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今日:736| 主题:119909
收藏本版
电子商务的最新资讯、干货交流等。

[人物] 徐小平:天使会为什么没有一个成功项目?

[复制链接]
旋从 发表于 5 天前
25 4

立即注册CoLaBug.com会员,免费获得投稿人的专业资料,享用更多功能,玩转个人品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昨日,在“洞见 · 未来——2016中国天使投资高峰论坛暨颁奖盛典”上,徐小平首次回应关于天使会为什么没有一个成功项目这一问题。
徐小平表示:蔡文胜称自己跟李开复、徐小平成立的天使会,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是事实,但是蔡文胜遗漏了两个天使会的成员——雷军、薛蛮子,而且他们是投委会的成员。

徐小平:天使会为什么没有一个成功项目?-1 (年轻人创业,投资回报,李开复,徐小平,俱乐部)

天使会之所以没有一个成功项目是因为成员们将其视为个俱乐部,而非基金。半年聚一次,选择七八个项目进行投放资金,但是后期没有人负责管理——没人负责找项目、管项目、追踪后来的发展情况等等。这是天使会没有一个成功项目的根本原因。
但是,徐小平也表示,成立天使会本来的目的也并非得到投资回报,而是公益性的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一个组织。所以,天使会有没有成功项目,对于天使会而言,并不在其成立的考虑范围中。天使投资的投资心态是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内容:
刚才徐井宏董事长(清华控股董事长)说到徐小平投资失败的项目很多,大家热烈鼓掌,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假如你们是赞同他的话,你们是对的;假如你们是安慰我,你们的鼓掌也是对的。
天使投资就是一个充满风险、勇敢者的游戏。天使投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助人为乐的项目。我做了十年天使投资,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是一个活雷锋啊!太激动人心啦!
中关村是个神奇的土地,我也希望我能投到一万倍的项目,我会一直投下去,投到生命的终点。也许一万倍会先来,也许生命的终点会先到!但是无论如何都我要坚持下去。
十年前,我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天使投资人是什么;但是十年后,我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连凤姐都做天使投资人了。
我认为天使投资应该要有更多的人投入,天使投资都是有钱人,把钱给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做都是好事。
解释:天使会为什么没有一个成功项目?
天使投资可以说是整个经济繁荣的源头活水。
徐总刚才说我是中国天使投资人的“先驱”,其实我是先驱之一,我刚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我羡慕的人是薛蛮子老师,薛老师在92年就投了吴鹰的UT斯达康,他当时投了38万美元,后来UT斯达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亿美元的市值。
薛老师现在依旧健康的、乐观的做着天使投资,也没有成为“先驱”,虽然他在其他领域成了“先驱”。
提到薛老师,我要讲个事儿,前阵子蔡文胜说我跟李开复、徐小平成立的天使会,里面投的项目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我很生气,但他说的是事实!但他遗漏了两个人,雷军、薛蛮子也是天使会的成员,而且是投委会的两个成员。
那么天使会基金有几个最有名的投资人在,为什么还是不成功呢?其实是体制问题,使我们深刻的思考中关村存在的意义,中国经济改革的必要,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
简单来说,天使会是有个基金,我们有13个创始人,一人放了100万进去当会费,它是个俱乐部,不是基金。我们每半年聚一次,每次聚会大家就看几个项目,然后放点钱进去,大概放了七八个项目后就不再放了,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人负责找项目、管项目、追踪后来的发展情况等等。
哪怕有个年轻人负责,这个天使会基金也会是投资回报最好的基金。但是我们就真是一个公益组织的天使会、真是一个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一个组织,真没把它当投资基金来做,所以蔡文胜委托我,今天演讲要为天使会正名。
下面我要讲讲我跟蔡文胜不得不说的往事,2012年的时候我跟蔡文胜、杨向阳、薛蛮子去西班牙旅游,到了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全世界最宏伟的教堂,建了一百多年了还没完工。
在教堂底下蔡文胜说:最近Facebook花了18亿美金收购Instagram。而2012年的时候,美图秀秀只值2亿人民币,当时一个机会就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错过以后才知道后悔,我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投,结果现在,美图秀秀值100亿美金,很快也要上市了,而且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们相约好了到时候去香港庆功,我当然也会去,只不过一定是“强颜欢笑”的祝贺他。
我又会想起在西班牙圣家族教堂下的话: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启迪去投资美图秀秀。这也是天使投资的迷人之处和残酷之处。但是天使投资一定要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我做真格基金唯一的遗憾
现在我要讲讲我过去十年做天使投资、过去五年做真格基金的深刻反思,真格基金的投资哲学是投人。我们都会反复问重复,为什么要投他?我们的依据是什么?理论是什么?
我们的理论就是投人,我们发展出一整套哲学,比如说我们不投模式、不投数据、不投成长,跟着其他人投,我们就看这个人。不投未来,我们只投过去,过去这个人做的怎么样,我们就投他。
后来变成了,投人“只投牛”,一个人很牛,但是他没有团队,所以我们有个说法叫“投牛,而且只投二牛”,就是看他的联合创始人怎么样。
整个这一套东西包括这个人的创业成本多少、放弃了多少,如果一个人本来就饥寒交迫,找不到工作,最好他先找到工作吃饱饭,对不对。
但是这一套理论发展到最后,我们回首去看,其实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背离了真格基金自己的投资理念。
回首往事,每一个在座的投资人,一定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想起来我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多,但是有一个项目,一直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2012年,秋天,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给我一个名片,他说要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屏。但是就看了他给我的那个产品,看不出有任何激动人心的地方。他跟我讲,他们是6个清华的毕业生,都在斯坦福读了博士,其中有3个在IBM年薪都是几十万美元,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示器。”
我就想,投他吧。但是我一问估值多少,他说是A轮,另外一个清华校友已经投了他,A轮要3000万美金。我一听,A轮的项目这么贵,虽然我是个光荣的天使,但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我当时是嫌他贵,也许是嫌那个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最后没投,他们做的就是市值达到200亿的柔宇科技。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后来我问了很多朋友,VC也好、PE也好,他们都说,“这个人不行啊,将来有风险啊。”“三星也会做、索尼也会做。”这是废话嘛!天使投资,你只能投人,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而时间就在这帮最优秀的创业者手里。
所以这件事是我做真格基金唯一的,真正的遗憾。
我们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想起来我们除了真正错过的项目,还犯了一些其他的错误,这些错误也与我们的投人哲学有点关系。
我们在直播领域是第一个投的,在出行分享领域也是第一个投的,在健身应用领域也是最早投到的,但是最后他们都没做好。关键是,我们后来也没有跟上去,看到行业真正的Winner走出来了之后,我们没有去追。
因为我们总觉得,我们投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我们要支持我们投的创业者。所以就在竞争者崛起,就在我们帮助创业者的时候,梦想着希望他们能走在最前面的时候,渐行渐远,错过了机会。
我讲讲我们投的直播,两三年前我们投了一个谷歌出来的工程师,他转型去做直播,叫“在直播”,当时Twitter也开始转型做直播,到北京来,他们的负责人看见这个项目特别激动,就想跟他合作,但是最后我们这个项目没有起来。
到了去年10月份,有一次我从飞机场出来,遇到映客的天使投资人郑刚。他见了我很激动说,“小平,你知道映客吗,我投了。”他当场拿出手机来,我立刻看到有人给他打赏,郑刚他一个月能在映客上挣4000块钱。郑刚长成那样,居然一个月能挣4000块!可见这个东西的生命力有多强。
但是我想,你用你的映客吧,我有在直播。就这种“自恋”,或者对创业者无条件的爱,回想起来我觉得是一种错误。因为投资人支持创业者的目的,还是要投出行业里的领袖来,还是要追求一万倍,没有一万倍,给我一百倍的回报,而不是自娱自乐。
当我们看见竞品,应该严肃的跟创业者对话,去逼迫他们,给他们资源,让他们提升。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作为投资人,我认为对创业者真正的热爱,是支持行业里最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最有希望的创业者,而不是拖着耗死。这也是我们自己在不断反思的东西。
投人哲学的三点总结
稍微总结一下这几个项目,真格基金引以为豪的,甚至起到颠覆性作用的投资方法,就是投人,什么都不管。我至今跟王强心理上都不认为自己是投资人,我们是“优秀年轻人的发现者”。
过去我们在新东方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告诉他可以去哈佛、斯坦福、清华;在真格基金本质上是一样的,告诉他这件事可以做,或者还缺一点什么东西。
投资人每天在做的都是“发现优秀年轻人”的事。唯一的不同是,在新东方,我们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后,“拿他一点钱”;在真格基金,我们发现优秀的年轻人后,“给他一点钱”,这是“替老俞还债”。
这是我们工作的本质,所以,记住投人哲学,当我们忘记这一点的时候,当我们把自己当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什么估值啊、模式啊、竞品啊,其实过去5年,要有什么经验教训要分享的话,就这些东西。
第一,投人哲学没有辜负我们,但是我们自己经常会被“蒙住双眼”。
比如有一次一个项目,一些一流基金已经给了offer,看着两个创始人我自己就笑,觉得这两个人是不应该投的,但是这两个一流基金我又不能够不尊重他们的专业性。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一定做不成,最后还是投了,然后他们真的就做的不好,给他们投资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数据最高点,
一旦你的产品做好了,竞争就滚滚而来,本来没有做的人现在做了。所以创业他们说是个马拉松,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创业是一个“马拉松式的拳击运动”。滴滴都做到五六百亿的时候,新政一出来,又是一个大麻烦,创业者就得顶住。所以投人哲学,最终还是要坚持,看这个创业者到底怎么样。
至于怎么看人,我讲过很多,我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写成文字,全面的说出来。
第二,投人哲学要发展。
像柔宇科技,如果我一开始不给自己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框框,就当早期投资人,假如我就把它当成一个300万的项目,就投30万美元,我拿一个点,今天这个点也值两个亿了。
所以我们发展了一个战略,去年年初我在内部提出来的,叫ATA,from angrl to Pre-A,因为天使投资是在暗处,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伟大的人物,“未来的马云”要创业了。等到他拿到钱,成品出来,这时候已经是Pre-A了,所以假如我们把眼光放到Pre-A的项目里去,我相信我们的成功率、命中率会大幅提高。
这是我们心态的改变,也是投人哲学的发展。
第三点,投人哲学要拓宽,从跟随一辆赛车到跟踪整个车队。即使他翻了车我们也要把他的轮胎,卖到回收厂去。
一个领域的优秀创业者,他们都应该是真格基金支持的对象。当然,这样会有一些具体问题,你投了这个项目,再投一个竞品,创业者会很痛苦,但是我认为这是投资者哲学、投资思想、价值观的拓展。天使投资人的职责就是投到最好的项目。
有人说过,“对于一般的项目最好不要花时间,因为他会浪费你的精力。”去扶持真正优秀的项目,对于我们真格基金来说,我们是以“创业者最好的朋友”闻名的。但是当一个项目明显不行的时候,我觉得应该给他各种各样的诊断咨询帮助,如果不行的话,应该大胆的去找业内同一赛道上的优秀项目。
这个我还没有完全想好,但是毫无疑问,这是真格基金过去几年相继错过滴滴、映客这几个特别优秀项目的主要的教训。
总之,过去5年,中国天使投资行业从非常早期到现在逐渐走向世界,这是一个令人无比激动的过程。
创业当然有春夏秋冬,有波浪起伏,但是中国的创新创业是充满无限的欢乐的。所以,尽管创业有挫折、遗憾、失败和痛苦,但是每天醒来,我都会为今天可能发现的、见到的,未来的商业领袖而激动而振奋,而充满活力。
友荐云推荐




上一篇:【信息图】网购中购物车遗弃率问题
下一篇:日本为什么没有支付宝?马云的回答很心酸!
酷辣虫提示酷辣虫禁止发表任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有抵触的内容!所有内容由用户发布,并不代表酷辣虫的观点,酷辣虫无法对用户发布内容真实性提供任何的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风险与后果。如您有版权、违规等问题,请通过"联系我们"或"违规举报"告知我们处理。

迷恋你的眼 发表于 5 天前
一瓶酱油,打尽多少经验;一句挽尊,顶起多少秒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煮熟的鸭子飞不了,煮熟的楼主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iedjp 发表于 5 天前
我可以轻视你,鄙视你,小看你,不看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胡佩佩 发表于 5 天前
俺村俺牛B,就俺有台拖拉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我要投稿

推荐阅读

扫码访问 @iTTTTT瑞翔 的微博
回页顶回复上一篇下一篇回列表手机版
手机版/CoLaBug.com ( 粤ICP备05003221号 | 文网文[2010]257号 )|网站地图 酷辣虫

© 2001-2016 Comsenz Inc. Design: Dean. DiscuzFans.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