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小米的底座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小米的底座

「我们要将 NFC 做成 2000 元档手机标配,3 年内全国县市普及。」

与年初 Redmi 宣布品牌独立仅仅相隔半年有余的时间,卢伟冰便在 8 月的新品发布会中说出了这句话。

NFC 技术正在国内经历一个高速下沉的阶段,得益于工业制造成本的日益缩减,以往只能在中高端机型上见到的 NFC 功能,也逐渐在诸多手机厂商价格亲民的机型上普及开来。Redmi 并不是第一个将其设为标配的,但 NFC 还是连同 6400 万像素一起被塞进了 2000 元以内机型的功能矩阵中。

对于手机行业而言,NFC 并不是 2019 年的关键词,5G 才是。

所以当 12 月 10 日 Redmi 发布了新机 K30 时,除了发布会中频频出现的与「友商」荣耀对比环节外,小米集团对 Redmi「5G 先锋」定位的数次强调,同样可以被视作打响明年 5G 全面战争的讯号。

对于 5G 新品来说,1999 的定价无疑使业界颇感到意外,即便发布这个数字的人,是向来秉持着性价比策略的小米,而换个角度来看待它,自 2013 年 7 月第一代发布至今,Redmi 从产品到品牌一路走过了 7 年多的光景,「先锋」一词似乎始终如影随形。

从「友商们」到「友商」

Redmi 成长在一个国内智能手机品牌尸横遍野的年代。

在移动互联网尚未真正进入残酷的淘汰阶段前,「中华酷联」还占据着国内智能机市场的半壁江山,而市场的另一端除了有魅族、TCL 这些差异化又极具竞争力的品牌外,锤子、乐视也正行走在相继赶来的路上,那些强势的传统手机厂商,或许不会想到毫无硬件经验的「门外汉」雷军日后会怎样颠覆行业既有格局。

凭借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和营销能力,2012 年底,仅成立两年不到的小米全年出货量突破了 700 万台成功跻身一线,这对于市场已经趋于红海态势下的「友商们」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所以彼时锋芒初露的小米,无论如何都难逃在这场混战中被围攻的命运。

红米系列在诞生之初的目的非常明确,即在近乎零溢价的定价策略中,为小米提供进军大众市场的另一种思路和可能性,子母品牌的打法此后常见于手机行业,作为这种模式的先锋军,红米的诞生对国内肆虐横行的山寨品牌造成了毁灭性打击。

即便众说纷纭,但不得不承认在普及智能机的道路上,小米为行业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只是在红米诞生之际,它的色彩被笼罩在「为发烧而生」的光环下,显得暗淡了一些。

真正的价值往往体现于危难时刻,2015 年是国产手机洗牌重塑的重要时间节点,仅从上半年的出货量来看,「中华酷联」正式成为历史,而此前在这个组合中的华为及其子品牌荣耀强势崛起,小米自此迎来了商业场中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这是小米自诞生以来首次出现销量环比下滑的一年,也是在低溢价策略下,市场出现瓶颈、供应链压力骤增的一年。

站在如今的视角来看,媒体和舆论在对待小米这家公司上始终带有两极分化的特殊性,所以当小米遭遇危机时,两者倒戈的压力甚至让雷军在红米 Note3 的发布会上一度哽咽。在红米发展历史的这「七年之痒」里,想要始终稳坐前排交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一阶段无论对小米还是雷军而言,都是迟早要面对的。

有人崛起,有人没落,市场时刻关注着如日中天的华为、强势逆袭的锤科以及资本青睐的乐视,却很少有人记得跟随「中华酷联」一同淡出公众视野的手机品牌还有金立,而后者的二把手就是卢伟冰。

全面战争

即使是一款策略向的电子游戏,开发者通常也会给出除了消灭敌人以外的多个制胜方式。

小米在对标华为,或者说红米在对标荣耀的过程,也是双方从供应链、品牌影响力、海外市场以及生态等多个不同维度上的博弈,这也是商业的魅力所在,如果通往成功的路只有一条,未免显得过于单调无趣。

于是便有了小米 AIoT 生态圈悄然崛起的剧本,

在很大程度上,「友商」的另外一个含义是红米与荣耀有着极为相似的发展路径,又迥然不同的企业使命。

就在红米一代发布的几个月后,华为 P6 在销量上的优异表现,使其下定决心将荣耀独立出来,作为子品牌直接与小米正面开战。

雷军曾在 2017 年表示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性价比策略,这个曾经带领小米闯入手机行业走向巅峰的特质,时至今日都时常被视作小米品牌的桎梏,在进军高端市场的道路上,雷军也数次公开谈及定价上的犹豫,而每次的结果无疑都倒向了「性价比」那一端。

从这个角度上看,Redmi 的独立能够极大程度上解放母品牌施展拳脚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它之于对往小米八年的手机业务,是一种使命的「传承」。

如同上述所说,近些年我们不难看到手机厂商里子母品牌制造差异化打法的商业模式,而 Redmi 在此基础上又多了一层特殊的意义。

小米华为和 Redmi 荣耀,无论对于哪个组合来说,现在已经到了将过去的成绩抛诸脑后、打响全面战争的时刻。

光荣之路

兵贵神速,站在与荣耀竞争的 5G 拐点上,K30 的发布成功为 Redmi 完成了点燃第一个狼烟的任务。

从首发骁龙 765 到双模 5G,再到 120Hz 屏幕的顶级配置,Redmi 1999 元的定价再度将国内手机厂商拉回了技术变革时代下,产品大众化的第一步,正如当年红米系列产品的横空出世,或许这是小米布局低价市场无心插柳的举措,但却为「正规军」智能机在国内的普及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

时至如今,卢伟冰已经完成了在 8 月所说下豪言的前半部分,而在 5G 时代中,着手打造 AIoT 生态或将成为 Redmi 下一个阶段的主要议题,手握母公司的成功经验,来势汹汹的 Redmi 表示「并不打算为小米让路」。

每一个企业都需要在科技改变世界的道路上扮演好自身的角色,有人创新、有人试错、有人推广,这便是将 Redmi 定义为「先锋」的意义所在。

无论处在智能机万木峥嵘的混战年代,还是与荣耀针尖麦芒的「友商」火拼,良性竞争永远都会倒逼商业和科技不断向前,或许在品牌独立并经历另一个「七年之痒」后,Redmi 再回头看看,想必这条传承的光荣之路上,还充斥着那些成就了自己的竞争者身影。

菜单内广告重返Windows 10桌面版邮箱和日历应用程序

上一篇

Redmi K30被网友P图成“投币机” 卢伟冰:米粉喜欢叫啥就叫啥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阑夕 作者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最近文章
  • 1 30岁职场女性生存指「南」
  • 热门栏目

    小米的底座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