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今日:322| 主题:119460
收藏本版
电子商务的最新资讯、干货交流等。

[移动电商] 制造主播:直播有选择权 网红生命周期是8年

[复制链接]
廖建 发表于 2016-10-18 19:09:42
134 0

立即注册CoLaBug.com会员,免费获得投稿人的专业资料,享用更多功能,玩转个人品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猫爪”平台直播到第五次,一位名叫“李先生”的用户给我发了条后台私信。
“你好,我是手机App直播平台负责人。之前看过你直播,有兴趣加入其他手机平台吗?多个选择多一些发展空间,方便给个微信详谈吗?”他的账号头像是空白,个人ID是149开头,以这种号码开头的僵尸粉居多。
我被僵尸粉伤害过。当我第一次直播时,曾有33位149开头的用户出现在直播间内,他们的等级均显示为一星。在我自言自语了十几分钟后,不但粉丝数没有变化,评论和点赞也是零,尴尬可想而知。后来,听一位投资人对外宣称,僵尸粉并不能算在数据造假的范畴内,僵尸粉主要用于对新主播的信心激励。
不过我还是选择和李先生保持联系,两天后,我们约在酒仙桥的漫咖啡见面。
李先生
“我看过你之前的直播,其实‘猫爪’平台不太适合你,考虑去‘人来疯’那播吗?我们可以给你做个培训。”他的谈判方式很直接,开出的条件也诱人。
他戴了副无框眼镜,胸前挂着一串佛珠,手里还有一串,微信头像背景是书房,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如果不是早有戒备,好像也没什么理由不相信他。
选择在“猫爪”直播自有我的考虑。在准备写一篇关于直播的报道后,我下载过5家直播平台的App,热度排名第一的那家限制高峰时段用户直播等级,4级以下用户从下午5点起便只能看不能播。“猫爪”就没有这种规定,而且滤镜还能够让人肤色比较显白。更重要的原因是,“猫爪”创始人是我的好朋友。第二次直播时他带领一众“小弟”和“马甲”来捧场,刷了一栋“别墅”和一艘“游轮”,让我一跃成为当晚主播排行榜的NO.1。礼物总价值172211个“猫爪币”,约合人民币2000元。
当时就有热心粉丝截下了我和“游轮”“别墅”同框的画面,私信我说:“你要火啦!”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资深主播,我曾向“猫爪”平台上的人气女主播楚楚讨教。她说要想提升专业度得先从装备上升级,并给我推荐了一家淘宝店,专门卖直播专用的3D背景布,有不同场景供挑选,效果可以以假乱真。背景布只要30元一张,有2米高,需要搭配T型背景架使用。另外,最不能少的就是补光灯,美颜、美瞳主要靠它。

制造主播:直播有选择权 网红生命周期是8年-1 (选择权,负责人,酒仙桥,投资人,直播间)

另外一位主播苏苏也提醒我,想要在直播里赚到钱,只靠外表和“套路”已经远远不够了。尤其是前期收益微薄时很容易自我怀疑:“我为什么要把时间分配到这,怎么来评判这件事对我的价值?”
苏苏在中国戏曲学院读化妆设计专业,对造型方面十分在行,平均每半个月,她做一次Cosplay直播,上次她扮成《冰雪奇缘》里的Elsa,这次要化妆成韩国偶像明星权志龙唱韩文歌。“每次准备道具、服装、化妆最少要花上两个小时,有时道具钱比当晚的打赏钱还多。不过时间久了,观众会渐渐认可你的努力。” 从加入平台起,苏苏几乎每天都要直播,连除夕夜也没间断过。
李先生开始了自我介绍,他的公司眼下有100多名员工,试图打造“全生态网红经纪公司”。我对“生态”这个词有点敏感。他解释道,“全生态”指的是,他们包含了影视公司、艺人中心、市场中心几大业务模块。这是一条流水线。想成名的女孩到这里先进行包括声乐、表演、形体训练,之后会与公司签订为期8年的经纪合约。
我有点好奇,一个网红的生命周期会有8年那么长吗?
“培训的时间,可能需要耗费1~2年,再帮她包装,又得1~2年,实际为公司产生盈利可能是3~4年以后的事情。”他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照片,是“储备网红”们上形体课的场景,她们身着统一的舞蹈服练功,看上去都非常年轻。
“我们最小的艺人7岁,大一点也是92年左右,平均年龄在16至20岁之间。”他说。
签订合约后的8年中,个人的所有对外事宜都需要由公司经手。合约期内、没有成名前不能谈恋爱,KTV等场合也禁止去——为了防止过度曝光。和其他网红公司的经纪合约不同,李先生的合约具有排他性,8年内如果有人要对公司艺人进行“网红租赁”,必须经过他手。这是货真价实的“卖身契”。
他大概看出了我的吃惊和耐心不足。“不过你想快速变现的话,我们也有3~5年的主播经纪约,可以缩短流程。”主播约主要做镜头感和话术的培训,有才艺当然更好。他强调,直播和录播节目可不一样,必须从头聊到尾,中间最好不要冷场。假如粉丝问到一些敏感问题,诸如你有没有男朋友?针对这种通俗问题他们有一整套话术帮忙圆滑地糊弄过去,保证不伤粉丝的心。
主播培训还包括针对直播平台的着装风格、曲风的建议。比如“人来疯”平台上的用户年龄层普遍偏大,他们不喜欢太可爱或太性感的画风,对知性清纯风格的接受度最高。这些都是李先生根据后台数据调研得出的平台用户画像。
接着他承诺,会给我一个保底收入,保证日常开销。他手下就有一个4人团队,负责10来个主播,运营得有声有色。有位安徽芜湖的女生,从前每月只能赚一两千块,经过他们培训并更换了直播平台后,收入已经翻3倍了。
李先生的公司总部在上海,最近他在京沪两地奔波。他其实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按照他的说法,自己是负责运营的。这家公司已经创立7年,老板此前做游戏媒体,组建过一支美女工会,发现用美女给页游导流效果不错,玩家们愿意买单,美女也有了知名度,找上门来的合作代言接个不停。那时,这家小型工会的月营收就有300多万。老板希望多复制几个美女出来,便开始通过一些渠道、校园、工会进行海选招募,幸运地搭上了网红经济的风口。
令李先生颇引以为傲的是,自己的选人标准很高。新人要培训几个月之后才能决定有没有资格进行下一轮课程。“具体的筛选标准,会根据长相、身高、跳舞等才艺功底来定,也有很多人几个月之后就坚持不下来了,因为上课真的很累。”
我想起曾有直播领域创业者对我形容网红公司的招募是“皮条客”行为。包括一些互联网公司也把原来的媒体部门改名为“艺人经纪部”,去学校里招募大学生再推送到各个直播平台。
现在看来筛选和游说大概只是一种物色手段,更多希望成为储备网红的女孩都是自己的主观意愿强烈。看到招募公告后她们多半会自己找上门来,有些还是跋山涉水来到上海。
对于部分资质较好的学员,李先生希望把他们打造成全方位艺人。“一般不建议这种学员做直播。因为做直播一旦拿到钱,可能日常的培训就会弱化。”更大的副作用还包括,访谈赚到钱的姑娘们在走红之后可能很快就会单飞,或离开公司。
“很多姑娘做红了就走了,其实蛮伤人心的。我们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培养出来人,不会让她离开公司。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要打感情牌,配套的规章制度也要搞起来。”请人容易留人难,这个困扰所有企业家的问题显然也困扰着李先生。
接着他分享了自己的行业洞见并继续为自己的公司加码。他观察到一个现象,市面上很多网络剧、自制电影都会找一些网红加入。可是网红哪会演戏啊,他去过几次片场,发现一段戏可能要喊卡好多次,网红不想谈,导演也烦了,最后双方不欢而散。
为此,他特意从上海戏剧学院请来了表演老师,从韩国请了舞蹈老师,月薪三五万也舍得砸进去,就是为了要“往高走”。“我们在上海郊区租下了一个6000平米的培训场地,分公司还在规划中,不出意外,到了年底全国培训场地面积会有8000多平米。已经签订8年合约的有130人,5年主播约的有几十人。”近200名的储备网红每周在此上3~4次培训课。


制造主播:直播有选择权 网红生命周期是8年-2 (选择权,负责人,酒仙桥,投资人,直播间)

他越说越来劲了,不过我的下一个见面眼看要迟到了,不得不中断这次谈话并向他表明了身份来历。
李先生并没有表现出愤怒,却话锋一转:“记者很好啊,过去开发布会你们都坐第一排。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和我们有合作,以后成了我们的签约主播,保证你在发布会上还坐第一排嘛。”
资本
两个月前,当我刚开始决定操作直播选题的时候,曾和一位投资人聊天,讨论到直播在摧枯拉朽老旧的传播形态过程中,资本充当了何种角色,善恶如何界定。如果说人类有原罪,大概资本也助长了其中的贪、痴、嗔。
“再早上个几百上千年,秦淮河上那些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游船里,有些欢场女子弹着琵琶、唱着民谣,公子哥们往里扔银子,这和今天的直播如出一辙。”他说。
只不过那时打赏是公子哥才有的特权,今天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哪怕收入微薄,因为内心的种种欲望,仍然可以拿出收入的绝大部分去做一件看似没有回报的事。
如果细数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上市公司并把它们分门别类,会发现一部分公司的产品本来就与人性契合,“性”是其中的源动力。其中一类就包括世纪佳缘、百合、陌陌等婚恋、交友网站,而以秀场模式起家的直播平台也应算在其中,它用最原始的方式直击你最原始的欲望。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能让我挣钱,又不违法,我干嘛不做呢?既然监管部门没出来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在一个比监管部门还高的道德水准上来要求自己呢?”
维护整个市场的道德水准,按说是监管部门的责任。他很清楚,作为投资人和创业者所需要做的事,实际上是在被圈中的范围里玩,说白了就是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们就严丝合缝地按照这个来,别出圈。”不过他也表达了自己的乐观,如果直播最后能够在官方的监管体系下找到一条良性循环的通路,对于每一个人都意义非凡。
不过好运总没有那么持久。在我们见面的两个月后,2016年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相关规定,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务,所有直播机构需要“持证上岗”。
可以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网站处查得,除去YY、映客、虎牙等部分直播平台具备了《许可证》外,斗鱼、花椒、熊猫TV等多个直播平台没有查到其拥有许可证。这意味着,部分直播领域的小型创业公司将不得不在灰色地带摸索一段时间,并等待最后的“审判”。这位投资人所押注的平台也属“无证经营”。
确切来说,直播并不算一个新业态。尽管最近几年国内互联网行业带动了很多新兴的未经验证的模式出现,但直播的打赏功能却早已在游戏、秀场中被验证过,这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

123下一页
友荐云推荐




上一篇:格格家亿元融资背后女性经济与消费升级逻辑
下一篇:苹果手机被锁且遭黑客勒索 QQ邮箱是源头?
酷辣虫提示酷辣虫禁止发表任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有抵触的内容!所有内容由用户发布,并不代表酷辣虫的观点,酷辣虫无法对用户发布内容真实性提供任何的保证,请自行验证并承担风险与后果。如您有版权、违规等问题,请通过"联系我们"或"违规举报"告知我们处理。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我要投稿

推荐阅读

扫码访问 @iTTTTT瑞翔 的微博
回页顶回复上一篇下一篇回列表手机版
手机版/CoLaBug.com ( 粤ICP备05003221号 | 文网文[2010]257号 )|网站地图 酷辣虫

© 2001-2016 Comsenz Inc. Design: Dean. DiscuzFans.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