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络

李国庆狼狈不堪的这一年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李国庆狼狈不堪的这一年

作者 | 朱荣涛 来源 | 牛刀财经(ID:niudaocaijing)

喜欢和讨厌李国庆的人都在把他标签化。

对于李国庆来说,2019 年注定难忘且波折。他仿佛一直在控制和失控间挣扎。

从身家百亿的 ” 中国电商第一人 ” 到夫妻反目对薄公堂,他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被逼离开当当、股权争夺、起诉离婚……就像电影画面一般,在眼前一闪一闪。

年终岁末,或许在夜深人静之时,李国庆一定会慨叹他这狼狈不堪的一年。

家丑外扬,争夺股权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说,李国庆真幸运娶到俞渝,可以和他一起打拼。

有人话说得更直白,李国庆能有今天,就是因为走了狗屎运娶到俞渝,李国庆就是当当网的「负资产」。

去年 3 月,海航发布公告拟收购当当的前几天,李国庆在朋友圈意味深长的写道:

「所谓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结婚二十三年后,俞渝和李国庆终于拿起了 ” 枪 “,朝着彼此,扣动了扳机。此前,他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自曝被老婆俞渝踢出局,细数 ” 驱逐 ” 三步曲:股权变更、逼走副总、再加 ” 逼宫信 “。直呼自己 ” 整个一傻白甜 “,” 把我卖了的协议我也签 “。

2016 年 9 月 28 日,当当从纽交所退市。私有化后,当当变成了夫妻店。根据李国庆的描述:私有化后按照俞渝的提议夫妻二人将共同持有当当的股份均分为二。

不久,俞渝再次提议夫妻二人各拿出一半股份给儿子,李国庆签字照办,但负责变更登记的俞渝并未将她的那一半股份转给儿子。

当当的实际控制权就这样戏剧性地发生了转换。

李国庆表示,” 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 32%,其中我 27.5%,俞渝 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 64%,李国庆 27.5%”。

在公众号海克财经发表的《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一文中,李国庆曾自述境外公司股权有一部分转到其儿子名下,后又转到俞渝名下。

” 然后我们再有小股东同比例稀释,稀释个 8%,我就变成了 24.5% 了,本来我 27%。反正就这样了,先说一人拿一半,变成了我先拿一半,后来又国内不能有外国人,我们弄一公司机构还可能国内上市,就是即便卖不成海航还可能在国内上市,不能有美国人,于是好,那她又给代持了。这些都有邮件为证。”

细心人会发现,相关媒体报道中,俞渝的持股比为 64.2%,也远超《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对控股股东持股 50% 以上的要求。

2019 年 4 月 2 日,当当股权变迁剧情又有了新进展,李国庆让出北京当当的监事职位。

至此,李国庆失去了在北京当当的一切职务,成为一个仅持有 27.51% 股权的股东。他称自己被净身出户,就带走了一个茶壶。但只要当当经营正常,他手中持有的 27.51% 股份,就能保证他仍然是一个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富豪。

按照公开报道,今年俞渝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 年,当当净利润是 9200 万元 ;2016 年是 8600 万元 ;2017 年净利润是 3 亿元,这一年净利润增长 260%;2018 年,销售额 118 亿元,同比增加 14.4%,净利润 4.25 亿元,增长 34.9%。”

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使按照当当网 2018 年估值 75 亿元,保守计算,两人合计持有 91.71% 股权,估值就达到约 68.78 亿元。按照目前股比,俞渝持有 64.20% 股权,估值约 44.16 亿元,而李国庆持有 27.51% 股权,估值约 18.92 亿元,

2019 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李国庆和俞渝夫妇以 70 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 573 位,较上一年财富上涨 8%。

从目前的情况看,李国庆想要通过离婚来获得财产平分,而俞渝则希望通过离婚前的协议约束将原本就已经被逐出当当的李国庆的持股限制在 25% 以内。

可以印证的是,10 月 24 日中午,李国庆在微博发文称,目前俞渝要求他接受 25% 股权就和平离婚,” 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李俞二人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似乎已成定局,可是夫妻二人的感情纠纷还在继续发酵。

11 月 29 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身着羽绒服,背着背包,自己打车来到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这是自李国庆俞渝夫妻两开撕以来,离婚案的第一次开庭。诉求是离婚、平分股权。

至此,曾经的创业伴侣彻底决裂,无论后续事态如何演变,李国庆曾经的 ” 成功企业家人设 ” 已全面崩塌。

当天,一位财经资深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写道:「一个婚姻失败事业失意渴望性生活的男人,大雪即将来临之际徘徊在北京街头,就像这个转折年代的隐喻。」

净身出户,早晚读书

被逼离开当当、夫妻双方反目、起诉离婚……自称 ” 净身出户 ” 的他有些着急想找回这个世界,重新掌控。他在微博上表示:” 这一年多来我创办了早晚读书,开启了我事业的第三春。”

今年 6 月 1 日,李国庆的新创业项目 ” 早晚读书 ” 正式上线,据李国庆自己介绍,早晚读书是互联网时代,把知识付费和读书结合起来的一种听书模式。

谈到为何创办早晚读书,李国庆表示,目前的知识付费行业缺乏解决读者痛点和需求的方案,普遍存在组稿严重、广告多体验差、伪排行榜、大学生拆书稿等伤害求知者的行业乱象。

” 当初创办当当网解决了出版社卖书、读者买书的问题,这次重新创业,成立早晚读书是要服务读者,让读者买了书、看了书的同时还能够分享,打造精品,共创知识付费的未来。” 李国庆称。

从项目成立至今,李国庆已有数十条微博中提到 ” 早晚读书 “,更是把早晚读书称作自己的 ” 宝宝 “,可见李国庆对早晚读书项目的重视。

据了解,早晚读书是一款搭载了有声书的知识付费平台,用李国庆自己的话说,是 ” 请名人大咖来解读书 “。其中包括崔永元、于丹、麦家、纪连海、钱文忠等。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早晚读书由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 2019 年 4 月 2 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李国庆。

不过股东股权关系显示,李国庆认缴出资 50 万人民币,所持股权仅有 1%,这也和俞渝的 ” 爆料 ” 信息相一致;公司的大股东为唐虓珲,持股比例达 59%;另外刘浩宇持有早晚读书 40% 的股份。

从职位情况来看,李国庆的职位为经理、执行董事。如此看来,李国庆在早晚读书中似乎的确没有控制权。

李国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早晚读书的小目标是超过当当网,用户数要达到年活 4000 万,利润要达到 5~6 亿元。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10 月 28 日,李国庆创业项目 ” 早晚读书 ” 官方微博发文称,早晚读书在当当网上的店铺被当当单方面关闭,将保留依法起诉的权利。

对此,李国庆转发该条微博并表示,” 当当单方面关闭店铺,都不提前知会一声,这样的做法霸道,而且小气的可笑。”

安信证券一份关于知识付费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 年中国知识付费用户规模达 2.92 亿人,2020 年预计市场规模 235 亿元。

虽然预计整个知识付费行业规模将达到 200 多亿元,但知识付费的形式种类繁多,包括有声书、社交问答(比如知乎问答悬赏)、讲座课程(比如网易公开课)、付费文档(比如百度文库)、内容打赏(比如微信公众号打赏)等。

而有声书在知识付费中属于一个细分领域,其市场规模相对较小。艾媒咨询《2018 年 -2019 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8 年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为 46.3 亿元。

在这样一个不到 50 亿元规模的市场里,却有着众多强悍竞争者,包括有喜马拉雅、蜻蜓 FM、荔枝、得到、樊登读书、懒人听书和酷我听书等。

对于当前的这种产业格局,李国庆曾公开表示:” 现在的知识付费行业是粗制滥造。” 他认为,当下的知识付费行业存在粗制滥造的问题,有的专门挑逗大家的情感,有的专门挑逗大家的焦虑,但都没有解决方案。

因此,他希望能够选出精品,讲出精华。如今,李国庆的这个梦想能否实现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今年 2 月 20 日,李国庆发布公开信宣布离开当当,在公开信中写到,”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

但从今年十月以来的表现来看,他与这一境界还有很远的距离。

一声叹息,狼狈不堪

李国庆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很稳健的商人,但世事苍茫成云烟。

遥想当年,当当和李国庆的出现,确实给一向沉寂的出版业带来了新的风暴。作为当时为出版业打开通往互联网大门的先行者,李国庆可谓意气风发。

也可以说,当当是出版业的一面互联网大旗,李国庆是出版业的风云人物。彼时的李国庆,走路带风,说话充满底气。李国庆就像杀入出版业的一匹黑马。

如果李国庆没有错失机遇,如今的电商格局,可能会是另一番天下。可惜没有如果。商场如战场。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当已经不是一线电商了,甚至,二线电商的位置也摇摇欲坠。

控制不了波诡云谲的商场,也降不住聪慧精干的女强人,李国庆剩下的只有文青骨子里的自尊。他既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文人,有时候文人的比重甚至超过了前者。

当当网上市时,李国庆曾在微博上表示:「以我这个样子,道德底线这么高,甲方意识这么强,这么有人文关怀,还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商业成功,我挺知足。」

不可否认,李国庆的身上有强烈的英雄主义色彩,同时极具话题性。生在新社会,长在皇城根、北大毕业、官员下海、成功上市……中国互联网圈能有如此履历的人,屈指可数。

这是一个有着充分表达欲和攻击力的企业家。在新浪微博上,他的自我介绍就是:” 我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请海涵 “。

事实证明,李国庆对自己的这点认知很准确。多年来,因为 ” 口无遮拦 “,李国庆及身后的当当、其妻俞渝都屡次被送上风口浪尖,而李国庆的个人形象也褒贬不一。

从 2018 年 12 月到 2019 年 2 月,李国庆先后就俞敏洪 ” 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 ” 演讲、刘强东美国明州涉嫌性侵女大学生案件、吴秀波出轨 ” 小三 ” 事件等舆论热点发言。

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争议人物。

薛蛮子曾说李国庆是电商业界的鲁智深:说话大胆、豪气直肠。

但李国庆自己觉得,他像罗曼 · 罗兰笔下的约翰 · 克里斯朵夫。约翰 · 克里斯朵夫是一位迫切地渴望被社会认可,而后又迫切要反叛主流认可的角色。

从多年的经历看,他始终坚持了这一性格和准则。所以也就可以理解,李国庆后来在生活和商场里老想标新立异,动不动就踹人一脚的行事风格,皆源于此。

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李国庆来说,这五十多年经历的许多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

有些事隆重地开幕,结果却是一场闹剧;有些事开场时是喜剧,结果却变成了悲剧。

一幕幕开场的锣鼓,一曲曲落幕的悲歌,如今都已随风而去,唯有那轻轻的一声叹息却依然住在李国庆的心里。

上央视打广告,这个品牌做对了什么?

上一篇

电视购物20年,衰而不死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栏目

李国庆狼狈不堪的这一年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