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辣马桶

今天播出后,没人再叫他富二代偶像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今天播出后,没人再叫他富二代偶像

最近在重新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是好演员?

前段时间看了杨超导演电影课。

第一次以导演思维,看演员的表演。

杨导提到周迅、章子怡、段奕宏。

他说好的表演不是展示,而是呈现。

好的演员不止是会演,而是放下心理的铠甲,在自我探索中与角色的灵肉合一。

李安曾如此评价《理智与情感》中的两位女演员,凯特 · 温斯莱特和艾玛 · 汤普逊。

她们就像硬币的正反面。

…… 凯特 · 温斯莱特只有 19 岁,这是她的第二部电影,所以有些事对她会比较困难,比如应付摄像机,还不能意识到它…… 艾玛的演技是纯熟的。她可以毫不费力地,一次就表达四五层的情感。

但是,尽管凯特相对还比较稚嫩,她却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可以让观众不自觉地为她担忧。这对凯特来说很简单,但是对艾玛来说就比较难了。

在 Sir 看,这就是表演带给我们的魅力——

它不仅是技艺的比拼,更是演员暴露所有经历、情绪、欲望后与观众进行一次坦诚的交流。

虽然隔着银幕。

却比大多数掺杂利益和目的的现实交际来得真诚。

所以,世上没有绝对全能的演员。

也没有绝对的烂演员。

那什么是好的演员?

Sir 心里,TA 至少满足一个条件:

将某一方面做到极致。

这也是为什么,Sir 在听导演课的时候数次想到他。

年纪轻轻,却屡获大奖。

相貌不算出众,却能做到一个表情就让人无法忘记。

从没接受过系统的表演训练,却啃下了几个世界上最难演的人物。

又名 ” 小雀斑 “。

怎么做到的?

趁着宅家的日子,Sir 重看了他所有主演的作品。

有答案了——

他向往的极致,不是某种气质,某种方法。

而是对” 自我 ” 的极致探索。

简单说。

他的目标不止于作为一个演员的展示。

是作为一个 ” 人 “,所能到达的最广阔,最复杂,最暧昧的边界。

01

这种探索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是经过长时间的磨炼和多次失败。

大致分三个阶段。

曾经,他以为的极致是” 反叛 “。

论出身,小雀斑生长于正统英伦精英家庭。

父亲银行家,大哥是全球最大的英文出版集团 CEO。

校友是正儿八经是大英帝国王子。

按常理,他大概率成为一位商界精英。

正是这种出身,让他自带叛逆基因。

高中二年级,他的戏剧启蒙老师把他领上了表演这条路。

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信。

33 岁的小雀斑凭借《万物理论》中的霍金一角登顶奥斯卡时,从来没有一天接受过正规的表演训练。

一路以来,小雀斑走的都是” 野路子 “。

当时,老师教他打破常规,打破边界。

他对我们的要求不亚于专业演员,一会儿演女人、一会儿老人,就是逼你演不常演的角色。

在伊顿那种秩序井然的地方,他教我跳出常规、给我机会去犯错。

我想,一切都是那时候萌芽的。

长大后,越来越跑偏。

20 岁,小雀斑的莎翁舞台剧《第十二夜》首秀。

担任 ……

女主。

年少无知?

显然是故意的。

接触大银幕后,他也不安分。

2007 年《欲孽迷宫》。

直男小雀斑饰演一位同性恋美少男。

神经质、不伦、弑母。

堪称角色序列的最大尺度。

别具一格,是小雀斑挑选角色的原则。

如果你的梦想是讲故事,讲有趣的故事,那就去扮演有趣的人物,那就是我的原则。

我扮演的人物应该是别具一格的。

概括起来,其实是一种幼稚的赌气。

Sir 认为这种反叛是可贵的。

尤其对于演员。

日后对边界的好奇,对极致的追逐,都来源于这颗叫做 ” 赌气 ” 的种子。

02

2014-2015 年是小雀斑效率最高的时段。

两次极限尝试——

史上最伟大,身世最艰难的科学家,霍金。

史上第一个变性人,传奇画家莉莉 · 艾尔比。

两年时间,两位重磅人物。

为他带来一次奥斯卡影帝,一次影帝提名。

怎么做到的?

他开窍了。

准确地说,他开始找准自我。

小雀斑曾如此形容自己:

我就是一团巨大的、透着酸腐气的恐惧和不自在的结合体。

矛盾的他,碰上了两个更矛盾的角色。

于是开始疯狂地探索角色的每一个侧面。

出演《丹麦女孩》,大量前期准备。

从原著《丹麦女孩》,人物回忆录《从男人到女人》,简 · 莫里斯的《她他》,熟读各类关于变性人的优秀文学作品。

群访周围的变性人,还是分年龄段全覆盖。

于是影片中呈现出的不只是变性的结果。

而是完整,有层次地演绎出由内而外的蜕变轨迹。

第一次女装出席公众场合,偷偷模仿其他女人的小动作。

有人靠近,又急忙掩饰。

此时的她想成为女人,又怕成为女人。

和年少的挚友就别重逢,她盛装打扮,身体前倾。

极力想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

注意拿酒杯这个夹手肘的动作,是小雀斑大量观察后捕捉到的细节。

紧接着,《万物理论》。

小雀斑研究了霍金在渐冻症恶化期间的所有照片,做了一个很详尽的表格,清清楚楚标注了与不同日期相对应的生理特征。

由于霍金病前并无影像资料,小雀斑只能创造性演绎。

细致地描绘霍金身理退化的过程,用细节修正,然后嵌入进身体。

更变态的是,为了控制成本,电影并非按时间顺序拍摄。

有时一天时间内,小雀斑就要演出霍金三个时期的状态。

最后效果?

他脸上每一寸肌肉的抽搐,他都做到完美复刻。

更获得霍金本人评价:

我觉得埃迪 · 雷德梅恩演我演得很好。

有时我觉得他就是我。

Sir 始终认为,演员与角色的桥梁不是剧本,不是造型,不是技巧。

而是演员的自我。

混沌的小雀斑,进入这样复杂的边缘人物时。

有他天然的优势——

可以不带任何偏见和滤镜去观察这类人物,从而全面且客观地去呈现人物。

他既能看到角色身上的困惑。

又能在这些混沌体中,提纯出某种可贵的坚定。

比如《万物理论》中的霍金。

他的毕生探索,就是用一个简单、优美的方程来解释万物。

再比如《丹麦女孩》中的莉莉。

她的所有挣扎和抗争,只为完全忠于自我的灵肉合一。

沉浸于自我的内心世界,始终和世俗保持着疏离。

小雀斑表演中的一个细节,将这些角色串联。

眼神。

注意看。

当他们面对外部世界,眼神低垂、游移、闪躲。

再看一处对比。

当他们面对内心的热爱时,变了。

霍金第一次听到 ” 黑洞理论 ” 的眼神——

莉莉第一次穿上女装的眼神——

一闪而过,却又弥足珍贵的笃定和清澈。

我们常说,作品要把人物 ” 立起来 “。

怎么立起来的?

并非要为人物打上足够绚烂的高光。

而是看 TA 是否有流露出能与常人共通,能让观众可感的人性闪光。

显然,小雀斑用一个眼神做到了。

而此时他所追求的 ” 极致 “,已经不是年轻时对外的摸索。

而是更上了一个境界——

对内的,对自我的突破。

03

即使荣誉加身,但鲜有人真正了解小雀斑。

大多观众甚至粉丝,对他的印象都极其有限。

一脸雀斑。

一眼琉璃。

还有在公众场合流露出的害羞和内敛——

即使身边跟他合作的同事。

对他的评价,也仅限于工作。

因为他极少在人前展示真实的自己。

《悲惨世界》的导演汤姆 · 霍伯夸他:

” 他让自己沉浸在角色中的能力是非常罕见的。”

片场工作人员对他的评价是:

” 在聊工作的时候,雷德梅尼常常会变成另一个人。”

Sir 还看到一个关于小雀斑的小八卦: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拒绝使用智能手机,担心会对角色状态产生不必要的干扰。

这是他追求极致时,必要的牺牲。

坦白说,小雀斑并不是许多人认为的 ” 天才型演员 “。

在《丹麦女孩》和《万物理论》后,他专注于《神奇动物》系列。

看起来,这是小雀斑从文艺到商业的转型。

但他并没有降低自己的标准。

他把纽特当做一个挑战。

存在于魔法世界,所见所闻都是虚构。

——如何能把一个虚构人物演得真,但又不失神奇?

用的还是笨办法。

花大量功夫准备角色,把功课做尽。

十几秒的 ” 求偶舞 “,小雀斑专门去向一位舞蹈家请教,并研究了很多鸟求偶的叫声和行为。

一段喜感十足的小插曲。

不仅表现出纽特对神奇动物的热爱。

同时也是小雀斑对表演的尊重。

隐私规则严格 在欧洲用手机追踪病患太难了

上一篇

艺卓21.6英寸Foris Nova 4K OLED显示器将在全球上市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今天播出后,没人再叫他富二代偶像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