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过,她们想被剃光头吗?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人问过,她们想被剃光头吗?

昨天,一条关于甘肃省妇幼保健院的微博掀起众怒。

画面中,女性医护人员脸上挂着泪水和痛苦的表情,”按要求” 被剃掉了长发。

连最起码的 “剪掉马尾再剃短” 的尊重都没有,这些奔赴一线的女战士们像畜生一样,被抓着长马尾从根部剃光。

拍摄的镜头毫无遮拦地怼在女孩们的脸上,放大她们痛苦的神情,”伤心的眼泪”。

最令人震惊的是,负责剃发的男医护人员,在剪掉这位女生的马尾辫后,竟然炫耀似的举到她面前,而女生也不安地将头转向一边。

被剃发的女孩们,流着泪给自己的光头戴上了防护帽,走进甘肃驰援湖北的医疗队,我竟然一时分不清:

这到底是上战场还是上 ” 刑场 “?

在此之前,这些女孩们还留下了一张长发的合影,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没有驰援武汉的背景,很难想象这些发生在 2020 年的文明社会。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场权力的公开处刑,磨刀霍霍向女性斩去,讽刺的是,行刑手竟然是她们的男性同僚。

有网友提到,这里唯一用 n95 口罩的人是一位男性

先是一位女性医护人员削发明志引发媒体称赞,再到 “献祭式” 地将女性医护人员精神绑架,集体在镜头下流着泪被剃掉所有头发。

这不是壮士断腕,而是集体截肢。

相信很多女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学生时代被校领导勒令剪掉长发,敬业的教导主任甚至会亲自拿一把剪刀站在校门口做审查员。

谁的头发超过了一指的长度,会像犯人一样被扭送到教务处进行二次改造。

这一系列荒唐操作的理由很简单:

长发比短发好看,好看就容易早恋,早恋会影响学习,所以短发有利于学习,长发影响学习——多么完美的逻辑闭环。

也许你觉得那些被剃发的医护人员离你很远,事实上她们就是青春年少时被迫剪掉长发的你,她们也是军训时被教官 ” 提溜 ” 出来当众推了寸头的你。

她们没有选择,正如当时的你也被迫接受丑陋的发型一样。

头发是什么?

头发象征着一个人的力量和自主权,是一个人对身体进行主宰的最直接方法。

没有人愿意让渡这一项最基本的权利。

《伦敦生活》

而剃头,一直以来都代表了赤裸裸的羞辱和处刑,是剥夺尊严最直接的方法。

为什么我们对强迫剃头的行为如此反感?

因为这种行为在某些时期曾经是种公开羞辱,从心理上打压别人的手段。有的被规定为律法,有的存在于乡间地头的陋习。

比如古代刑罚。

中国上古五刑中有一种刑罚叫髡刑,它并不是砍掉胳膊腿,而是剃光犯人的头发以及胡须,是一种耻辱刑。

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比如政治迫害。

在二战胜利后,一些被解放的法国城镇会抓住曾经亲德的女性进行凌辱。

先是剃光她们的头发,然后扒光她们的衣服,身上涂满焦油,强迫她们行纳粹礼。

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玛莲娜,成为群众发泄对法西斯怨恨的替罪羊。

曾经美丽的她是镇上女人的眼中钉,只有借着战后清算的机会,女人们才能狠狠撕碎她的美:

将她性感的卷发剃秃,扯掉她身上仅剩的衣服。

而曾经前簇后拥为她点烟的男人们,站在一旁充当一场好戏的看客。

比如荡妇羞辱。

《驴得水》里,男性对张一曼的荡妇羞辱就是剃光头,美其名曰伸张正义。

张一曼哭自己受的迫害,又笑这背后的荒唐。

剪头发跟其他瞄准了女性生殖器官的酷刑一样,为的是抹杀她们在道德戒律中的女性身份。

也就是说,越轨的女人不配再当女人。

在香港《龙虎砵兰街》里,剃发凌辱也有所展现。

电影里阿珊本是酒店服务员,因为跟帮派走得近了些,就被敌对帮派抓来杀鸡儆猴,要把她卖做妓女。

为了防止阿珊中途跑点,流氓们想了个主意:剃掉阿珊的头发。

伴随着悲怆的惨叫,阿珊的长发纷纷落地,流氓们却张牙舞爪。

带头的流氓还不忘补刀,举着镜子问她:

” 看,漂亮吗?”

而就连这样,也满足不了他们侮辱阿珊的欲望。

非要把她的头发彻底剃光,再纹上一只羞辱性的凤凰,方才是 “漂亮” 的极致。

比如校园霸凌。

前段时间《少年的你》大火,大家肯定不会忘记其中揪心的一幕。

小太妹带头将陈念按在地上剪掉她的头发,旁边的同学呐喊助威似的叫着” 剪!”。

紧接着她们撕掉了陈念身上的校服,一场完整的凌辱完成。

在这里,剪头发和裸露身体相等,是比肉体暴力更残酷的精神暴力,是一场关于尊严的 ” 强奸 “。

在这些案例中,头发无不象征着女性的尊严。

将其抹杀,也就意味着将女性的人格扔在地上随意践踏。

施害者从中获得的,是一种个人强权凌驾于他人的征服快感。

甚至有人会把女性剃头当作是一种对女性的究极羞辱,满足他们古怪的性癖好。

然而,谁也想不到:包含诸多负面意味的剃光头,居然用在了医护人员的身上。

一时间,真叫人分不清这是给救人者的赞扬,还是给害人者的刑罚。

更有人称:提起人家马尾直接从根剃,跟给畜生剃毛无异。

那些嘲笑着 ” 剃头而已,哭哭啼啼这么矫情 ” 的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不光是针对女性,更是对她们之为人的身份的践踏。

更有言论称赞,女性剃光头也是一种美。

但需要强调的是自主选择和被迫是两件事。这种被逼无奈的行为应该和崇高联系在一起,向大家展示和宣扬吗?

我们不止谈女性,我们更谈人性。

毕竟有谁曾过问:那些护士真的想被剃头吗?

即使同意,她们的剪发需求又包括剃光头了吗?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刚上初中的自己。

看着镜子里被剪了头发的我,父母说:” 真精神,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教导主任在广播里宣讲,告诉我们应该整齐划一。留短发是中学生应该有的精神面貌。批评那些留长发的学生流里流气。

有谁开口问过,我们是怎么想的呢?

何小鹏回应雷军:生活可以被疫情影响,但小鹏汽车决不能被疫情打败

上一篇

记一次nuxt2.0开发小结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有人问过,她们想被剃光头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