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菜品下架,客服失联,又一家买菜电商快不行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菜品下架,客服失联,又一家买菜电商快不行了?

以下文章来源于 800 里加急 ,作者蒋婵娟

过高的护城河可以拦住对手,也会逼死自己。

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

最近,生鲜电商赛道战况惨烈。前脚妙生活退场、呆萝卜深陷泥沼,后脚我厨受到质疑。

有知情人士爆料称,我厨菜品几乎清空,社群运营越来越乏力,感觉是快不行的前兆。

翻看我厨 App 和小程序,记者发现目前在售商品还可以正常下单,不过比起原先丰富的种类,现在可购买产品寥寥,其主打的净菜不见踪影,蔬菜、水果、肉类及鲜活水产等非净菜品类也几乎下架,只剩几种保质期较长的产品。

社交媒体上,有一些消费者因为菜品下架存有顾虑,希望能退还账户内的余额。

这不是我厨第一次出现问题。查看我厨的官博可以发现,早在去年年初,就有用户反映 App 打不开、白屏、客服永远排队中无法接通等问题,且其微博显示企业资质未通过年审。

那这次无故下架众多商品,又是发生了什么?

为此,记者致电了我厨的人工客服,多次拨打皆提示 ” 线路全忙 “,未能成功接入。有媒体报道称,11 月底客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回复,今年 11 月初开始,由于公司更换快递物流,App 上的部分半成品菜临时下架,后续等物流稳定会恢复服务。

截止到 12 月 7 日发稿前,我厨仍未恢复正常服务,客服电话也再未接通。

曾有天然优势

2014 年是净菜电商市场的启动年。

瞄准生活节奏快的都市白领,一些生鲜电商杀入净菜这个细分领域。其中最具代表的无疑是青年菜君,采用 ” 线上订,线下门店自提 ” 的模式,其在短短一年之内获得三轮投资,估值达到 2 亿元,一时风光无二。

同样主打净菜的我厨,也在这一年成立。但我厨没有建立门店,而是选择了自建物流团队,采用 ” 线上预订,送货到家 ” 的模式。两年之后,生鲜电商资本热潮退去,青年菜君最终以失败退场,我厨依旧活跃在生鲜电商的赛道上。

相比于青年菜君三个北漂白领的跨行创业,我厨显然更有做生鲜电商的基因。

从清华大学毕业的柳智历任望湘园董事长、执行董事,在把餐饮企业望湘园带上新三板后,他围绕厨房场景,创立了线上菜市场我厨。

除了柳智,望湘园 CFO 赵建光协同管理我厨的财务工作。从 2014 年 12 月被孵化到 2015 年 3 月正式上线,我厨曾先后获得来自望湘园的共计 5000 万元注册资金。

脱胎于望湘园,我厨有着一些天然优势。如何降低采购成本,是生鲜行业的难点之一。依托于望湘园多年的采购渠道,我厨可以与望湘园就重叠性菜品进行统一拼单采购。大量采购之下,可以带来较强的议价能力,利于采购成本的控制。

相比于一般的线上菜式,净菜在销售前需要进行挑选、洗净、切碎、搭配等多道工序加工,这样用户买回去可以直接烹饪。为此,我厨在上海青浦区建立了中央厨房。而望湘园在中央厨房的食品工业化方面有着多年经验,为我厨在标准化和菜品研发方面提供技术支持。

为了提高客户粘性,我厨也对平台上的品类进行扩充,在净菜之余,又加入了蔬菜、水果、肉类,以及粮油副食等非净菜品类,试图满足用户的一站式购物需求。

公开数据显示,我厨在 2016 年 5 月,日均成交量约为 3000 单,月复购率达到 40%;到了 12 月,日均单量近 7000 单,总体客户月度复购率超过 60%。

大好形势之下,我厨在 2016 年 12 月,完成了 LB 乐博资本、Jafco 集富多家机构投资的 1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

我厨 COO 夏荷曾对媒体表示,预计 2017 年下半年,会以上海为基点扩展到华东,再开始对北京、深圳等大型区域市场布局。计划先在上海打透盈利模型,在聚集一群高黏性的客群后,再到人口密集居住区域推广。

护城河也是绊脚石?

时至 2019 年,我厨还是没能走出上海。

柳智曾表示,对于我厨的商业模式而言,全品类、加工增值和重模式,三者缺一不可。试点其他一线城市,我厨依旧会在每个区域建造同样的中央厨房。

净菜被认为是我厨的壁垒产品,为了建立这一壁垒,我厨在上面花费重金。我厨所有净菜都由占地 2 万平米的中央厨房统一出品,实行 ” 上午加工、夜间生产、早上配送 ” 的运作模式。据媒体报道,短短一年内,我厨就为中央工厂投入现金流共计 8000 多万元。

至于物流方面,为了降低成本,我厨没有设置前置仓,而是通过 ” 流动交接点+保温箱 “,采用总仓直配的模式。这种配送模式下,我厨可以做到上午下单、下午送达,或者预约次日三个时段内进行配送。

相比于 1 小时送达的每日优鲜,最快 30 分钟送达的盒马鲜生、叮咚买菜,我厨配送时效上还是缺乏一定竞争力,这让它失去一大波具有即时性需求的用户。

目前,通过我厨 App 下单剩余的少量商品,哪怕配送日期选到 3 天后,多数配送时段都显示运力已满,无法选择,可见目前我厨的物流方面确实出现严重问题。

据青年报报道,不少用户也对 App 上菜品种类的减少提出了质疑。作为群管理者的 ” 我厨福利君 ” 并没有做出相关解释。

后端的重操作,致使我厨需要快速扩充团队来保障各个环节的顺畅流通。到了 2016 年,我厨的团队人数已经达到 500 人左右,其中约 80% 的人力布局在中央厨房和冷链物流。

即使有净菜这个毛利率最高、最能粘住用户的产品,我厨平均毛利率维持在 20% 左右,其整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此外,相比我厨在供应链端的大量投入,我厨自成立以来只进行过两轮融资,最后一轮还留停在 2016 年 12 月,对于生鲜电商这个烧钱的赛道来说,融资的脚步确实有点缓慢。刚刚被爆出局的妙生活和困局中的呆萝卜,都还在今年 6 年完成了数亿元的融资。

” 我厨太想复制后端中央厨房的模式了,但它的模式太重了,老板还不喜欢融资。” 一位我厨的离职员工坦言。

现在看来,重模式的确帮我厨建立了护城河,但可能也成为了它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编辑 陈晨

专注互联网商业的权威新闻媒体,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提供天猫和淘宝商家集培训、营销、实战于一体的系统化服务。

「小红书」不红了?

上一篇

孙宇晨的2019:耍了巴菲特,怼了王思聪,叫板王小川,蹭上罗永浩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菜品下架,客服失联,又一家买菜电商快不行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