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那么多创业者 大部分是诈骗!深度调查ICO生死劫

科技动态 新浪科技 (源链)

1300字禁令依然浇不灭无数投资者和创业者的暴富梦。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坤 编辑|米娜

作为ICO代币圈里的一名资深玩家,刘健知道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迟早会结束,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当游戏戛然而止的时候,自己会成为最后那名接盘侠。

9月4日下午,央行和网信办、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将ICO定性为非法融资,“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份名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的文件要求“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这可能意味着ICO这个行业将不复存在,ICO项目发行的各种代币将会被停止交易。

刘健所在的几个由普通投资者们组成的微信群和QQ群里,最初大家是不信,然后是惊愕,最后被恐慌和愤怒淹没。每个人都在焦急地打听消息和传播消息,各种流言纷纷登场。

同喧嚣的普通玩家们相比,ICO项目发行方和交易平台们却一片缄默。“现在实在不方便说什么,等过了这段时间吧!”一位知名ICO项目的创始人这样对本刊记者表示,其他一些项目发行人也纷纷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ICO早就该被取缔了。”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一直在关注这个市场,他发现通过这两年的野蛮生长,ICO已经严重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如果不及时整治,很可能会影响社会稳定。

但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们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虽然也承认这个行业的乱象越来越严重,但并不同意这些乱象已经形成了严重的社会风险。“我们其实是有严格的风控程序的。”一位代币交易平台的研究员私下表示,外界盛传中国大妈已经入场,其实言过其实。他原以为,央行的监管会晚些时候到来,而且不会是这样的“一刀切”。但现在,ICO融资被定性为非法,代币交易平台被一律关停,这个行业数年的发展一切归零。“一切都结束了!”他说。

但有的人不愿意结束!刘健和他的小伙伴们正打算组团去境外的代币交易平台继续追逐他们的财务自由梦想,而一些ICO项目也同样打算转移到国外。“我们已与部分海外交易平台建立了对接合作,将在确保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尽快登陆海外交易平台。”一家ICO项目发行方在清退公告中就这样明确表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个事情可能也确实没完。9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决定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交易所,并称该决议已经部署到地方,随后比特币价格大幅跳水。尽管各比特币交易平台称并未接到相关通知,该消息也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也没有人能够证伪,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疯狂

所谓的ICO就是“首次发行代币”,和人们所熟知的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有点相似。所不同的是,IPO发行的是股票,ICO发行的是代币,也就是加密的数字货币;投资者用真正的货币去购买股票,而用来购买代币的却是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

一个ICO项目上线的一般流程是这样的:一个创业者有了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项目,然后到某ICO平台上发布该项目的“白皮书”,并发行经过加密的代币,投资者们在平台上用比特币、以太币这样的数字货币购买这些代币。发行者获得数字货币,再把数字货币换成人民币,完成融资;投资者们则获得代币,相当于获得这个创业项目的股权或者收益权,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

ICO本质上是一种众筹融资,而且主要是区块链领域里的众筹融资,它最初由一群对区块链技术极度痴迷的极客所创造,此后ICO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只是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流行,只有一些手里拥有比特币的圈内人才会去资助那些无法获得VC青睐的区块链项目。

2013年6月,万事达币(MSC)发起了众筹,共募集5000个比特币,这被认为是全球最早的ICO项目。而全球最有名也最成功的ICO项目,还是以太坊。2013年年末,以太坊创始人发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书,2014年7月份开始发售,共发行7200万以太币。截至目前,以太坊已经成为区块链2.0的代表,也成为市值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数字加密货币。

几乎在同一时间,ICO也被传入中国。但和国外发展的相对稳健不同,ICO代币在国内遭到爆炒,迅速走向疯狂。

国内最有名的代币是小蚁币。小蚁币一共发起过两轮众筹,第二轮的发行价不过几毛钱一股,但最高时曾涨到过300多元一股,涨幅达几百倍。其他如量子链第一天上市涨幅达到33倍、公信宝几个月翻了90多倍等神话屡见不鲜。

在暴富神话的刺激下,越来越多的大众开始进入这个圈子。尽管说中国大妈已经进场有些夸张,但这个圈子已经“变味”却是不争的事实,成为了众多非专业者投机、博傻的场所。这些非专业投资者们大多对区块链一知半解,连ICO项目白皮书都看不大懂,对项目的核心代码更是一窍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跑步进场,去追逐这传说中的一夜暴富的机会。

虽然这个市场上的暴富神话不绝于耳,但刘健却很少听说身边的币友中有谁是真的发了大财的。在这个市场里,真正赚大钱的,还是那些庄家。在这个地下股市里,没有监管层,没有机构投资者,更没有涨停板限制,只有无尽的欲望。此外,各个交易平台之间都是相互割裂的,每种代币在各个平台上的交易量都相对较小,在A股坐庄可能需要几十亿上百亿,但在这里可能只需要几百万就足够了。这里是庄家的天堂,散户的屠宰场。

刘健并不认为自己是“韭菜”大军中的一员,事实上他也是这个市场上少数赚到了钱的散户之一。他觉得自己跟大多数炒家不同,他每天都写投资日记,有严格的选币和止损的纪律,一有时间就翻看偶像李笑来写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

新东方 英语教师李笑来是币圈的“四大天王”之首,自称拥有6位数的比特币,按照近期的价格身家上亿。他也是ICO的主要鼓吹者,并为多个ICO项目站台。在他的影响下,知名投资人薛蛮子也投身其中,在短时间内一口气投资了18个项目。据说,薛蛮子位于北 京东 北五环外的住处是圈内人的圣堂,在整个8月份这里挤满了ICO创业者。

疯狂的不仅仅是投资者,还有创业者。

7月25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表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国内被监测的43家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上线并完成ICO项目65个,累计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而整个2016年,国内被监测的9家ICO平台累计为27个项目募集资金仅1.41亿人民币。而在更早的2015年,全球的融资额仅为1400万美元,还不到1亿人民币。

更让人担忧的是,这里面的很多ICO项目都经不起推敲。在A股市场里,所有的IPO企业都是经过层层检验,经营相对稳定和良好的企业。但ICO却是一个地下世界,用董希淼的话说,就是一个“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三无”市场。在这个市场里,很多ICO项目还只是一个想法。而从概率上讲,大部分创业项目注定是要被淘汰的。除此以外,还有很多ICO项目本身就是奔着“骗钱”去的。

“哪有那么多创业者,大部分都是诈骗!”董希淼告诉本刊记者,绝大部分ICO项目并非真正融资,而是打着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等高大上的旗号,从事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前述交易平台研究员表示,说大多数创业者都是诈骗不太准确,但这些项目的可行性确实大有问题。“95%的ICO项目都是不靠谱的。”他承认。

但是,在火爆行情的刺激下,这些“不靠谱”的项目越来越多。《报告》称今年上半年上线的65个ICO项目中,前4个月只有8个,而6月份却猛增到了27个,平均几乎一天一个。而据说,7至8月份的情况更加严重。

几乎每天都有“不靠谱”的ICO项目面世,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散户入场,监管显得刻不容缓。于是,央行出手,盛宴结束!

监管

事后回想起来,刘健发现早有监管即将来临的征兆。

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出《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称近期各类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在国内迅速增长,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还提醒投资者“应冷静判别,谨慎对待,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9月1日,原本定于第二天在内蒙古乌海市举行一场区块链高峰论坛,突然被取消。这场论坛的参会者包括薛蛮子等投资人和30多名比特币行业的主要创业者,是币圈的顶级盛会。

到了9月2日,ICO项目平台ICO COIN主动暂停一切ICO项目,停止代币充值、提取与交易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这也让空气中不详的气息更加浓重。

与此同时,很多代币的波动幅度加大,有的甚至出现了跳水行情。但在当时,这并没有引起刘健的重视。在没有涨停板限制的代币交易市场上,一种代币的价格一天下跌50%并不是多么稀罕的事,刘健自己就碰见过好几次。而且,在一周之前,他的偶像李笑来还通过一家科技类媒体发声,称“不会取缔ICO,发起者不干坏事就行,监管不是一个国家的事”。薛蛮子也曾乐观地表示:“不喝泡沫,便喝不到啤酒。”

但是,他们都错了。

9月4日下午3点,由央行牵头的《公告》出台,ICO被定性为非法融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代币交易平台不得提供相关交易服务。这份措辞严厉的文件彻底否定了这个行业。

董希淼一直呼吁取缔ICO融资。他此前曾撰文称,ICO平台及相关项目发端于互联网,平台和投资者绕过监管机构,其中违法行为难以监管。另一方面,比特币等交易平台买卖虚拟商品,没有记录、缺乏约束,且难以追溯,容易成为进行洗钱和恐怖融资的渠道。个人虚拟资产形式隐蔽,还存在逃避纳税的可能,应该早日取缔。

前述交易平台研究员也认为这个市场应该进行整治,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他以为会再等一段时间,比如出现项目发行方跑路等群体性事件之后。而且,监管的严厉程度也超出了他的想象,几乎没有给这个行业留下任何生路。而实际上,这个行业里还是有一些创业者在认认真真地做事,对于他们来说,ICO是他们获得投资最直接、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ICO的交投这么火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它还是很有市场的。”他说。

董希淼对于这种说法嗤之以鼻。“毒品也很有市场,那是不是也不用取缔啦?”他说。

清退

在经过最初的怀疑和恐慌之后,现在刘健和其他投资者们已经接受了事实,他们现在关心的,就是手中的代币如何清退。

《公告》给出的说法是: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这句话在群里被反复提及,成了投资者们的“尚方宝剑”。

目前市场的代币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已经发行但还处于锁定期,还没有上市交易的代币。这部分代币的清退非常简单,由发行方按原价回收就好了。问题在于另一部分代币——已经上市流通了的代币。这其中很多代币已经转手多次,价格也普遍上涨数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要按原来的发行价退还,投资者肯定觉得“亏大了”;但要按照现在的市值来退,发行人肯定不会干——按照这个价格,他们可能想退也退不起。事实上,就算按照发行价赎回,很多发行人也力有不逮,因为ICO融来的钱很可能已经被他们花掉了一部分,比如租办公场地、给员工发工资等等。

“国家规定了,要按照前7个交易日的平均价清退。”群里刚有人说出这句话,立刻引来一堆追问。但马上又有人说:“不是说要按照前15个交易日的平均价退吗?”事实证明,这些说法都属谣传。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ICO项目发行方都没有出台具体的清退方案,还处在观望之中。但前述交易平台研究员认为,观望也不是办法。“很明显,央行是让各个项目发行人自行处理,如果处理得好就算了,如果处理得不好,特别是引发了群体性事件,那么央行就要介入了,可能会出台更严厉的措施。”他说。

目前也有一些项目开始清退,但投资者对这些清退方案都不满意。一位投资者告诉本刊记者,他当初购买代币UGT时的价格是每股3.6元,但现在的清退价格是2元,这个价格还要少于当初的发行价2.7元,他的本钱几乎亏了一半。

这位投资者的情况还算是好的,很多投资者的代币在清退之后,可能会只剩下原来的零头。刘健重仓买进了一种名为医疗链的代币。这种代币的发行价只有0.06元,但他在代币交易平台聚币网买进时,这种代币已经涨到了1.4元。如果按照发行价退,那他的投入基本上就“打了水漂”,这是他绝不能接受的。“我的老婆本都在里面。”他说。

9月8日中午12点,聚币网代币交易系统在暂停之后又临时打开,一直到晚上24点,然后永久关停。在这期间,医疗链的价格一直在5分钱左右波动,在这个价位上有一笔几百万元的买单一直挂着。刘健和其他一些购买了医疗链的投资者成立了一个维权群,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骗局,“是聚币网给项目发行方提供机会,让发行方以超低价格收回筹码,这样他们就不用按国家规定的来清退了。”他们呼吁所有人都不要卖。一位投资者在群里说自己挂了好几档卖单,立刻被指责为“叛徒”。“把他踢了!”有人这样说。

傍晚的时候,有人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这条消息引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湖滨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的发言称,这次是“停止”而不是“禁止”ICO发行,而且停止的是“非法”的ICO发行。这条消息一开始让投资者们很振奋,认为“ICO迎来转机”。不过,随后有人提醒,这条消息也指出,即使部分ICO项目可以正常发行,出于对投资人的保护,会极大地提高门槛,这意味着今后普通投资者将会被拒之门外。

对于“ICO迎来转机”的说法,项目发行方们依然保持沉默。“等政策明朗吧!”一家ICO项目负责人这样说。

第二天,政策并没有明朗,反而更加扑朔迷离了。此前率先报道ICO监管落地的一家媒体又曝出,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将会被关闭。尽管一些平台立刻发公告称并未接到相关通知,但比特币和以太币价格还是应声大跌。恐慌正在从ICO蔓延到整个区块链领域。

眼下,刘健一边在等待清退手头剩下的代币,一边在打听海外代币交易平台的消息。他加入了好几个海外交易群,和一些投资者们打算结队去海外投资代币,他相信那里仍然有他通往财富自由的道路。

您可能感兴趣的

This Russian-designed token wants to tackle crypto... In this Blockchain era where technology promises to digitize virtually any type of assets , the emergence of gold-backed tokens comes as no surpri...
滴加科技:通过SAAS服务教育行业B端,让C端用户迅速找到培训机构... 中国教育产业日益壮大,据最新相关报告称,中国教育产业总体规模将在5年内实现翻倍,即从2015年的1.6万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3万亿元。另外,随着我国人口结构的改变,也在推进社会商业结构的改变。大量的80后成为中产阶级,儿童教育支出占家庭收入的30%-50%,而且在逐年递增。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和90...
How to Make Digital Marketing Excel for Your Start... Too many entrepreneurs still believe that “if we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With today’s overload of information from digital as well as conventi...
Expert speak: The biggest blockchain disruption an... According to Pankaj Jain and Nitin Sharma, Singapore is expected to be a hub for a lot of crypto activity and blockchain company creation, given the p...
雷军晒小米刚创办时前台照片:7年前小米Logo竟是这样... 8月16日,MIUI走过七周年,小米手机迎来六周年生日。 今天中午,雷军在个人微博上转发了一张发布于2010年11月15日的照片。据悉,这是小米员工@54chen 第一天上班拍摄,背景是小米刚创办时的前台,满满回忆杀。 logo 资料显示,小米科技成立于2010年4月,拍这张照片的时候...
新浪科技责编内容来自:新浪科技 (源链) | 更多关于

阅读提示:酷辣虫无法对本内容的真实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相关的风险与后果!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哪有那么多创业者 大部分是诈骗!深度调查ICO生死劫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