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辣马桶

受到疫情影响,英国国家游戏博物馆面临永久关闭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受到疫情影响,英国国家游戏博物馆面临永久关闭

疫情可能正在让一些 ” 非必要 ” 的美好消失。

随着新冠病毒在欧洲蔓延,各种各样的危机开始逐渐浮现。

这其中当然包括与游戏相关的部分:昨天,英国的 ” 国家游戏博物馆 “(National Videogame Museum,NVM)发布了一条求助公告,表示自己正面临永久关闭的威胁,因此向社会寻求捐款。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们遵循英国政府的建议,为了保护访客和工作人员的安全而从上周开始闭馆。而正是这一举措,切断了它的大部分自己来源。

虽然听名字很气派,但英国的这家 ” 国家游戏博物馆 ” 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机构,而只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公益组织,由同样非营利的英国游戏协会负责运营。(当然,” 英国游戏协会 ” 这个名字听起来虽然也很不得了,但也只不过是一个教育向的公益组织而已。)

这也就意味着,它并不是靠政府拨款活着的。根据官网上的介绍,国家游戏博物馆的大部分收入来自访客门票,其他还有一些来自游戏公司或个人的捐赠,以及私人信托基金偶尔的拨款,除此以外,并没有一项长期支撑着它的收入。

因此,在资金上缺乏安全网的它,很难在这次不知会延长多久的闭馆中支撑过去。

对于这家从 2018 年底才开始运营的博物馆来说,这会是一个悲伤的结局:他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发展得很好,接待了超过 4 万名访客,还举办了许多与游戏相关的公益活动,一切都在踏上正轨。

在目前的 ” 国家游戏博物馆 ” 里,有着 100 项以上的可游玩项目,当然,大部分都是游戏。从他们公布的馆藏游戏内容来看,这其中包括了游戏发展史上许多时期的经典作品,主机游戏、街机游戏、PC 游戏,独立游戏或是 3A 大作,都有所涉及——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比如《俄罗斯方块》、《街头霸王》、《合金装备》甚至《QWOP》和《FIFA19》。

除此以外,他们还积极参与和组织与游戏相关的公益活动,尤其倾向于把游戏相关的文化带入到学校教育中去。他们举办讲座、特展与音乐节,还开设了面向青少年的游戏设计课程——博物馆这样的文化机构所能做到的,国家游戏博物馆其实已经做得够多了。

在 2018 年开馆的致辞上,馆长 Iain Simons 曾经表示博物馆将会变成 ” 广大公众了解过去、现在和未来电子游戏的中心点 “,而如今,这份美好的设想也正面临支离破碎的风险。

而国家游戏博物馆的遭遇,可能也只是疫情期间当下状况的一个缩影。

一些营利向的机构尚且因为经济问题而破产倒闭的时候,这些缺乏支撑的公益组织们面临的冲击显然也会更加严重。可是,往往也正是这些显得有些小众的团体,才会愿意去研究、保存、传播那些独特的、新奇的、更有创意的内容。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曾经采访过一个高中生摇滚乐队的成员,问他将来大学念什么专业,他说,念数学——我有点诧异:不搞艺术吗?

他很诚实地告诉我:搞艺术要花钱,所以他得学能赚钱的专业。

在看到 NVM 的那篇求助公告时,我也想到了很久之前的灾难片《后天》。在电影里有个桥段,是一群人躲在图书馆里,只能烧书取暖,但问题是,先烧什么书?

这引发了不少人的思考,后来马伯庸还写了一本叫《末日焚书》的小说,里面第一批被烧掉的就是成功学们。但其实 ” 书 ” 和 ” 严寒 ” 也不过是隐喻,它真正的内核在于,当生存面临威胁,我们会最先牺牲掉什么?

这个答案可以很简单,又很宽泛:” 不必要 ” 的。

如果你留意最近各国政府与控制疫情有关的政令,就会发现类似的词经常出现。像超市、药房、银行等设施,会被当做 ” 必要的 ” 而允许继续开放,而餐厅、咖啡厅、酒吧、当然还有 ” 国家游戏博物馆 ” 这种机构,则往往会被当作那些 ” 不必要 ” 的部分舍弃掉。

我当然不是说这种分类措施是错的,只是,这意味着,当疫情最终退去后,我们将会面临许多叫作 ” 不必要 ” 的空洞。

也许你熟悉的餐厅会撑不过这一阵,也许你楼下的咖啡厅已经转租,也许 ” 国家游戏博物馆 “,或者其他不那么大众但却保存了人类文明吉光片羽的机构也会消亡。它们背后的人们,服务员、咖啡师、调酒师、档案员……也都会因此面对各不相同的困境。

形势不好,我朋友圈里的调酒师都变野生的了

像《冰汽时代》那样问一句 ” 但这一切值得吗 ” 也许显得有点不合时宜,可至少,我们应该直视严寒带来的创伤。冰川期结束之后,阳光并不是平等地照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的。

一些 ” 非必要 ” 的美好事物消失了,还有一些处于消失的边缘,在灾难面前,这是我们正在承受的代价。

WoW怀旧服“官方卖金”前后的无聊世界

上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受到疫情影响,英国国家游戏博物馆面临永久关闭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