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i退役,王思聪撤退,千亿电竞产业「过春天」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Uzi退役,王思聪撤退,千亿电竞产业「过春天」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杨业擘。

电竞如何“玩”成大产业?

“估计RNG的LOL分部战队,整体和虎牙直播的签约费用在 2000 万元,Uzi单独签约费用应该是 4000 万元。”一位直播行业人士独家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6 月 3 日宣布退役的Uzi,依旧是电竞行业的顶流,价格依然非常非常昂贵。

巨额的直播签约费用,刷屏的退役新闻,很多人不禁问道:Uzi是谁?其实Uzi是一位热度不输明星的电竞选手,在 2019 年的微博之夜”年度人物“榜单上,真名为”简自豪“的Uzi最终强势登顶,力压王一博、肖战等流量明星,成为票选的“年度人物”第一名。

       

        

当很多人在朋友圈转发Uzi退役的新闻,并感言“青春结束了”,Uzi背后的RNG战队也失去了一位明星选手,未来如何保持关注度以及取得成绩,都成为摆在现实面前的难题。

电竞领域的顶流选手Uzi选择退役,同为顶流的iG俱乐部老板王思聪,则在过去一年中,经历了熊猫直播倒闭,香蕉公司收缩运营后,也开始了一场悄然的撤退。

很多人电竞人曾坚信,S赛的 4400 万顶峰收视率,已经高过NBA季后赛的观看人数,电竞产业一定会超越传统体育产业,但这一梦想正在被延迟实现。

巨头腾讯「垄断」电竞生意?  

提到电竞行业,王思聪和Uzi是两个绕不过去的人物。

旗下拥有iG电竞俱乐部、香蕉计划等电竞产业资产的“首富之子”王思聪,经常在微博上”心直口快“,是电竞领域最引人关注的老板;而Uzi作为选手领域名气和实力俱佳的人物,也是电竞行业的旗帜性人物之一(LOL玩家数众多)。

 虽然一个是老板,一个是选手,但二者也曾为争夺LOL最高荣耀一直较劲。最高峰是在 2018 年S8 赛,当时夺冠呼声最高的是RNG战队,Uzi作为这支战队的牌面,只要获得冠军,个人地位将登上国内现役电竞选手的顶峰。

据传当时腾讯电竞的宣传物资,也都是为RNG夺冠准备的。腾讯电竞选择支持RNG,不仅是因为RNG战队没有韩援,夺冠后对于国内粉丝的振奋作用更大。另外从商业角度来说,RNG与腾讯游戏的合作也更为紧密,当时LOL玩家可付费使用RNG队标,作为个人头像,一个队标的付费价格就是 30 元,据悉当时每日可为腾讯带来的收入在千万元级别。

加上此前王思聪在微博上,也公开与腾讯有多次摩擦,腾讯未必有多么期待iG获得冠军。然而意外的是,iG最终获得了S8 总决赛的冠军,也为LPL(中国大陆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职业比赛 )赛区赢得第一座S赛总冠军。

iG获奖的新闻在当天被刷屏,但是腾讯没有及时发出官方祝福。英雄联盟客户端依旧在推虚拟主播KDA女团,LOL官方微博仅发50QB庆祝夺冠,这令王思聪直接去找腾讯官方交涉。

然而,无论王思聪如何不满,作为一位LPL的俱乐部老板,依旧需要在腾讯电竞生态内生存。对于腾讯来说,英雄联盟也仅是旗下 7 个电竞生态之一,《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多款游戏各自形成不用的用户群体,也拥有数量众多的电竞俱乐部。

     

       从直播数据统计平台小葫芦的数据来看,前 5 大热播游戏中,腾讯就占据了四款。腾讯为王者荣耀打造了KPL联赛体系,为和平精英打造了PEL联赛,为英雄联盟打造了LPL联赛。可以说,国内电竞产业的发展,占据主流电竞项目的腾讯,虽然无法影响比赛的公正性,但对电影生态的影响依然举足轻重。

Uzi与王思聪的共同选择

Uzi曾经名为“狂小狗”,这个外号的起因是因为他早年脾气暴躁,打排位经常喷人。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位LPL赛区首位达到 2500 杀的职业选手,在其 8 年职业生涯中,始终未能问鼎S赛冠军的殊荣,这不得不说一种遗憾。

尤其 2018 年,RNG在S赛上铩羽而归。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Uzi的职业发展与RNG的未来规划。那时候已经伤病缠身的UZI,夺冠的窗口期开始急剧变短。而刚刚落地北京主场的RNG,则刚刚开始自身商业模式的探索。

与RNG同一年败北,还有一家重心在Dota游戏的LGD俱乐部。当年LGD也被认为一定会拿下Dota领域最高荣耀——Ti8 的总冠军。但同样遗憾的是,一直被看好的LGD最终未能夺冠,屈居亚军。

”那时候LGD俱乐部正在融B轮,战队成绩肯定对投资人的信心有影响“,彼时参与LGD融资的人士提及那场决赛,所有人都觉得非常遗憾,但资本不能拿情怀做决策。最终那笔融资被延迟谈判了好久。

同样情况对于RNG来说也是如此,RNG一直算是电竞豪门,旗下拥有 12 支各项目战队,并且此前一直租借北京五棵松华熙商业广场的场馆。这个场馆据传言一天租金是 5 万,算上战队选手薪资以及俱乐部运营费用,RNG俱乐部的总体成本绝对不低。

一位电竞投资人也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RNG目前还没有盈利,LGD盈不盈利不好说,国内绝大部分电竞俱乐部都没有盈利。”有成绩才会有粉丝,有粉丝才能与赞助商谈判,整个环节环环相扣。

当RNG战队失去头牌选手Uzi,关注度自然也会随之下降。这也是国内俱乐部普遍重视成绩和明星选手的原因,电竞行业是个两级分化相当严重的领域,聚光灯只会打在冠军队伍身上,因此赞助商的目光也在冠军队伍身上。

据RNG内部人事透露,以后Uzi的任何活动,依旧会与RNG俱乐部展开合作,包括不限于探索直播和短视频等衍生业务。预计这也是Uzi与俱乐部商议出的更好选择。

在Uzi和RNG命运悄然发生的变化的 2018 年,站上荣耀巅峰的iG老板王思聪,此时也开始遭遇一系列困境。先是 2019 年 3 月,王思聪出资的熊猫直播倒闭,与债务人的纠纷导致王思聪一度上了“老赖”名单。

接着王思聪的香蕉计划也出现了问题。最早在 2019 年 7 月,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新增司法协助信息,冻结股权数额为 270 万元。就在同一天,王思聪旗下的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也被冻结,股权金额为 6850 万元。(Tech星球曾在《王思聪的“泛娱乐帝国”败了?》中分析此事。)

一位电竞行业人士告诉Tech星球:“香蕉计划的线下业务确实在收缩,当然背后也有王思聪将业务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的打算,毕竟自己并不善于日常运营管理。”相比过去低调很多的王思聪,如今在逐渐收拢电竞业务。

“LPL赛区其实成绩不错,连续两个赛季获得S赛冠军,也培养出了Uzi这种S级明星,整体运营还是相对成功。”玩加电竞联合创始人兼COO王新明告诉Tech星球,短期内看LPL的探索还是相对成功。

但如果我们将视线拉长,这款有着 10 年历史的游戏LOL,已经走到了夕阳阶段,RNG等俱乐部也没有找到稳定的营收手段,熊猫直播和香蕉计划甚至面临生存困境,整个电竞产业的发展并不如意。

电竞产业等一个春天

2020 年 1 月份,本打算深耕北京的RNG,将主场搬回了上海。有传言是北京主场运营费用太高,上海闵行区政府为俱乐部回上海提供了一些优惠政策,也从侧面说明,电竞行业靠自身商业化依旧难以维持运转,还是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扶持“走路”。

对于刚刚在去年成立的腾竞体育(腾讯与拳头公司合资成立的电竞运营公司)而言,也许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因为腾讯一直希望通过LPL,探索电竞产业的主客场、联盟化等措施,鼓励俱乐部在本地扎根发展,然后将这一措施复制到KPL等联赛中。

比如,RNG将主场落在北京,希望在此后的发展中成为北京的电竞战队,吸引当地粉丝为主场战队消费以及发展周边经济,以此摆脱电竞产业的二八分效应,扶持中腰部俱乐部多元化营收发展。

然而,Uzi退役与RNG主场的变迁,让腾讯希冀的一切也未能如意进展。尤其S10 总决赛再次落户中国,很多人期待Uzi在家门口举办的S赛中完成登顶,退役后成为一个传奇选手,如今一切随着Uzi的提前退役成了泡影。

同样对于电竞产业来说,挑战远不止一位S级选手的退役,或是一位明星老板的投资收缩。对于电竞产业来说,实际上更大的难题是优质内容的匮乏以及生态的建设。

2018 年- 2019 年,游戏版号的问题导致整个行业进入寒冬,《和平精英》这款游戏迟迟拿不到版号,甚至曾影响腾讯的财报表现。如今版号政策所有放松,但是审核内容也越来越严格,吃鸡类型游戏也普遍难以过审。

在此情况下,炒冷饭成为一种可行选择。在英雄联盟十周年纪念会上,拳头官方公开了《英雄联盟》官方手游、《英雄联盟》衍生格斗和卡牌游戏。这些游戏能否借助此前LPL的探索,成功激发生态繁荣还亦未可知。

5 月 6 日,艾瑞咨询发布的《 2020 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 2019 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 1000 亿元。整个行业的增速,从 2019 年的25%预计降落到今年的19.6%。行业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电竞产业正在呼唤下一位Uzi,下一位王思聪。

      

     当下的电竞产业如同青春期的年轻人,对自身的价值探索仍在继续。而对于明天的未知是否精彩,也许套用青春电影“过春天”中一句经典台词更适合:“只要信,不要问”。

众女星参与《花木兰》海选 为何刘亦菲脱颖而出?

上一篇

拼多多三代锐龙大降价促销 AMD官方回应:未授权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Uzi退役,王思聪撤退,千亿电竞产业「过春天」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