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狂欢背后:手握价值10000人民币的BTC却“活得像条狗”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区块链狂欢背后:手握价值10000人民币的BTC却“活得像条狗”

“她好像一条狗啊。”

在数字货币生存挑战的第二天,何有病拿起小半个他人吃剩下的汉堡,冲出了麦当劳的大门。

“依靠0.21个比特币在中国生活21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活得比乞丐都要困难。”何有病在挑战结束之后很认真地回答。“活得比乞丐都要困难”的何有病在挑战的第三天晕倒在路上,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她的挑战失败了。

她说这次挑战如果失败那就是区块链人的失败,是信仰的失败。

21天的生存挑战

一部手机以及0.21个比特币——这是何有病挑战期间所有的“家当”。在这21天里,她只能通过比特币支付自己的吃住行,不能使用法币,也不能接受别人的赠与。

这是一场挑战,更是一场实验。

挑战开始之前,何有病从未想过,她将会面临的是什么,用折合人民币约9千元的等值比特币生活21天,这听起来并不是一件辛苦的事。

8月29号的北京阳光很好,蓝天高远,丝毫看不见阴霾。这一天的何有病被镜头真实地记录了下来,她蹦跶着跳下了高铁,脸上满是轻松。

“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会有点演的成分在,那时候还会想着要注意自己的形象。”第一天的何有病妆容完整,她一向是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每个月服饰化妆品支出超过了她总支出的百分之六十。

挑战进行了三十多个小时,但是何有病甚至没有用比特币交换到一口水。

两天没有进食的她已不再有心力去“演”:“到这个时候我只知道我很饿。”

她尝试过喝自来水、吃免费的番茄酱和咖啡伴侣、蹭超市里的试吃食品,看见路边树上有桃子时,何有病甚至激动得手舞足蹈,未熟的毛桃随意的用裤子蹭了蹭就被吞咽下肚。

但是这些都没有办法消除她的饥饿感。

拍摄第一天,摄影师建议可以考虑麦当劳里的剩食时,何有病满脸坚决的表示了拒绝。和第一天的光鲜相比,此时的她面色蜡黄,表情麻木。

最终她几乎以抢的方式拿起隔壁桌剩下的小半个汉堡,冲出了麦当劳的大门。拍摄团队一度失去了她的踪迹,当他们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何有病时,她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那小半个汉堡。

拍摄的第二天,何有病和拍摄团队爆发了第一次冲突。她愤怒地推开了对着自己的镜头,这个反抗显得有些无力,镜头虚晃了一阵又重新对准了这个满是无力和绝望的瘦小身躯。

影片在呈现这一个场景时配的字幕是“她好像一条狗啊”。此后一二三四团队解释到,这句话是《大话西游》里的一句台词,表达的是一种黑色幽默。

“那时候我在吃别人剩下的东西,而他们还在拍我,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像一条被控制的狗。”何有病接受了拍摄团队的解释,但是心里还是难以释怀,“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

当镜头对着吃剩食的她时,她感到自己的尊严在被践踏。

次日,何有病晕倒在了去寻找食物的路上。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挑战在第三天就已经失败了。”拍摄团队的二哥开始考虑终止实验。

六千个支持的病友

这个活动源于何有病的一次心血来潮,今年八月,二哥在东方卫视的后台认识了何有病。“小姑娘和我们说想去当乞丐,后面又说想试试能不能只用比特币活下去,这不是有病么。”但是二哥还是在里面嗅到了爆点,随即表示只要何有病敢去做,他们就敢去拍。而“有病”也成了她的化名,“病友”则是粉丝们的自称。

双方一拍即合,不到两周想法就落地了。不可否认的是这与其说是一部纪录片,更不如说是一场真人秀,里面不乏策划的痕迹。

为了更有仪式感,生活在北京的何有病特意提前跑到天津,然后再乘坐高铁回到北京开始挑战。

双方斗志满满,但是好景不长。拍摄团队里的老三自何有病晕倒的那一刻就开始心慌,他心想:完了,摊上事儿了。

“那时候是真的害怕,就想着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要担什么责任。”此时拍摄团队已经开始在各个群里发布挑战失败、实验终止的消息。

但是这场实验似乎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

在何有病挑战期间,粉丝群不断的被建起来,在第三天,五百人的群已经建了7个。在挑战结束之后,群的数量已经扩展到了16个,且随着事件发酵,还不断有人进群。

在挑战失败、实验终止的消息流出时。粉丝群里的病友们开始沸腾,集体抗议,甚至是有人开始给拍摄团队打钱。那段时间身为管理员的老三微信界面里全是红色的待确认转账记录。

“有些人认为何有病的失败了代表了整个区块链圈子的失败。”拍摄团队透露,而“区块链圈子的失败”并不能被一群区块链信仰者接受。

晕倒的何有病被前来表示支持的网友背到了医院,躺在医院急救床上的何有病脸色蜡黄,两颊消瘦,丝毫看不见下高铁时的生气,被医生拉起的手腕无力的在空中晃荡了两下,就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此时何有病的空腹血糖值只有3.6毫摩尔/升,开始出现恶心、脱力等症状,而正常的空腹血糖范围为3.9-6.1。在此期间,不断的网友赶往医院探望。

二哥心里深切的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场实验已不再只是一场小姑娘的游戏,在一定程度上,“何有病”成为了部分病友的信仰。

就像对区块链的信仰一样,何有病的出现在熊市的大背景下,让部分区块链人看见了希望,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何有病成了比特币或者是区块链的实体代言人。

“她做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很多人都会支持她。”熵星自称为一枚老韭菜,就是由他将晕倒的何有病背往医院的。

出于病友的坚持也好,何有病本身的不放弃也好,这个挑战最终在更改了规则之后继续开展了下来。

在新的规则体制下,何有病可以和病友们进行比特币交换,再由病友为何有病支付衣食住行。挑战似乎已经开始带有一些其他色彩。

群内的一位网友点出“这其实就是圈内的一场狂欢。”币市大跌,监管收紧,北京和深圳禁止公开进行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演讲或活动,相较于去年年底的疯狂,目前的区块链行业不得不开始学会低调,沉寂了半年之久的圈子早就开始寻找发声的契机,而这次挑战看上去就不错,毕竟它只是一场小姑娘的实验。

9月19号,21天数字货币生存挑战结束的第二天,拍摄团队和何有病一起去参加了望京绿地中心的一个区块链线下聚会——望京下午茶,这本是线下的区块链技术交流会。但是这次的望京下午茶却成了何有病的粉丝应援会,一批又一批的人上前拉着何有病合照,更是有技术人员拉着她不断的阐述自己的构想,尽管何有病对这些了解的并不多,在区块链领域里,她知道的只是一些最浅显的东西。

绿地中心的追捧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在这个缩影背后,是何有病链接起来的六千多人的社群。

这是一个粘性很高的社群。

自比特币2万美元神话破灭之后,投资者情绪低迷,就连曾热闹不凡的各个电报群也开始沉寂,每日刷屏的只剩下了各种广告。

但是在何有病的社群里,只要有人发广告就会被群起而攻之,并要求管理员认真管理社群。“有的人把这儿当成了精神寄托。”某个病友评价。

在何有病的挑战之后,号称为区块链papi酱的胖妮宣称也要开启一个挑战,此举受到了群内病友的一致嘲讽,在他们眼里“只认可何有病一人”。

在挑战结束之后,有个病友往何有病的钱包里转了2.1个比特币。里面隐约含有某种致敬的意味。

骤变的人生

21天的挑战,她睡过大街、经受过众人的白眼、被人当过骗子……

她永远无法忘记在深圳地铁上给乘客讲解区块链时,一个老爷爷看她的眼神。“那时候大家都看着我,我觉得很尴尬,然后我想把手上的玩偶送给旁边的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的爷爷就很嫌弃的说’不要不要’。”那一瞬间,她不再是自以为的区块链的布道者,“他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脏东西。”“脏东西”只是垃圾的隐晦说法。

数字货币在中国一直都处于一种尴尬的地位,一方面多地政府不断的推进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另一方面央行等监管部门也不断的加紧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据统计,中国政府在今年封锁了内地逾120家离岸交易平台的网站。

而公众对于数字货币整体上也是处于一个了解甚少的状态。据拍摄团队统计,何有病完成的交换里,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是真正和陌生人进行的交换,而在这些交换里,“他们其实也不信,只不过是在可怜我。”每一笔交换何有病都心怀感激。

这21天的挑战却给何有病的人生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在绿地中心的会议室里,灯光温暖,场面热闹,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繁华的夜景,这里聚集了大量的世界五百强企业,白日里往来的人群无一不衣着考究。妆容精致的何有病完全看不出露宿街头时的狼狈,一袭红裙的她站在人群中间,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几十号人都热衷于和她说上哪怕是一句话,而这里不乏资产出众之人。

有一家机构的商务在和何有病合照之后立刻就将合照发给了自己的老板。

两相对比,这一幕似乎显得有那么一些不真实。

从世俗眼光来看,早早辍学的何有病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满是资本角逐的圈子里。

五年前的何有病还只是福建龙岩的一个19岁姑娘,没有傲人的成绩,也没有令人艳羡的富裕家庭。

爱美的小姑娘一直都想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在没有知会父母的情况下,何有病靠着自己的工作积蓄和朋友的帮助凑了两万块钱,悄没声儿的就把店给开了起来。后来痴迷于DJ的酷帅,何有病又把店卖了用于支付自己学打碟的学费,在深圳当了两年DJ之后正式来到北京,成为了一名“北漂”。也就是这一年,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开始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

“开店也好,当DJ也好,这只是一种体验,这些都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何有病一直想做的是成为一个演员,而北京则是一个拥有众多影视资源的地方。

北京很大,从未受过专业训练的她一直辗转于各个影视公司提供的免费培训班里,偶尔也接一些礼仪活动,运气好时能去演一些网剧的配角,在北京的两年,她一直靠着这些零散的工作和之前的积蓄活着。

今年年初,何有病接了一部涉及区块链的话剧,她开始知道“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记账”,虽然此前因为朋友推荐购买过一些空气币,但是何有病在区块链领域确实是一个小白。

何有病宣称在话剧结束之后,自己开始对区块链技术有了信仰。这个信仰更像是对早时经历的反抗,因为成绩不好,她在学校里一直都遭受着不公平的对待,这让她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对生活的信任,而区块链为她提供了信任。

“我想要体验一下乞丐的生活以磨炼我的演技。”

“我想成为一个区块链的布道者,让更多的人知道它。”

“我想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每一个都是她参加这个挑战的理由,或许还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理由——她想要抓住这个或许是一个机会的机会。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机会。

她出名了,以何有病之名,她踏入了资本的圈子。

坐在车上的何有病带着手套满足的吃着周黑鸭的藕片,还不时地招呼前座的摄影师大哥来分享自己的食物。她还和以前一样喜欢沙县小吃的拌馄饨,喜欢辣条,喜欢周黑鸭的藕片。

但是不同的是不断地有人来请她参加活动,各种媒体希望能采访她,也开始有很多陌生人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有不熟识的人给她带礼物——聚光灯和赞誉扑面而来。在面对一些场景时,她也开始学会了一套应答之语。

被质疑的团队

紧随着关注和赞誉而来的,还有质疑。

二哥是拍摄团队一二三四的主要人物,相对于币圈里的“二哥”这个称呼,他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立二拆四。

“天仙妹妹”、”别针换别墅”、”封杀王老吉”等事件均由立二拆四策划。2013年8月,立二拆四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2014年立二拆四一审获刑四年。

自此,立二拆四开始被众人称之为骗子,在同一时期获刑的还有薛蛮子。

出狱后,立二拆四与薛蛮子都开始投身于区块链领域。与薛蛮子专注于投资不同,立二拆四专注的是区块链泛娱乐。

此次的21天数字货币生存挑战也是由立二拆四的团队主导推进,在立二拆四的信息被网友披露之后,质疑扑面而来。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何有病参与的第一期数字货币生存挑战并未产生任何的盈利,期间有多家机构希望提供赞助,均被拒绝。

“我们团队的费用是由一个区块链从业者赞助的,大概在三四万块钱左右,但是这个赞助行为完全是她的个人行为,她特意要求了我们不要给她做露出。”也是基于这位赞助者的行为,立二拆四在后期拒绝了所有的赞助要求。

立二拆四并不掩饰他的商业企图,但是他包括何有病始终坚称此次活动并没有任何的盈利性质,也没有任何的造假成分。

“我们在深圳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在1999年参加电商实验的人,那个人透露了那场实验其实是有造假成分在的。”

立二拆四口中的电商实验指的是1999年的“72 小时网络生存”实验,主办方从全国 5068 位报名者筛选出 12 名从未网购过的志愿者,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交叉进行网络生存测试,这 12 名志愿者,男女各占一半,年龄从 18 岁已经到 35 岁不等。

这些志愿者要在一间空房里生存3天,这件空房没有被褥枕头,没有食物,没有饮用水,没有电话,只有一张光板床、一卷卫生纸、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和一个摄像头。每人只能用 1500 元现金和 1500 元电子货币,在网络的世界里解决一切生存所需。

这场网络生存实验直至今日还被人津津乐道,那与其说是一场实验,更不如说是一场对于未来的预演。

而立二拆四希望自己推动的这场数字货币生存挑战也能成为一场对于未来的预演。

目前,一二三四团队已经发出了数字货币生存挑战第二期的预告,预告显示挑战地点将被定于首尔,而第二季将会开始进行招商,只是挑战主角是否还是何有病则有待讨论。

质疑也好,批评也罢,立二拆四在群里发出第二季预告时,群里多个病友表示将会继续支持。

对于立二拆四不再掩饰的商业意图,病友们大多表示了支持,毕竟“谁都要吃饭的嘛”,而何有病的21天数字货币生存挑战已经给他们带来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也许就像之前说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次挑战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挑战了,而更像是熊市大环境下的精神寄托,这场挑战让他们觉得区块链的未来是光明的,在每一次交换成功之时,他们似乎就看见区块链离未来又更近了一步。

炒作也好,欺骗也罢,许多人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踏入区块链的大门,也有许多踏踏实实埋头想要推动区块链发展的人,数字货币生存挑战只是区块链行业里一件很小的事,在挑战里可以看见行业里形形色色的人,但是在历史里也只不过是“一出好戏”。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作者吴英俊,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微信:hxcj24h)”,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全球交易所9月行情动态:持续熊市,交易所踏上创新“不归路”?

上一篇

vue路由的配置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区块链狂欢背后:手握价值10000人民币的BTC却“活得像条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