恢复中国航线,成为了许多困境中航空公司孜孜以求的梦想。

不惜以禁止中国航空公司入境相逼的特朗普 | wordpress.com

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才有了特朗普颇有任性色彩的,以禁止中国航班赴美来裹挟中国恢复美航赴华航线的一纸政令。

随着更多的航线的复航,困境中的航空公司也终于看到了曙光。

与此同时,海外同胞回国的问题也算有了一些进展。我们期盼着盼望回国的海外同胞可以顺利搭乘回国的航线,听到落地防疫检测工作人员的那声“欢迎回家”。

伴随着机票价格一直起起起起起起落落,这届留学生也实在是太难了。

题图及内文图片如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本文参考:

  • James Durston,Airline recruits women to save fuel,CNN-travel, June 29, 2013, retrieved June 4, 2020.

  • Mackenzie Cullen, The Most Expensive Airline Strikes of 2019, Travel Plus, January 15, 2020, retrieved June 4, 2020.

  • Phoenix-Mesa Gateway Airport, Airport Rates and Charges, March 1, 2017

  • 百度百科,基洛夫飞艇,百度百科,2019年11月10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航空plus,飞机停飞,航空公司面临哪些成本?,知乎,2020年4月7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环球时报,巨额停机费!疫情期间每架飞机“停机费”高达3万欧元,CARNOC,2020年6月1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维基百科,航空公司-第一家航空公司,2020年5月14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维基百科,莱特兄弟-莱特兄弟的飞机生意,2020年5月12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新浪财经综合,汉莎航空再次“国有化”:德国政府解囊90亿欧元纾困,2020年05月26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易车,你知道汽车史上不同时期的速度之王是谁吗?,知乎,2018年4月6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中国报告网,2017年美国航空业发展历程回顾及形成寡头垄断格局分析,中国报告网,2017年11月16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 种昂,民航自救:飞机“客改货”的订单排到了3年后,经济观察网,2020年4月27日,浏览时间2020年6月4日。

酷派COOL10在京东上架:内置Helio P30芯片

上一篇

前奥美数据咨询总监王泽蕴:如何用数据驱动营销增长?| UMIC 导师观点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翅难飞!各国航空公司的生存窘境 | BAI科全书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