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辣马桶

面具之下的鲜血与人气 聊聊《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第二赛季封面人物”幽灵”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面具之下的鲜血与人气 聊聊《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第二赛季封面人物”幽灵”

相信关注过 2019 年重启版《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下文简称 COD16)的朋友们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本作运营策略上取消了以往付费 DLC 性质的 ” 季票 “(season pass),改之以时下更为流行的 ” 赛季制 “,即通过开启 ” 赛季通行证 “(battle psaa),玩家们只要在赛季时限内完成相应任务,就能获取到一系列奖励。

对于那些不玩线上多人模式的玩家来说,幽灵具备很强的入坑号召力

开发组 IW 为了完成动视布置的 KPI,当然会设计出一些对玩家来说有足够吸引力的内容,如果说第一赛季的封面人物——特战女兵玛拉只是直男军迷的 ” 露水情人 “,那么领衔第二赛季的这位系列人气角色,才是(男)玩家们千呼万唤的真命天子,他就是今天这篇文章所要介绍的主人公——” 幽灵 ” 西蒙 · 莱利。

一、面具之下的死亡——关于 ” 幽灵 ” 被嫌弃的一生

2009 年年底,《使命召唤》系列的第六部正代作品,《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 2》如期发售,该作故事上沿袭了初代《现代战争》的背景和人设,玩家们除了继续和老战友普莱斯,” 肥皂 ” 并肩作战外,发现自己身边还多了一个被头套,墨镜和战术头戴式耳机牢牢包裹住整个面部的新战友,一名代号叫做 ” 幽灵 ” 的 141 战队战士。

和当年鲜明的外观相比,季票中重启后的幽灵显得有些装饰过度

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阿飞的真实身份居然会是宇智波带土,而但凡面具糊脸的角色,也大都笼罩在一份神秘氛围当中,” 幽灵 ” 自然不例外。

他戏份不多,很少像普莱斯老师那样对着屏幕吆五喝六,并且按照《COD》系列长期以来 ” 由玩家操作角色推进战线,全攻全守 ” 的 NPC 战斗逻辑,” 幽灵 ” 除了在古拉格监狱营救普莱斯任务中露了一手开锁技能外,看起来也不具备什么高人一等的战斗能力。

直到游戏推进到后期 “loose ends”(收场)这关,幽灵和队友追击大反派马卡洛夫未果,却在敌军腹地获取了一份珍贵敌情资料,随后对敌一路交火,终于等到本方谢菲尔德将军前来接应,满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时候,玩家却亲眼目睹了谢菲尔德将军一枪干掉幽灵,然后原地毁尸灭迹的全套暗黑反派式操作,” 幽灵 ” 最后留下的,则是其尸体被抛向玩家视野那一刻慢镜头中,画面殷红如血,士兵沉默而死的残酷与悲壮。

幽灵这辈子,生的沉默,死的悲惨

独特的外形加上伴随谜底揭晓的突然死亡,让幽灵在玩家们心中瞬间具有了极高人气,只是通篇游戏不曾提及的身世背景让玩家们感到格外难以释怀。IW 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一手打造的话题人物,他们与美漫厂牌 “DC WILDSTROM” 合作,推出以幽灵为主角的漫画连载,专门介绍这名人物的前世今生。

于是我们得知,特种兵西蒙 · 莱利从小便身受父亲家暴之苦。参军服役期间,被派往南美洲执行对当地毒枭 ” 胖子罗巴 ” 的暗杀行动,但是由于队内出现叛徒,导致行动失败,队员被俘。罗巴见莱利身手不凡,于是先后通过色诱,拷打的形式试图令其归降,但莱利宁死不屈,终于在被折磨的只剩半条命的情况下逃出魔窟,返回原部队。

漫画中给出了莱利的真实面目

但此时,军队以 ” 精神障碍 ” 为由,拒绝莱利归队,并且指派心理医生对其进行精神辅导。这时候,昔日队友主动找上莱利,但此人其实已被罗巴成功洗脑,专为灭口而来,莱利虽然再次死里逃生,但对方却将他的家人、心理医生、以及上司一并杀害,并嫁祸于莱利,妥妥送上五星通缉大礼包。

被逼到绝路的莱利决定展开复仇计划,他先是制造了自己死于火灾的假像,然后再闯魔窟,最终手刃仇人罗巴和前队友。虽然大仇得报,但已经经历社会性死亡的莱利却成了不折不扣的 ” 幽灵 “。

此时,正在着手组建 141 部队的谢菲尔德找到他劝其加入,孑然一身的莱利于是便彻底化身 ” 幽灵 “,把真面目隐藏起来,开启了自己黑暗人生下半场。对应游戏剧情,谢菲尔德原来便是唯一知道幽灵真实身份的人,是他让莱利以幽灵身份重生,日后又一枪杀死了 ” 幽灵 ” 莱利,完成了这轮悲剧。

二、面具之下的重生——围绕 ” 幽灵 ” 展开的造星运动

死于《现代战争 2》的幽灵,在其后的作品中,迎来了三次 ” 重生 “。

第一次,是《使命召唤 幽灵》这部发售于 2013 年的 COD 系列作品。当时正处于主机平台世代交替,因此该作也是《COD3》之后,又一款同时登陆两个世代主机的 COD 作品(不出意外的话,年底的 COD17 将再次承担同样的使命)。标题中的 ” 幽灵 ” 也并非是西蒙 · 莱利本人,而是一支专门进行隐秘任务的幽灵小队,行动纲领方面与育碧家的 ” 幽灵行动 ” 当初主打团队战术概念有几分神似。

动视当时希望能在《现代战争》和《黑色行动》两个 IP 之外,凭借概念先行,带火一个新的产品线,结果却事与愿违,出处无根无缘,改动又不伦不类的《幽灵》成了当时整个系列综合销量和口碑较差的一作(毕竟,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之后会出现更加令粉丝不堪入目的《高级战争》和《黑色行动》),IW 也知难而退,从此放弃了这条支线。

除了游戏,幽灵也在各种周边里频频出镜,为公司贡献白花花的钞票

相比第一次有名无实,第二次就算得上是真正的惊喜了。目前正在 ” 服役 ” 阶段的新作《COD16》结尾处,普莱斯与人交谈时突然甩出了一份 Ghost 的简历,几乎是明示了作为重启之作,今后《现代战争 2》势必将会重新引入平行宇宙下的幽灵。

只不过按照元年版本设定,只有幕后黑手谢菲尔德才知道幽灵的真实身份,今后重启作是用新的背叛再一次杀死幽灵呢?还是给玩家一个 ” 我命由我不由天 ” 的反杀机会?也成为了系列的又一大戏剧悬念。

可见重启版本的幽灵依然隐藏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幽灵第三次降临,就是文章开头便提到的 COD16 第二赛季。玩家花费 1000CP 点数后,就能购买该赛季通行证,购买同时也会解锁幽灵这名人气角色。按照 IW 官方通告,玩家们率先得到的这款 ” 幽灵 “,就是西蒙 · 莱利本人。而同款骷髅皮肤的变种,则将作为接下来另一位 ” 幽灵 ” 角色登场于本赛季,先于故事模式,组成多人模式下的 ” 幽灵小队 “。

可以说,”Ghost” 已经从当初一名 NPC 角色,发展为 COD 系列里同时具备神秘感和悲情色彩的象征,一个鲜明到足以被 IW 拿来商品化的符号,一个死于故事模式,却在商业上重生的明星。

赛季宣传片中还出现了另一位头戴骷髅面具的角色,需要日后玩家单独付费购买

三、战场与秀场——一副面具如何造就了幽灵

最后,我们再从游戏角色人物设定的技术角度,看看一个带着面具又沉默寡言的 NPC,为什么能给玩家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幽灵莱利所佩戴的巴拉克拉瓦(Balaclava)头套,是现实中存在的一种衣物,当人们戴上以后,仅暴露出脸的一小部分,该词汇来源是 1854 年的克里木战争中的巴拉克拉瓦战役,围攻塞瓦斯托波尔的英国骑兵配戴这种头套以应对寒冷的海风,后来寒冷地区的人们通常也将其用作保暖。

耐克曾因为这款产品的外观让人联想到帮派分子等社会负面形象,而予以下架处理

某 ” 万物皆可 XX” 的潮流品牌,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灵感单品

很多与战争相关的新闻或者影视作品中,恐怖分子或者帮派成员们往往会选择这种头套进行面部遮蔽,久而久之,便产生出一种负面化的刻板印象,《现代战争 2》里,幽灵作为本方角色,在选择这种多少带有一点 ” 邪气 ” 风格装饰之余,又加上了白色骷髅涂装,以及进一步隐藏自己所有面部表情的红棕色墨镜,黑白红三种具有彼此强烈反差的颜色,最终构成了幽灵独特的形象。

这样装扮虽然在战场上已经不具备太多实际功能性,但对于玩家来说,骷髅图案的帅气度对比普莱斯等不修边幅的糙爷们,视觉反差感非常强烈,人设也就更容易成立。

另外,从演出的角度来看,面具虽然屏蔽了人物脸部丰富的表情,但是如果剧本设计得当,也能产生不亚于 ” 七情上脸 ” 的效果,比如去年大热的星战电视剧集《曼达洛人》中,主人公就全程被扣在看似密不透风的铁面具里,完成了一次精彩的银河大冒险。

《使命召唤 幽灵》的宣传片中,依次出现历史上各种和军队有关的面具

结语

当年《使命召唤 幽灵》在公布之初,曾一度把面具形象当做宣传重点,专门制作了一部叫作 “Maskerd Warriors(面具下的勇士)” 的概念宣传片,片中依次用特写和道具还原展示了人类历史上不同时期,不同民族的战士们佩戴面具的英勇姿态。

或许,这才是玩家们对于幽灵这位战士,进一步对于 COD 系列如此喜爱的原因,每个玩家都像是带上了面具的战士,迎着血与火而高歌(当然,前提是要屏蔽掉公共语音,同时也别一局刚刚结束,就跑去发信息喷对面那个蹲逼)。

MWC 2020巴展33年来首次取消 损失不止上亿美元

上一篇

不一样的情人节 《街头篮球》情侣CP大盘点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面具之下的鲜血与人气 聊聊《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第二赛季封面人物”幽灵”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