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为何憋了这么久才说:”我是中国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高晓松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为何憋了这么久才说:”我是中国人”?

3 月 28 日,高晓松正式回应了自己的国籍问题,硬核回怼了网友一波:我是中国人,九三学社不接受外籍社员。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天,高晓松在自己的个人社交平台发文称参加了九三学社视频会议。

很快,网友就有评论开始质疑:美国人也可以参加九三学社吗?

高晓松立刻做出回应,并强调:我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员,当然是中国籍,从未申请过外国籍,谈何回来。

其实,也难怪网友有这样的疑惑,在高晓松自己的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很想让网络上一些激进的网民看看,我们这些拿了美国护照的人不是汉奸,我们都深深爱着中国。”

而这样的话,也被很多网友记下来,并对他提出质疑:

但显然,这一次高晓松的态度是比较明确的:我就是一个中国人。

01

高晓松的身上,有着无数的闪光点与争议。

1969 年 11 月 14 日,高晓松出生在北京,祖籍是浙江杭州。

高晓松的家庭,应该算是标准的书香门第:爷爷是清华大学校长,外公是科学家,舅舅是科学家、教授兼博导,妈妈是建筑学家。

毫不夸张的说,硕士在他们家都是低学历的人。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似乎人生的起点就会比别人高上很多,所以,高晓松自小就是学霸——在他 19 岁的时候,以超 60 分的高考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最好的专业—电子工程系。

如果,高晓松没有音乐理想,没有音乐天赋的话,他的人生应该就是读完清华,去国外留学读博,最后成为一个领域里的专家或者学者。

这似乎是所有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人生路,但对高晓松来说,不是。

高晓松考上大学的那会儿,摇滚盛行,他与老狼、蒋涛组成了青铜器重金属乐队,并与崔健、唐朝乐队、黑豹乐队同台演出。

音乐的魅力,让他认识到自己是属于它的。

大三那年,高校学子退学成风,喜爱音乐的高晓松也从清华退学,转而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预备班学习。

第二年,便带着自己对音乐的梦想来到了海南,接受一歌厅的驻场邀请,一晚 20 元。

1990 年对于高晓松来说,是辗转动荡的一年,不仅在外奔波,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开始生活,还在偶然的机会,有了《同桌的你》的初步灵感。

直到 1993 年,这首由高晓松创作,老狼主唱的校园歌曲正式诞生,让高晓松没有想到的是,这首歌在第二年几乎收获了当年所有的音乐奖项。

高晓松出名了。

02

与高晓松一样,当时的朴树也喜欢音乐,也如高晓松一般,辍学、玩音乐。

不过,显然朴树并没有高晓松那么幸运了。

但喜欢音乐的朴树真情的唱了一首《火车开往冬天》,清脆的声音,瞬间感动了高晓松。

于是,高晓松找到了自己刚回国的师兄宋柯成立了麦田音乐。

并将 ” 朴树 ” 的原名 “濮树” 改成了 “朴树”,自掏腰包,先帮朴树录了两首歌。

1995 年,高晓松与好友郑钧等人在酒馆喝酒,偶然间听到了叶蓓的歌声,觉得很是好听。

于是通过朋友找到了叶蓓,并且还写了一首《白衣飘飘的年代》给了她。

就这样,在中国八九十年代的土地上,高晓松不仅有了自己的音乐,还带动了很多人一起前行,比如朴树、叶蓓、老狼 ……

而作为词曲创作人,高晓松至今已为刘欢、那英、老狼、小柯、黄磊、朴树、零点乐队、李宇春、叶蓓、林依轮、黄绮珊、阿朵等歌手谱曲作词或担任制作人,获得多项流行音乐奖。

03

或许是音乐领域的极致追求,才让高晓松的感情随心所欲且又轰轰烈烈。

才子,又是国内顶级音乐人,高晓松有过四段感情,两次婚姻,但最终因各种原因而消散,至今还是孑然一身。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歌手筠子。

她是一位颜值唱功具在的女歌手,曾被认为是王菲的接班人。

尽管当时筠子被很多人追求,但她还是深陷高晓松的魅力中,与之恋爱,据说当时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还是以分手告终。

而筠子在 2000 年以一身红衣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之后,高晓松就认识了自己的前妻沈欢。

当时的沈欢还是法律系的女学生,高晓松对其一见钟情,经好友的撮合,两人仅相识三天,高晓松便向其求婚。

或许,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两人的婚姻也只维持三年,便离婚,各自恢复单身。

高晓松的第三段感情,是与歌手阿朵谈的。

当时,高晓松是某个选秀节目的评委,阿朵则是当时很火的歌手。

才子与佳人的相遇,自然很快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但这段感情,也没持续多久,就结束了。

2008 年,高晓松在国外偶遇了美女徐粲金(又叫夕又米)。

与之前的相似,他很快进入恋爱期,又很快进入婚姻。

高晓松曾说,夕又米符合他对美女的所有想象。

虽然高晓松比徐粲金大了 19 岁,但年龄上的差距并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并有过很长的甜蜜期。

但这段婚姻,没有熬过七年之痒。

用徐粲金的话来解释这段破碎的婚姻:和我在一起生活他感到不快乐,他想要更多的自由和创作空间。

或许,高晓松要的诗与远方并不在自己的小家之中吧。

04

2016 年,高晓松为许巍写了一首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火爆全网。

歌曲中的一句话,更是成为无数人生活的支撑: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没错,高晓松的人生从来都不局限于眼前的苟且。

据统计,他已去过三十多个国家,几乎每去一个地方都会买一辆车,然后独自驾车感受当地的真实面貌,体验一段时间后,就会卖掉车,再开始下一段路程。

护照四十八页,数万里的奔波,这对于高晓松来说是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可能很多人会说,” 这对于一个年收入过千万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花费。”

但,这些旅程都是在他做唱片公司赔了钱的时候开始的,他那时候也可以算的上一穷二白,但他却做到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有了这样的人生体验,2012 年,高晓松的脱口秀栏目《晓说》开播了。

敢讲、敢评论,让他的节目始终游走在争议边缘,充满娱乐、却也传递关于历史、人文的知识。

高晓松,一个除了音乐人的新形象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

去年的 11 月 14 日,高晓松迎来了自己的 50 岁生日,那天他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写了一篇文章——《半生倏忽而过》:

” 如果有来生,来生年纪轻轻又回来,我还是想回到这个江湖。我活到了 50 岁,看过了许多行业,也亲身参与不少,我觉得可能这世上没有比我们这个江湖更好的地方,尽管很多人不喜欢,但我来生还会再来。”

这就是真实的高晓松,半生过去,他不断的学会成长,学会迎接、告别与放下。

但唯一不变的,他的热情还在,文人的傲气还在,对音乐的执着还在。

或许,于他而言,这就够了!

增动力降油耗:一汽大众投产全新1.5T发动机:取代1.4TSI

上一篇

No output in JTextField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高晓松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为何憋了这么久才说:”我是中国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