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过地下管道、听过野猪叫,上班对我来说有时是死里逃生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爬过地下管道、听过野猪叫,上班对我来说有时是死里逃生

先向大家介绍下我的专业——地理信息系统。

00 后的小朋友可能不知道,以前人们出门的时候都要揣一份地图,走一段,停下来把地图展开看一看,稍不留神就错过岔口了;如果生活在城市里,还需要像背课文一样背住主要的公交地铁线路。后来,才有了电脑手机上能用的电子地图,开车导航、骑车送外卖、查路线用得着,修房子修桥施工也用得着。

从出门揣纸质地图,到打开手机看地图 APP,中间需要我们去做一个重要的工作:测量山和大海、城市和地铁……把大家平时看得见和用得着的东西都变成电子数据,装进地图软件里。让地图不仅便携,还可以用来搜索地图上的其他东西,比如哪儿有好吃的、哪儿有公共厕所之类。

写到这里,我想跟大家说一句,” 没事儿,别客气。”

在我的童年,人们去陌生的地方,确实是得带一份当地地图的丨 hikingguy.com

啊,对了,除了做人人都能用到的电子地图外,我们还需要给有特殊需求的人们提供服务(我们是很正规的服务,能开发票的那种),比如工程队要计算挖掘的土方量、领导要查询辖区内人口的分布和经济活动的分布情况等等。所以除了制作电子地图外,我们还要把很多信息跟电子地图关联关联起来,并且提供分析和显示的功能。

总之,把自然的、人工的地理信息做成信息化管理系统,就是地理信息系统专业要做的事。

这个专业有点 ” 脏 “

小时候长辈说,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坐办公室,轻松又感觉。于是我抱着这个目标努力学习,终于念到了博士,才发现……小孩子就是好哄。

读研究生的时候,有段时间我要跟师兄师弟们扛着仪器去工地。基本一到两周就要去工地一趟,一次忙上大半天。工地嘛,待上一天,运气好的话身上一层浮土,运气不好就跟刚从地里被扒出来的一样。

秦岭测绘。瞧瞧这土,你待一天试试丨作者供图

从工地回学校第一件事,必须是洗澡了。当时我们学校,学生洗澡只要 1.5 元一次,如果校外人员来洗就得 10 元一次。学生们大都白净清洁,大部分学生不需要出示学生证,让澡堂门卫看看脸知道是学生就行了。但刚从工地回学校的我们去洗澡,经常会被门卫拦住:” 学校工人?十块!”

伤心事,不说了不说了。

爬涵道、蹭高压电、遇野猪

学生时代尚且如此,真工作后就更艰苦了。我有一半的时间坐在办公室里敲键盘,但是另外一半的时间还是得去山野摸爬滚打,甚至爬地下管道——这件事儿值得详细讲讲。

这里还需要给 00 后小朋友普及下背景。以前城市上空可没现在这么清爽,密密麻麻的各种线缆在半空中搅成一团乱麻。现在的城市很少见到这样的乱象了,因为绝大部分线缆都被埋到了地下。

现在日本很多地方线缆还挂在天上丨李小葵供图

就像汽车有道路、飞机轮船有航线一样,地下的管线也有规划好的路线。当需要埋设其它管线的时候,就要去查一查以前这里埋过什么管线,然后才能确定新管线埋在哪里、埋多深,以及挖开地面的时候要怎么避免挖断其它管线。

问题在于,早年间人们没想那么多,把线埋了就不管了,以至于形成很多很多历史欠账问题,我猜有很多相关部门都不清楚自家地下管网到底是什么样。

可是这不行啊,万一时不时挖断了天然气或者自来水管道,那就给一大片居民添麻烦了。所以我们也得去测绘地下管线,探明一下地下线缆的走向。

一般情况下,其实人不需要钻入地下去测绘管线。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你一定注意到过各种井盖,有的写着 ” 给水 “,有的写着 ” 电力 ” 或者 ” 污水 ” 等等,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这些井口就是为了检修时候方便工作人员进出设置的,一般间隔一定距离就会有一个井口。我们只需要测绘井口的坐标,然后打开井盖,从井口观察底下管线的走向,然后用激光测距仪等仪器记录管道的直径和埋深就可以了。

井盖丨 pixabay

但也有例外,比如像上面那样、站在井口也搞不清楚情况的时候,就必须要钻到地下去看看了。

我工作的测区里有一条东西走向电力涵道,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时,又发现了一条南北走向的电力涵道。

这两条涵道是不是接在了一起?怎么接的?接口方向是怎样?埋在地下多深呢?我们必须要搞清楚每一根电力线的走向。可是到了现场发现,电力涵道的交汇处(也就是那个十字路口)并没有供人进出的检修井口,而距离这里最近的井口也在两百米外。

那……就从最近的井口爬进去看看呗?

这里是字面意义上的爬。电力涵道在地下约 1.6 米的深度,涵道的高和宽都不足 1 米。一米八的我在涵道里蹲着都会撞头,所以只能手脚并用地打着手电前进。更要命的是身下就是好几条 10000 伏特的高压电缆。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的心态有多崩——万一高压线的绝缘材料坏了一丁点儿,我就要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变成字面意思上的 ” 熟人 ” 了。

还原一下现场丨作者供图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唱起了 ” 地道战,嘿地道战 ~” 一下子就放松了不少,但地面上的同事非常提心吊胆,想给我打电话保持通讯,但是地底下根本没有手机信号啊!

我就这么一来一回的爬行了四五百米,上来的时候又疲惫又后怕,坐在地上十几分钟起不来。我看特战队训练心理素质和体能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虽然无人机和卫星技术的应用让测绘工作变得更加容易了,但是最复杂的地形仍然离不开每一个测绘人的双脚。一次我在卧龙大熊猫保护基地测绘时,因为一些意外耽搁了时间,下山时天几乎已经黑了,路上我们听到了野猪的呼噜声音,吓得我们一群人关了手电筒,大气不敢出。在山里面,一猪二熊三老虎,野猪对人的威胁其实是最高的。好在一路有惊无险,最终大家都安全的返回了营地。

回想起来,也是一身冷汗。

别以为野猪是猪就行动迟缓。成年野猪身长可以接近 2 米,战斗力非常强丨 Wikipedia

测绘人都是特种兵

测绘要掌握很多种技能,加上测绘实战的锻炼,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个特种兵。

从祖国东南海岸线到大西北的戈壁,从沪杭高铁工地到昆仑山脉的移民搬迁,到处都留下了我和同事们的足迹;水准仪、全站仪、GPS 接收机、无人机、飞艇上的摄影测量仪器,当然还有电脑,也都是我们的日常装备;平时磕磕碰碰的小伤自己搞定,所以随身总带一个小药包,装着碘伏酒精、创可贴、纱布、跌打药和烫伤药,以备不时之需,简单的医疗知识也 get 到了。

秦岭山脚下地形测绘,正在用 GPS 接收机丨作者拍摄

还有很美好的一点,这一路我也看到了很多美丽的风景。

杭州太子湾丨作者拍摄

陕南秦岭山间丨作者拍摄

黄土高坡上的废弃村庄丨作者拍摄

关山牧场丨作者拍摄

这样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也很有挑战性,很有乐趣,因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会遇到未曾期待的惊喜。

潼关山间小路偶然所得丨作者拍摄

参考文献

[ 1 ] 李天文 , 卫星测量 . 现代测量学 [ M ] . 科学出版社 , 2014.

[ 2 ] 李天文 , 龙永清 , 李庚泽 . 工程测量学 [ M ] . 科学出版社 , 2016.

[ 3 ] 袁勘省 . 现代地图学教程 [ J ] . 2007.

作者:呜喵王 · 文和

编辑:李小葵

一个 AI

做测绘的你,能测出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吗?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事实上,我们并不会沟通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爬过地下管道、听过野猪叫,上班对我来说有时是死里逃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