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黄金时代,创业者熬过202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失去的黄金时代,创业者熬过2020
文章目录

  • 超乎预判的疫情
  • 停摆的公司业务
  • 全力自救
  • 今年只想活下去

王爽终究还是认命了。

苦苦撑了两个月,他丝毫没看到海外疫情好转的迹象,这意味着这家专注海外市场的私人旅行定制公司,业务被迫全面停摆。

“前期投入的 300 万资金,血本无归”,不仅如此,王爽还需要退还未出行客户的预付款,“其实我们已经为部分未出行的客户,提前预付了相关酒店或服务费用”,但客户没出行不会认这笔账,考虑到信誉,王爽硬着头皮逐一退还。

2020 年 3 月,王爽给员工发完当月工资后,他知道再也没法完成占据冰岛市场的宏图大计了,是该和员工道别的时候了。

突发的疫情,给了和王爽一样的众多创业者一记重击,没有了可持续的营收,他们只能靠着现有资金苦苦支撑,但这些资金能撑到疫情好转或结束吗?没有谁敢保证。

今年 2 月,清华、北大联合调研了 995 家中小企业,结果显示,受到疫情影响,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 6 个月以上运营,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 3 个月。

短短 3 个月的时间,成了数以万计中小企业的生死线,没有哪个创业者甘愿失败,他们早就开启了全方位的自救,转型、合作、找融资,不放过任何能赚钱的业务,也不遗漏每个融资渠道。

2020 年,创业更艰难,大多数创业者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扛过去,活下来。

超乎预判的疫情

春叔懵了,短短两天内,他经营的酒店直接从满房变为零入住。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武汉封城的消息出来后,我们开始接到大量的退单电话”,春叔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

春叔在杭州经营情侣酒店,尽管酒店的订单全部被取消,但由于疫情刚爆发,加之赶上春节黄金期,春叔还是不想错过这个好时机,当时他也认为疫情很快就会好转,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所以一开始还没有放假的打算。

然而,春叔的设想很快化为泡影。 1 月 24 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在此情况下,春叔知道继续营业也不会迎来客户, 1 月 26 日他只能选择临时关店,并将重新开业的时间定在了 2 月 12 日。

几乎在同一时间,王爽也做出了短期停业的决定,他经营着一家私人旅行定制服务平台,专门为国内客户规划海外旅游路线。

由于做的是海外旅游业务,虽然疫情直接导致旅游业务停滞,但王爽预判六七月海外会回归正常。

“国内疫情爆发后,我们也主动联系了客户,表明旅行时间可能会延期等情况,客户其实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王爽说。

刚开始,王爽还很乐观,他认为国内疫情短期内会结束,更不会波及到海外,为此他还在规划年前就定下的冰岛市场计划。

然而,疫情并没有向王爽预判的情况发展,复工遥遥无期,众多公司已经全面开启线上办公,人们甚至不再出门。海外疫情也彻底爆发, 3 月 11 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已经构成一次全球性“大流行”。

“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我其实对整个形势有一些误判”,王爽原先的设想彻底被打乱,客户的旅行计划全部搁浅,海外供应商接连关门倒闭,王爽的公司只能等待。

距离 2 月 14 日情人节还有两天的时候,春叔也越发纠结起来,他经营的情侣酒店已经关门一周,如果还不营业,意味着又将失去情人节这个关键性营收节点。

彼时,疫情依旧凶猛,开业也可能面临着零订单,而且风险性极大,“综合考量之下,我们只能选择延期开业”,春叔说。

然而,到底什么时候能正式开业,谁也说不准,作为情诗酒店的创始人,春叔只能每十天就评估一次复工情况。毕竟对酒店来说,不开业不仅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同时还在持续扩大损失。

让春叔没想到的是,延期居然成为了日常情况,从 2 月 12 日评判无法复工后,开业时间一拖再拖,“从 2 月 12 日到 2 月 22 日,再到 3 月份”,直到近两个月后的 4 月 9 日,酒店才得以重新开业。

“粗略估算,停业的 70 多天损失了将近 100 万人民币。”春叔说话间,有一丝落寞。

“一开始谁会想到疫情会持续这么久,面对这场超长且还未定数的疫情,我已经放弃了海外私人定制旅行的创业项目。”王爽说。

多位受访的创业者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最开始大家都以为,疫情会很快过去,开始并没有当回事。直到 3 月前后,才逐渐明白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

然而,此时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已经为时已晚,相比大多数创业者来说,还能重新开业的春叔是幸运的,王爽的复工日期依旧遥遥无期,此时其公司账上资金,已然支撑不了多久。

停摆的公司业务

胡艺缤彻底没有了收入。

2019 年,借着炒鞋的风口,胡艺缤收藏的球鞋身价暴增,由此他做起了收藏级球鞋的生意,办活动、做展览、搞租赁。

“生意最火爆的时候,不但有许多潮流店开业找我们租球鞋,还有一些地产公司开盘时,都来找我们租球鞋撑门面。”胡艺缤回忆当初生意红火的时候。

“原本 2020 年是体育大年,不仅有NBA、世界杯等常规赛事,还有欧洲杯、东京奥运会等大型赛事”,胡艺缤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介绍说,“光是把我们的球鞋租出去展览,就能获得一笔不错的收入。”

2019 年下半年,仅凭借租赁业务,胡艺缤净收入上百万。

不过,由于疫情“黑天鹅”,国内外大型体育赛事几乎全部延期,欧洲杯、东京奥运会均延期至 2021 年举行,体育产业迎来毁灭性打击。

如今,一切都戛然而止,国内外体育赛事被迫延期,线下实体产业全面停摆,胡艺缤收藏的几百双球鞋,只能放在柜子里“吃灰”。

受影响的远不止体育产业,几乎所有重线下的生意,均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冲击。

林璇应该是最早感受到疫情影响的创业者,早在去年 12 月疫情刚有苗头时,他已经发现业务不太好开展了。

“我们从去年开始做刷脸支付业务,主要是招募线下代理拓展全国市场,由于现场演示更能促进签约,所以我们基本都在线下推广,即使客户通过线上渠道找来,也会到公司来考察情况。”林璇说。

去年 12 月底,林璇的公司近乎停摆,“一开始觉得疫情会产生些影响,但没想到破坏力这么大,业绩直接降为零”。

更要命的是,由于去年刷脸支付行业兴起,林璇的公司招募了大量人员拓展业务,想要吃第一波刷脸支付红利。如今,公司没有了收入,但仍然需要支付员工工资、社保等费用,每个月光人员支出成本就达到 500 万,这让林璇逐渐入不敷出。

到了 3 月份,林璇撑不下去了,裁员计划开始提上日程,他先是小规模裁掉了一些业务人员,想着保留一些人,等疫情好转可以继续拓展业务,但遥遥无期的疫情,让他日渐绝望。

林璇开始对整个部门动手,策划、市场等部门陆续整体裁撤,最终只保留技术团队,为已签约客户提供后续支持,“实在是负担不起了,只能先保证公司活下去”。

无法判断疫情何时结束时,维持现金流、保证公司运行,成为了众多创业者们共同的目标,但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能熬下去。

2019 年 12 月,何毅开始在闲鱼售卖二手办公用品,电脑、座椅、桌子,只要是能卖的东西,他一股脑全挂了上去。

“没办法,公司破产了, 2 月份办公室就要到期,用不到的东西要尽快卖了,还能挽回点损失”,何毅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解释说。

去年 7 月,何毅购置了 300 台高档净水机,在安徽老家售卖,主要客户群体为写字楼内的中小公司,但疫情来得太突然,加上春节假期,净水机完全卖不出去。

作为小型创业者,何毅的现金流主要依靠销售额,一旦无法持续性产生营收,就相当于切断了资金来源,为此他只能立刻解散公司,否则亏损只会更多。

在疫情面前,几乎没有哪个创业者能逃过一劫,而一旦公司业务停摆,相当于直接对创业者宣判了死刑。

全力自救

胡艺缤不甘心让球鞋“吃灰”,线下业务全面停摆后,他开始拓展线上营收渠道,做起了兴趣社区平台。

他自己设计产品,找了外包团队做开发,快速上线了一款小程序,将线下展览搬到了线上,还做起了拍卖的生意,每个月拍卖两次,每次上线 10 个物品,其中有球衣、球鞋等体育相关产品。

虽然刚开始做,但由于胡艺缤收藏的球鞋等物品比较稀缺,为此也吸引了一些体育爱好者前来观赏和购买。

“目前,小程序的功能和我设想的兴趣社区平台还有一定差距,接下来会慢慢完善起来”,胡艺缤说。

没有哪个创业者会轻言放弃,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击,几乎所有创业者都在想方设法自救。

在广西做跨境电商生意的李景星,由于通关口岸的全面封锁,他们无法供货给东南亚合作商,年前刚与印度签署的合作也只能停止。

“不能坐以待毙”,刚开始李景星想过向海外出售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来赚钱。但他们没有相关资质材料,项目还没开展,就夭折了。

李景星迅速调转船头,他看到近期国内掀起的电商直播热潮,想到自己有当地的优质货源,只要找到主播,就能开启直播带货业务。

“既然不能出口,那就转内销”,李景星开始寻找一些MCN机构合作,“最近也有很多机构主动找上门,想要寻求合作。”

与此同时,李景星还在联合当地品牌商,共同租赁线下场地,开设服装大卖场。他的想法是如果线下销量有限,那就通过直播的形式,将货品卖给更多人。

“我们现在围绕服装产业广撒网,只要任何有可能做起来的业务,我们都会进行尝试,这也是为了变通求生存”,李景星说。

生存,成为了众多创业者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以前我们是向上生长,现在我们是向死而生”,云敞网络CEO顾逸南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感概。

作为一家成立 12 年的云计算公司,顾逸南倾注了太多心血,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云计算的发展势头强劲,她实在不甘心公司就此解散。

原本云敞网络完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这几年云计算火热,云敞网络发展势头正劲,也正是因为如此,云敞将获得的利润持续投入到了研发中,想要博取未来的市场。

为此,客户的预付款与回款,成为云敞的重要运营资金,但这次由于疫情,云敞的上游客户生存艰难,应付款项一拖再拖,截止 5 月底云敞应收款项已经累计了上百万。

“如果上游客户倒闭也就算了,你知道款项收不回来了,但客户还在坚持求生,这就给了你一丝希望,反倒让我们更难受了,我们不好去催人家打款,但我们也快撑不下去了”,顾逸南很无奈。

没办法,顾逸南只能充当“追债主”,发邮件、打电话、发微信,只要任何能联系客户的渠道,她全都用遍了,但客户就是没钱付款,“追债都快哭出来了”。

尽管迟迟收不回款项,但公司还是要运转,也需要服务其他付完款的客户。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转,顾逸南已经开始自掏腰包补贴公司。

“如果下个月还收不到客户回款,那真要决定生死了”,顾逸南叹了口气。

今年只想活下去

创业 23 年的卢斌,遇上了公司创立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从 1997 年创业,我经历了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2003 年的SARS,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近年的贸易战”,跨境贸易服务商卢斌说。

纵使公司历经数次全球性危机,但卢斌表示,今年的新冠疫情比过往的每一次危机都要严峻得多。

疫情开始后,卢斌明显感受到订单量急剧下降,常年合作的海外客户暂停了新订单合作,国内供应链也暂停接单,这直接影响了公司运转。

“如果疫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没有太大的变化,目前公司资金只能支撑三个月左右”,卢斌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介绍。

三个月的现金流,成为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关键性命脉。

“我们都知道下雪不冷,化雪冷。现在疫情这场雪下了三个月,接下来对很多企业来说是更冷的化雪期,也就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春叔说。

他表示,现在所有企业都处于巨大的挑战中,中小企业的生存率变低,死亡率变高,如果前几个月已经消耗完余粮,接下来就要看企业能否自我造血。

卢斌的跨境生意开始逐渐恢复了,“欧美国家陆续复工,部分老客户的订单已经在恢复,这是乐观的信号,同时我们使用XTransfer(跨境金融服务公司)作为公司外汇收款的渠道,也解决了跨境支付的难题”。

与此同时,疫情带来的宅经济,也让卢斌公司的玩具、儿童教育类产品,获得了较大的业务增长。

卢斌的想法是,“原本,今年规划是工厂开源节流,通过管理增效来提升利润,同时对贸易板块加强供应链管理,但受疫情影响,今年公司只有一个目标:活下来!”

云敞网络也在努力活下来,经过顾逸南的轮番“轰炸”后,客户开始陆续付款。

经过这次疫情,顾逸南也开始改变一些看法,“以前我想要长成一棵大树,现在意识到如果要更好地活下去,大家应该抱团组成一片森林”。

与此同时,也不是所有行业都因为疫情受到负面影响,也有些行业反而获得了更好的增长。

灵活用工企业“独立日”创始人郑一,在疫情期间加大了生鲜配送方面的灵活用工业务比重,两个月内为沃尔玛等几十家生鲜超商企业,对接输送了两万多名临时配送及其他岗位人员。

“疫情过后,不少企业也提升了灵活用工的需求,开始主动寻求我们提供服务”,郑一说。

在这场疫情之下,数以万计的创业者都在历经生死劫难,有些创业者已经坚持不下去,还有些创业者仍在坚守。

多位受访的创业者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现在他们已经推翻了年前制定的 2020 年计划,今年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来。

“必须要扛过去,留得青山在,才能熬过寒冬看到春暖花开”,卢斌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璇、何毅为化名)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周晓奇。

javascript基本数据类型赋值和对象引用的内存情况分析

上一篇

【JVM故事】一个Java字节码文件的诞生记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失去的黄金时代,创业者熬过2020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