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 | 那一方城,心底的根

科技动态 2017-10-06

如果你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你的一生都会有种挥之不去的情结,那便是坚实地矗立在你心中的一方青灰色古老的城墙。

年复一年,她植根于每个西安人的心中,是无所替代的神圣与自豪。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城墙上亮起的点点灯火,在夜色中勾勒出一座巍峨而庄严的城市,它们熠熠生辉,照耀在每个西安人的心头,无论光阴荏苒,无论海角天涯,总令人魂牵梦绕,难以忘怀。

那是西安的根,是西安人心里一方古老的城

历史的演变

自从周文王建立都城西丰开始,历经三千多年的岁月,西安这座城市见证了无数的血雨腥风,也经历过无数次的历史变迁,大汉王朝的兴衰,南北朝的金戈铁马,盛唐时代的万国朝圣,以及大顺王朝的短暂辉煌。随着中央政权的逐渐北移,这座城市从此失去了国都的政治地位,但煌煌大藩,其政治、经济、文化依然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着她不可替代的作用,为历代的王朝所重视。

中国历史在经历了大唐的繁荣鼎盛之后,开始进入了连年战乱的五代十国,在这一时期,曾经的长安分别在后梁与后唐时期被称作雍州和京兆府,此后的北宋,也以京兆府作为控制中国西北的地区性重镇,统辖了包括长安在内的 14 个市县。到了元朝,在潼关以西设立陕西行省,并以京兆府作为陕西行省的治所,相当于现今的省会。

后来朱元璋建立明朝,那个时候,南方的经济已较北方更为发达,所以明朝的第一个国都定在江南的应天府。但对关中这块西北要塞朱元璋依然不敢小觑,《明史》中有他对太子巡抚关中的一段记载:“ ‘天下山川惟秦地号为险固。汝往以省观风俗,慰劳秦父老子弟。’于是择文武诸臣扈太子行。”所以在朱元璋登基做了皇帝之后的第二年,便改了元朝的奉元路为西安府,取 “安定西北”之意,“西安”城的名字也因此而来,并一直沿用至今。

明城墙的军事防御

早在朱元璋还没有做皇帝以前,有一个叫作朱升的隐士曾向他提出过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建议。所以,朱元璋做了皇帝以后,对于各个府县的城墙建设尤为重视,明朝之初,各地纷纷大兴修建城墙之风,西安的这段明城墙,便是在这次修城的热潮中修建起来的。

那是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时任西安卫指挥的濮英主持开始修建明西安城墙,整个工程耗时十八年,一座长 13 多公里,面积 11 多平方公里的明西安城墙才修建完工。

唐含光门遗址 by Acstar CC BY SA 3.0

实际上,明西安城墙并非新建,而是在唐代长安城皇城的基础上进行的扩建。虽然唐长安城经历了几百年的战乱,城墙受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郭城与宫城早已不复存在,但皇城的城垣却被基本保留了下来。所以 明西安城墙的南城墙和北城墙依然沿用了唐长安城城墙的城基 ,北城墙和东城墙则又向外扩张了大约四分之一的长度。

与唐长安城城墙有所不同的是,明西安城的城墙建设是完全围绕「防御」的战略体系而建。城墙高 12 米,顶宽 12-14 米,底宽 15-18 米。这种厚度大于高度的设计,令城墙稳固如山,很难攻克。

除此以外,在城墙的修建中还增加了许多防御体系的设计,令这座城更加易守难攻。

首先是护城河的修建。

明西安城墙是在唐皇城的基础上修建的,皇城之外本来还有宫城与郭城,但是在唐末,当时驻防长安的佑国军节度使韩建,觉得长安城太大了不易防守,曾对长安城进行过一次改建,他放弃了外郭城和宫城,只留一座皇城以便防守。韩建倒是也在皇城外开凿过了条护城河,但那已是战火纷飞的年代,这条护城河修建得非常仓促,完全不好用,到了明朝开国已基本废弃。

Photo by Maros CC BY SA 3.0

对于一座失去了郭城与宫城的西安城,护城河的修建便显得至关重要。修建护城河的是明朝的开国名将冯胜,他用了八年的时间,环城一周,修建出的一条深 6.4 米,宽 2.56 米的护城河,又在护城河的内沿修了高 1.92 米,厚 0.64 米的壕墙,成为明西安城的第一道防御线。

其次是正楼、箭楼与闸楼三重城楼的设置。

闸杰设在最外层,作用很简单,主要用来控制护城河上的吊桥。和平时期,吊桥的作用主要用于供百姓出入城门,一旦有战事,吊起吊桥,西安城便是一座与外界隔离的城堡,无泄可机。

箭楼是整个城墙防御的最高点,正面和两侧设有方形窗口,用作战时的瞭望和射击。一旦敌人攻城,万箭从这里齐发,形成又一道密不可破的防御线,令敌人几百米之外便难以靠近。

Photo by Maros CC BY SA 3.0

正楼是城的正门。在闸楼与箭楼之后,与箭楼之间用围墙连接,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便是瓮城了。顾名思义,瓮城地势低洼,好像一个翁,一旦敌人攻破外面的城门,便被这只大翁所收,上面箭楼之上会万箭其发,有如瓮中捉鳖一样,将敌人杀得有来无回。

最后还有城墙之上的敌台与雉堞。

为了防御爬城的敌人攻占西安城,城墙上每隔 120 米便设一座敌台。敌台也被称作马面,据说是当年在修建城墙的时候,有百骑战马列阵的意思,便将这突出于城墙以外的敌台称为马面,敌台修建于城墙的外侧,以便于从侧面射杀爬城的敌人。

Photo by Jamguo CC BY SA3.0

除敌台以外,城墙的外侧另筑有稚堞,又称为垛墙。垛墙上有垛口,可以在防御时做射击与瞭望用。这样的垛墙在明西安城墙上共有 5984 个,可谓防御森严。

再加上角楼、女儿墙与东长乐门、西安定门、南永宁门和北安远城门四道城门,构成了一套严密完整的冷兵器时代城市的防御体系,令西安城固若金汤。

Photo by Maros CC BY SA 3.0

上世纪二十年代,河南军阀刘镇华十万大军围困西安,攻城八个月而不得破,除了杨虎城、李虎臣两位将军率全城军民奋力坚守以外,这一方城墙所起到的防护作用也不可忽略,这是历史上非常有名「二虎守长安」,在时隔六百年之后,再一次见证了明西安城墙的坚不可摧。

「护城」运动

由于明西安城墙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与坚固的墙体构造,使得这一方城墙历经几百年的风雨,顽强地经历了满清的铁骑、民国的战火,昂然地走进了新时代。

这其间明西安城墙经历过两次大的修复,一次是明隆庆二年(1568年),陕西巡抚张祉曾主持对明西安城墙进行过第一次大的修复,这一次的使当年的土城变成了砖城。第二次的修复是在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陕西巡抚毕源主持了明西安城墙的第二次修复。

但毕竟走过了六百多年,这座坚实的城墙犹如耄耋老人,血雨腥风摧残了他的身躯,日转斗移凋谢了他的青春。尤其从清末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前的这几百年里,战火令这座城墙遍体鳞伤,满目疮痍。

由传教士 John Shields 拍摄于 1908 年的西安城墙

城墙的四个闸楼早于清末被毁,北门的正楼在辛亥革命的硝烟中不复存在, 1926 年的「二虎守长安」中,永宁门箭楼被军阀刘镇华的镇嵩军所毁。抗战期间,为了躲避日军飞机的轰炸,市民们在城墙墙体上挖了将近两千个孔。到新中国解放之际,这座明西安城墙,满是洞穴,外墙青砖被扒得体无完肤,到处塌方,已是一座破败不堪的墙。

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启,无论政治、经济、文化都立求一个全新局面。即使是城市建设上,也秉承着不破不立的思想,北京的城墙首先被推倒,南京的城墙也危在旦夕。西安这座破败的明城墙,像个长不好的伤口贴在新中国的西安城里,在那个时候的西安人,多数的人认为这是「一座封建社会的城堡」,也有人认为在这个原子时代,城墙早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应该立即把它拆除掉。

Photo by Don-kun CC BY SA 3.0

眼看城墙就要保不住了,当时陕西省文化局的副局长武伯纶联络了几名文物专家,以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的名义向国务院打了电报,请求保护西安的这座明城墙。

那个时候是「拆墙风」正盛之时,到处都在「破旧」,对于西安的城墙是否真的能够保住,即使是武伯纶也无法预定,明城墙的命运吉凶难卜。

就在 1959 年夏季的一天夜里,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打给了文化部,电话里说:「北京的城墙保不住了,要赶快把西安的城墙保下来。」文化部连夜赶出了一份关于西安城墙的资料递交给国务院,就在那一年的 9 月,西安市收到了《国务院关于保护西安城墙的通知》

这一座虽然已是千疮百孔,但却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明西安城墙,终究还是被保存了下来。

1961 年,西安明城墙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就在那个夜晚,打电话给文化部要赶紧把西安城墙保护下来的人,正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

众志成城

虽然在习仲勋的倡议下,西安的明城墙被保护了下来,但在西安普通百姓的心中,早已没有了这座城墙。在老百姓的心里,它不过是环绕在西安城四周时断时续的「土围子」,到处都是豁口,到处都是坍塌的土坡,长满了荒草。

十年浩劫,令这一座「封建余孽」的明城墙几乎魂飞烟灭。

时光进入了二十世纪的 1981 年,那一年的雨季特别长,暴雨不断,冲击着整座西安城。遍体鳞伤的西安城墙在万劫之后,似乎再也不想沉默,它与洪水一起咆哮着,从地势较低的城墙缺口倒灌进占据了城墙空旷地的大面积的居民集中区,一千多户人家的房屋被冲毁,无家可归的居民只能搭着帐篷住在大街上,解放路一直到北关一带因为洪水与城墙坍塌交通与环境变得一塌糊涂,而这样的局面对于市中心生态环境和古城风貌的保护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Photo by Eikenhein CC BY SA 3.0

1982 年 7 月,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想法,在时任陕西省委书记马文瑞的脑海中产生了——修建西安「城墙公园」,他的这个想法一经提出,陕西省立即着手「维修明城墙,整治护城河,改造环城林,打通环北路」的环城建设工程。这个巨大的工程从研究、提案、上报中央到开工,只用了 9 个月的时间。1983 年 4 月 1 日起,「西安环城建设工程」正式开工。

后来被人们称作「铁腕市长」的张铁民担任这次建设工程的总指挥。这是一项包括了城墙修复、护城河清淤、环城公园美化等一系列庞大的建设工程。最初,政府各职能部门分担着建设环节上的各段任务,但是,由于这项工程的工程量太大,资金筹措非常困难,这令工程的进展得想当艰苦。就这个最艰苦的时候,一场全民义务参与的城墙修复工程,开始在西安城里,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张铁民在城墙修复工程中号召的「人民战争」,得到了全市人民的积极响应,首先是党、政、军、行政事业单位与科研院所的干部职工都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工程建设中来,紧跟其后的是西安城的老百姓,人们自发地提着竹筐把护城河里的淤泥朝公路上抬,开着拖拉机到东郊的白鹿原上去拉砖,还有很多居民,把当年从城墙上扒下来的城砖主动地交回来。

那个时候的西安人,一到周末,父母领着孩子就在工地上参加义务劳动,那样人海沸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又岂是濮英当年修建明西安城墙时可以比拟的?

新西安 新城墙

一座维护封建帝权的城墙坍塌了,一座凝聚着西安人热情与汗水的城墙,在他们自己的双手中恢宏地站立起来。

春天的时候,漫步在城墙之顶平坦的海墁之上,宽阔得可以跑马,想象当年往来其上的军队是何等的威武壮观。而如今,悠闲的人力车载着欢快的笑声,时不时地从这里经过。几只风筝高高地飘扬在城的上空,放风筝的人专注地望着手上那一根细细的线,犹如当年的士兵,专注地瞭望远方一样。城墙外的古槐开了白色的花,一团一簇地伸到墙头上来,把四月的芬芳满满地洒在西安城。

到了夏季唯有环城公园里的清悠是西安人避暑最好的去处,这里绿树成荫,护城河水静静地环绕,水清如碧。临水拣一绿荫处坐下,石桌椅清凉似玉。就着一壶茶,看着水波潾潾,说着这古城的故事,转眼便是日落西山。城墙根底下响起了或是婉转或是高昂的秦腔,眯起眼睛,摇着蒲扇,听王宝钏十八年苦守寒窑,唱得那叫一个凄婉。

秋天的时候,城墙上最美的莫过于看那一轮清幽的明月。城市的繁闹被高高的城墙与静静的河水阻隔着,此时伫立于城墙之上,抬头看月出浮云,低头一片青砖古色,恍然间便有不知何世的感觉,那一片月光可是秦时的明月,这淡淡的轻风可是汉时的风?

冬天。一场雪下来,这一座四四方方青灰色的城墙登时便穿了白色的雪袍,远远地望去,更显苍茫之气。夜色升起,北风中,城墙上的灯火点点闪亮,穿透夜的寒冷,犹如火龙盘绕在夜色之中,照亮着整座城市。

那灯火彻夜不熄,闪耀在每个西安人的心头,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信念,沉稳,坚定,矢志不移。

后记

西安城墙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城垣,广义上的西安城墙包括了西安唐城墙与西安明城墙,为国家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A级景区。

文:《西安》穷游锦囊作者 王一凡

---------------------------------

欢迎关注:

知乎机构号:@穷游锦囊

知乎专栏:对世界上瘾(国外) &锦绣山河走遍(国内)

穷游锦囊微信公众号:qyerguide

下载有用、有趣、能救命的 “ 穷游锦囊App ”,获取全新的旅行灵感及实用的旅行指南。

知乎专栏

责编内容by:知乎专栏 (源链)。感谢您的支持!

您可能感兴趣的

中国科技馆“华夏之光”展厅更新改造后全新亮相... 新浪科技讯 9月9日消息,2017年10月1日,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中国科技馆“华夏之光”展厅经过为时半年的更新改造后,将正式面向公众重新开放。 “华夏之光”展厅位于中国科技馆主展厅一层,主要展示中国古代的技术创新、科学探索,以及华夏科技与世界文明的交流...
“先生”们的味道 今天扯点看起来有文化的东西。 让我有写这东西冲动的,是两件事。 一是上周等飞机无聊的时候,买了一本《新周刊》,那期的主题是“先生”。满怀期望地卖,却失望到都懒得拿下飞机。因为《新周刊》再次让绝顶的标题停留在了表面,数页篇幅大都是对北洋时期胡适蔡元培这些“先生”的浅显描...
“先生”们的味道 今天扯点看起来有文化的东西。 让我有写这东西冲动的,是两件事。 一是上周等飞机无聊的时候,买了一本《新周刊》,那期的主题是“先生”。满怀期望地卖,却失望到都懒得拿下飞机。因为《新周刊》再次让绝顶的标题停留在了表面,数页篇幅大都是对北洋时期胡适蔡元培这些“先生”的浅显描...
“先生”们的味道 今天扯点看起来有文化的东西。 让我有写这东西冲动的,是两件事。 一是上周等飞机无聊的时候,买了一本《新周刊》,那期的主题是“先生”。满怀期望地卖,却失望到都懒得拿下飞机。因为《新周刊》再次让绝顶的标题停留在了表面,数页篇幅大都是对北洋时期胡适蔡元培这些“先生”的浅显描...
身份与禁忌 【教师节】教师节当天,几乎每个人都在大秀自己的师生情,恩师如何重要云云。细究起来,我却觉得,在求学阶段,并无一个在精神上引导自己的老师,没有一个思想启蒙者。心智的成熟,出于对真理和自由的渴望,得自于那些隐秘流传的信息、觉悟了的兄长以及触动灵魂的著作。 【窗户】不知道自由的人,从未自由表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