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辣马桶

巧了,今年第二部华语剧爆款又是它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巧了,今年第二部华语剧爆款又是它

” 港版想见你 “。

Sir 已经听到不止一个人这么说。

看来后劲确实大。

豆瓣 8.0。

在离开李子维的日子里,就用它聊表慰藉吧——

《二月二十九》

看海报,怎么是一脸日式小清新风?

点开进去。

确认是港剧。

唯独舍弃的是 ” 做人呐最重要的是开心 ” 的 tvb 鸡汤味。

类型是爱情 & 科幻。

靠脑洞大开,触碰的是更大众的情绪:

命运呼叫转移,你能留下谁?

01

海报 ” 睫毛精 ” 是女主张丽莎。

自由职业设计师。

听起来是 ” 套路 “,公主病?傻白甜?

其实正好相反。

自她毕业三年以来,做啥啥倒闭。

学设计的她,再没找到固定的工作。

偶尔接个活,她却连尾款都追不回来。

和父亲一起住在狭窄的房子里。

书桌和床之间,只能刚刚好卡进一张椅子。

让她最有成就感的事。

就是抢超市的打折寿司和餐厅折扣券。

很废柴,很平凡。

唯一说出来让人觉得有些特别的。

就是她的生日,2 月 29 日。

对,就是这个每四年才出现一次的神秘日子。

在那些没有 29 日的 2 月里,她就只能卡在 2 月 28 日到 3 月 1 日之间的那个零点。

合掌,许愿,硬生生抢出一个生日来过。

工作不顺、生活质量不高;

连生日都要每四年才有一次。

够倒霉了吧。

为了转运,她取出母亲遗物中的御守,随身携带。

但是生活并没有放过她。

2017 年,2 月 28 日晚 25 点。

她照常把蜡烛点上,双手合十,闭眼许愿。

一睁眼。

她竟出现在电车铁轨上。

要不是一男生把她拉到路边,她就成了车下亡魂。

而更让她吃惊的是。

这里,不是香港

是日本,北海道。

而时间。

则是 2020 年的 2 月 29 日。

也就是世界按下快进键,跳过了三年。

第二集,海报上的两位男主才全部出现。

女主从不认识。

却像是在等着她一般,精准地出现在她遇险的地方把她救下。

他们是谁?

关键是在这个 2020,她遇到了更诡异的事。

她站在阳台上 ……

看到她在楼下出了车祸

如果说那是未来的自己,那她又是怎样刚好穿越到这里的呢?

没等她回过神来。

夜晚十二点钟声一响。

就像是灰姑娘的魔法一般,她又回到了位于香港的小屋。

面前的,是赶来为自己过生日的老友。

还是 2017 年,还是夜晚十二点。

看到这里,有点乱?

别急,遇到这类穿越题材,Sir 倒是有一招不变应万变的技巧帮助各位做好 ” 心理建设 “。

永远记得,所有的分身都是一个人,所有的故事都是进行时。

02

别说观众了,女主角也懵逼了。

回到 2017 年许愿时刻,一切照旧。

只有她,浑身颤抖,惊惶失色。

朋友说她是压力过大,出现幻觉;

父亲说她从小体弱,定是中邪;

但就算是幻觉、是中邪。

为何在湿热的香港,唯独她染上了恶性伤寒。

穿越的爱情故事并不少见。

但该剧还是没有轻率告诉观众,我穿了啊,遇到他了。

偏偏要在时间线上下功夫,用复杂的立体结构来助攻主题表达:

爱情像游戏,而命运像谜语。

女主要揭秘,于是片中出现颇有讽刺意味的神秘学研究学会。

对她进行研究,其中有一幕,观众看了必然内涵发笑。

这不就是微博上一度热议的 ” 量子读法 “?

复杂的时间结构不能靠所谓的 ” 书本理论 ” 来交代,单调又啰嗦,更显得假。

细节,才能四两拨千斤。

第二集,在女主初次穿越时,被男主之一带进一间旅馆。

房门被敲响,开门却没有一个人。

这个伏笔一直被埋到第五集,她于 2018 年再次穿越。

去敲了同一间旅馆的房门。

一个她开门疑惑地四顾;

一个她躲在墙后观察。

两个她相隔一年,穿越去了同一个 2020 年。

从 2017 年到 2019 年,每年一次穿去 2020 年的时间线,就轻松地让我们了然于心。

伏笔不只这一个。

几次穿越,她都在不同的地方醒来。

铁轨、医院、澡堂,看似风马牛不相及。

但是总会遇见同一个司机。

身边总带着一个样子怪异的玩偶。

他和她有什么关系?

为何父亲常年酗酒,只字不提母亲之事?

她的穿越和母亲的香囊有什么关系?

为何是 2020 年的北海道?

回到刚刚 Sir 总结的 ” 攻略 “,就清楚:

这些谜团背后的答案,早已深埋在张丽莎的 2017 年。

不知道,并不意味着不存在,或者不可能发生。

东方哲学早就说过,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张丽莎的 ” 穿越 ” 实则在打捞当下困惑的自己。

03

科幻的说了,爱情呢?

两男主一女主的配置,又是 ” 三角恋 ” 的套路?

这次真的有新意。

两个男主,倒像是女主在奇遇中的挑战与障碍。

相处中校准自己的心绪,加速成长。

如果没有 2017 年的穿越。

张丽莎是谁,普通人。

总觉得自己倒霉。

工作不顺,求职遇阻,连超市打折的生鱼片也抢不到。

可是这真的是倒霉吗?

公司倒闭,她没有全副武装地积极求职。

明明知道是重要的面试,却没有关手机铃声。

被委托做电影的服道化。

却差点成了成人片的女主角。

就算是在超市吃了质量不好的鱼生生了病。

她也没办法站出来为自己维权。

无关 ” 倒霉 “。

不管是对待事业还是生活。

张丽莎都是被动的那一个。

像极了那个从未为自己争取,容易放弃的 ” 我 “。

爱情,是最集中的 ” 症状 “。

明明有好感,却不敢主动邀约。

就算对方鼓起勇气表白,她也不敢接受。

她等着新的项目找上门,等着朋友为自己出头,等着喜欢的人做出进一步的表示,等着 ” 好运 ” 的到来。

为什么?

她害怕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做出的改变。

她害怕因为改变而要承担的责任。

害怕责任把自己压垮,让人失望,从而更加陷入倒霉的恶性循环。

越是如此,反而越要寄托许愿这种 ” 玄学 “。

偷懒式的努力,终于在这部剧里促发一系列必须勇敢面对与解惑的时空旅行。

如果不打破 ” 咒语 “,等待她就是生病、误解,乃至后来的车祸。

但穿越能改变什么?

必须承认《二月二十九》是一部轻松简短的剧,没有《想见你》的复杂烧脑,也没有太多深沉的议题。

它只想诉说一点点都市人的困惑,给予一点点的安慰。

比如女主在穿越时内心不断挣扎——

是否要告诉正怀着孕的好友,未来她会因为选择了孩子而死于癌症的事实?

如果告诉了,她是天使还是 ” 杀死孩子 ” 的凶手?

她能成为朋友的依靠吗?

即使已经看到了双方一起在 2020 年车祸去世的新闻。

还是否会选择和眼前相爱的人在一起。

所有这些选择,极致、集中而突出地放在张丽莎一个女孩身上。

让人唏嘘的地方是,张丽莎在不同的年份看到不同的分身,承担不同的命运。

而我们又在她身上看到不同的自己,可能正在面对相似的选择或挑战。

港版 ” 想见你 “,就是 ” 想见到自己 “。

本不是躲在犹豫、怯弱里的废柴,一直在坚持,为何不更勇敢一些。

改变,人就变了。

PyTorch v1.4 Neural Network for the Iris Dataset

上一篇

web前端开发学,新手学习前端应该先学vue还是react?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巧了,今年第二部华语剧爆款又是它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