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辣马桶

他凉了,但贩卖女性肉体的生意更无下限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他凉了,但贩卖女性肉体的生意更无下限了。

最近,关于性的话题,相当猛烈。

先是韩国 N 号房间,26 万人围观女性被性虐待,引发全球众怒;

接着,#Chinawakeup# 和 # 中国女性请愿公开 91 偷拍者名单 # 话题被无数愤怒的女孩刷起,原来 N 号房间的恶魔,越过地理界限,就在我们的身边,受害者,可能是我们身边的每一名女性。

互联网的暗流之下,女性成为了满足他人欲望的物品,在无意识中被围观成为了受害者。

骂街已经不足以发泄蝉主的愤怒了。

恰好,前不久,3 月 18 日,还有一则消息,创办 67 年的美国男性成人杂志《PLAYBOY》(《花花公子》)宣布,因为疫情冲击了内容生产和供应链,导致杂志纸质版停刊。

这本带领无数男孩性启蒙、带火了无数性感女星的 ” 情色 ” 杂志,终于落下帷幕,堪称有生之年。

但这一停刊,舆论却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认为,贩卖女性身体的情色杂志早该停了;另一方则认为,陪伴几代人的成人杂志,停了太可惜。

有网友发表评论称:”91 和 pornhub 都可以免费看了,谁还看纸质的花花公子?”

一边是消亡的情色杂志,一边是越来越活跃的互联网黄色产业。

这究竟,是福是祸?

贩卖女性肉体 67 年

他终于要凉了?

先来聊聊《花花公子》。

在国外,《花花公子》不知道是多少男孩藏在被窝里的性启蒙刊物。PLAYBOY 的兔女郎,和可口可乐、麦当劳一样,成为了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就连在越战时期,士兵们也人手一本《花花公子》,可见其影响之大。

1953 年,27 岁的青年海夫纳,花 500 美元买下来玛丽莲 · 梦露的私照,做成了第一期《花花公子》,50 美分的售价,销售量达到 5 万本,一鸣惊人。

此后,玛丽莲 · 梦露成为海夫纳的心头白月光,前后共登上杂志 22 次,无人能及。

随后一发不可收拾,这本成人杂志捧红了一个又一个的性感 icon。

从第一期的封面女郎玛丽莲梦露,到莎朗 · 斯通、伊丽 · 莎白泰勒、麦当娜等等都登上过封面,为《花花公子》拍摄裸照。

1971 年,第一个登上《花花公子》的黑人模特达伦 · 斯特恩。

1985 年,《花花公子》刊登了美国天后麦当娜未成名时期的裸照,刚刚凭借《Like a virgin》声名大噪,却因为裸照饱受非议,好在自信又大气的麦奶扛了过去。

1990 年,还是二流小演员的莎朗 · 斯通全裸出现在《花花公子》,性感无比,一下变得家喻户晓,得到了跟施瓦辛格合作的机会;47 岁那一年,她再次为《花花公子》全裸出镜。

同年,当时的娱乐大亨既现在的美国总统唐纳德 · 特朗普,和女模特布兰迪 · 勃兰特一起,登上封面。44 岁的特朗普,看起来还蛮年轻的。

2007 年,金 · 卡戴珊登上《花花公子》圣诞刊封面,卖出了 100 万 + 本,同一年,她因为 ” 性爱录影带 ” 一炮而火,从此,卡戴珊家族的欧美娱乐圈顶流网红之路开始了。

可以说,这本《PLAYBOY》见证了几代性感女明星的迭代。

有人为了金钱,有人为了名气,也有人在不得已之下成为兔女郎。而《PLAYBOY》,则在贩卖女性肉体的风波和争议之下,越来越火。

那个 27 岁的青年海夫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 花花公子 ” 本人,一生过着酒肉池林的放纵生活,实现了男人们的 ” 终极理想 “。

1966 年,海夫纳成立了花花公子俱乐部,聚集了大批的美酒美人和名流男士。既谈性,也谈音乐、咖啡、调酒和旅行,花花公子,成为了上层男士的梦想。

而海夫纳的经典形象,就是穿着酒红色的绸睡衣,身边永远环绕着年轻的兔女郎。

他拥有豪华房车、私人飞机,花不完的钱,交往过 1000+ 个女友,年老了还有三位年轻美女相伴,享乐到 91 岁过世。去世前,还花 5 万美元买了玛丽莲 · 梦露旁边的墓地,死也要安息在女神身旁。

由于刊登裸照,《花花公子》的争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海夫纳还曾经因此被捕。

当情色可以被贩卖获利,就免不了剥削。

1976 年,11 岁的法国女孩伊娃 · 爱洛尼斯科,赤身裸体登上意大利版《花花公子》,成为世界上年纪最小的 playboy 女郎,在母亲的要求下,她从 4 岁就开始拍摄情色艺术照。

叱咤风云几十年,把 ” 性 ” 摆到台面上大肆宣扬,供男人们欣赏的《PLAYBOY》,是恶臭 “diao 癌 ” 吗?

高举性解放大旗

它不止是一本情色杂志

很多人都把《PLAYBOY》定义为黄色淫秽杂志,其实,他一直都在高举性解放大旗。

作为一本情色杂志,《花花公子》却以 ” 乐而不淫 “、” 品位高尚 ” 为标榜,走的是高格调、中产娱乐消费的路线,在杂志内页,除了女性裸照,还有时装、饮食、体育等板块的内容,精细雕刻着中年男人的精致生活。

正如海夫纳在创刊号写的发刊词:” 让我们在自己的房间,倒上一杯鸡尾酒,摆上一两碟开胃小菜,放上营造气氛的音乐,邀一位女性朋友来聊聊毕加索、尼采,爵士乐和性吧。”

《PLAYBOY》的高端,体现在它的封面设计上,也体现在他富有水准的文字内容上。

封面设计由艺术大家开发灵感,安迪 · 沃霍尔都帮他们设计过封面。

来品一品这精致复古又俏皮的封面设计,把标志性的兔子 logo 发挥得极其有想象力。

文学水平也向来不俗。

他们邀请的撰稿作者,全都是举世闻名的大作家:海明威、马尔克斯、村上春树、斯蒂芬 · 金 ……

《花花公子》还以深度访谈见长,马丁 · 路德金、霍金、约翰 · 列侬、大卫 · 鲍伊、乔布斯等等,各行业的尖端分子都没有放过,每次专访时长长达 7~10 个小时,普通媒体都只能望其项背。

后来,国内出现的《男人装》,也走的差不多的路子,只不过模仿的水准,相差了好几个星宿。

是创办人海夫纳一举定义了《PLAYBOY》的水准。

他高举” 性解放” 的大旗,认为性本身无罪,无需遮遮掩掩,在《花花公子》里呼吁女性主宰生育权,支持堕胎 ……

在黑人歧视相当严重的五六十年代,他邀请黑人女性上封面,邀请黑人音乐家到花花公子俱乐部表演。

与此同时,他还支持同性恋,曾经表示:” 如果你不能在同性恋社会迫害异性恋,那么反之亦然。”

但,尽管《PLAYBOY》是一本高端的成人杂志,也改变不了他消费女性的本质。

只不过,他把女性当成了一种受人尊重的物品。

千禧年之后,随着女性意识崛起,青年文化的井喷,只凝视女性肉体是不够的,《花花公子》也在不断转型,关注环保、性少数群体等更大的社会议题。

2017 年,在海夫纳去世的当年,跨性别模特伊妮丝第一次登上《花花公子》。

同年,他们邀请了艾滋病防护活动家、提倡海洋保护的芭蕾舞者和一位赤身行走布鲁克林的比利时艺术家,拍摄了一张水中封面,流动的水、肤色与性,寓意十足,也轰动一时。

2018 年,他们邀请公开出柜过的男演员 Ezra Miller 拍摄写真,男演员头顶兔耳朵,男权视角下的性凝视,转身变成了为 LGBT 群体发声。

在停刊前的最后一期,开篇人物,是一位跨性别音乐人、艺术家 Dorian Electra。

尽管 ” 求生欲 ” 逐渐增强,思想观念也在不断革新,造出情色帝国的《PLAYBOY》的巅峰还是在上世纪 70 年代,67 年之后,还是走到了停刊的命运。

但停刊,不是因为人们不需要性,而是人们不再只满足于纸上欲说还休的性了。

比起《花花公子》

我们更害怕的是他们

在《花花公子》宣布纸质版停刊之后,有国内网友表示:” 花花公子停了没关系,91 和 pornhub 还在就行 “。

情色的需求还在,满足需求的产品也更加多样化、动态可视化。

在没有了《花花公子》纸质杂志的当下,成年男性也根本不缺满足情色欲望的去处。

而相比起正大光明印刷出版的 playboy 女郎,互联网上可供观赏的 ” 性 “,泥沙俱下。

Pornhub 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之一,用户可以自行上传和观看色情视频。

由用户传播的互联网 ” 性 ” 资源,方便快捷选择多,但也成为了一个更加不好管控的灰色地带,犯罪也可能发生得更加隐秘。

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国 N 号房间,诞生于私密的通信平台 Telegram,个人信息隐蔽,发送的消息会自动删除,也就是在这里,带着不同房间主题的性剥削开始了(N 号房事件,请戳蓝字回顾又一桩 ” 性丑闻 “,光骂脏没有用)。

N 号房内的聊天记录

更令人发指的是,N 号房观看者 26 万,其中不乏艺人、体育明星、公司 CEO。

在网络的遮蔽之下,人的欲望被无下限地开发,并且建立在了他人的痛苦之上。

而由 N 号房间引起众怒之后,国内也挖出了中国版 “N 号房 ” —— 91 色情网,同样由用户自行上传,视频大部分都是偷拍,其中还有不少迷奸、厕所偷拍的视频。

臭名昭著的 91 大神被抓获,竟然还有许多男性网友在惋惜

如果说《花花公子》只是通过拍摄女明星、女模特的美照给男性提供性幻想,那中韩偷拍视频里的 ” 性 “,则让每个普通女孩都可能成为被消费、被伤害的对象。

那些防不胜防的性偷拍,使每个女性都活在恐惧之中。

一个房间被举报,迅速建立起新的房间;一个服务器被墙,在海外建个服务器继续为所欲为 ……

这些用互联网技术作为掩饰,把普通女性的生活当成 porn 的行为,才是这个社会最大的毒瘤。

当我们被巨大的互联网笼罩,性的满足越来越快捷、没有底线的时候,又会觉得视觉品质都高端的《花花公子》,实在是一股清流。

好歹他还是个公子,不是么?

当然,我们也不必哀叹他的消亡,转型后的《PLAYBOY》专注在青年文化和社会议题,无疑是一个健康且优秀的方向,往后,电子杂志、社交网络平台也将会继续更新,他不会消失,只是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方向继续存在。

走到这里,《花花公子》也已经不再是情色和性的 icon。

但对于 ” 性 “,我们却更加需要警惕了。

性本身是无罪的,它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敢拿到台面上来谈论的性也不可耻。

比性可怕千万倍的,是偷来的,不可见光的性。

是那些在阳光背后,藏在阴影里,把普通女孩变成性受害者的无耻凶手和猥琐旁观者。

同呼吸 共战“疫”丨OPPO与你一起守望春天的到来

上一篇

华为P40 Pro国行预订火爆:价格未公布 京东已卖两万台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他凉了,但贩卖女性肉体的生意更无下限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